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

余英时谈广东三名“番禺打工族”遭警方刑事拘留

m1229-yf2p1.jpg
劳工NGO番禺打工族总干事曾飞洋(资料图/公益服务网)
今天我想讲的是中共镇压异己,不让异议人士说话或者活动已经到了最高的阶段了。我称之为消灭异议人士的最后阶段已经到来。在这个题目之下。我首先要讲的是为什么是最后最高的一个消灭异议人士的活动?

就是看到12月6日纽约时报登载的一个前段时间在广州的一个活动。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共在广东抓了有十几个人,都是私立的公民组织,不是官方的。我们知道中共不让工人组织工会。

但是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最近十几二十年,工人为了争取待遇和其他的福利往往要组织起来,所以这样的组织已经实际上存在,他们常常也罢工,共产党虽然也常常压制,但是因为没有报道我们就不知道了。工人阶级在这几十年的活动是表示对生活不满意的。

而共产党一党天下并不会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所以共产党号称是工人阶级的代表,但他始终不帮工人,帮的是资本家、投资者、有钱人。这几个组织有一个叫做番禺打工族,是一个私人组织,这个组织的领袖是曾飞洋,另外还有一个帮助他的重要的领导人物,是个女的叫朱小梅。

这两个人跟其他人一块被抓;另外一个不同的组织南飞燕的领袖是何晓波,也是佛山的一个援助工人的组织。他们特别援助的是受了伤的工人,南飞燕来帮他们的忙。这些组织大概因为最近共产党经济不大好了,许多工厂关门了,因此引起许多抗议活动。这两个组织的三个领袖人物都是帮他们的。因此在这个情况之下共产党为了维护一党天下的稳定就开始来抓捕他们。一抓就是十几个,据说还有十几个人在里面还没有放出来,也不知道现在在何处?

关键就是第一次大规模的实质性的帮助工人的组织被抓,那是第一次。个别的一两个帮工人的组织过去也抓过,但是没有引起注意。这一次抓的规模太大了,而且是很公开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工人阶级跟共产党显然就变成了势不两立的状态,本来共产党是应该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上的,是应该帮助他们的。现在倒过来,它无产阶级先锋队,号称工人积极代表的政权是站在以工人为敌的战线上。

共产党禁止异议,发展到今天这样的程度,抓了工人阶级可以说是到了最后阶段。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来西方的民主宪政,虽然口头上比如说联合国中国大使吴海龙在日内瓦也强调人权有改进,所以显然认为人权的观念是不能取消的,可是他是说谎话,人权状况有改进一点事实根据都没有,这是其次的问题。

真正的来讲,共产党是把西方的民主宪政看成最大的敌人。因为这可以把党天下打烂。这就可以让我们了解在今年夏天为什么英国的大宪章在中国展览,英国大宪章是1215年的,几年整整800年,是一个大的事情。

英国觉得跟中共关系今年最好,是个黄金年,后来中共习近平也在英国极隆重的招待,答应了大量的投资,一直跟中共拉拢,英国就认为该给中国做点好事,把大宪章拿到中国来展览,其中之一就是在人民大学,结果不准,后来只能在大使馆的一个小房间里让人看一看,这就表示他们对西方民主宪政是真正的害怕。所以在这个真正的害怕之下我们才能理解它为什么用各种方式来镇压意见不同的人群和领袖。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