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动向》长短论:民主变局启示录:两类转型

《动向》2015年12月号封面
20世纪以降,东方专制主义的传统框架遭受剧烈冲击,专制政治的冰川开始融化。21世纪初始,经百年激荡,东方专制主义的卡夫丁峡谷终将被跨越。从东亚的韩国到台湾,从东南亚的印尼到缅甸,朝贡体系下所谓的藩属区或册封国,如今纷纷改制转型走向民主宪政之路,而盘踞朝贡体系中心的位置的中共——这个羞辱传统、抵制现代文明、不讲政治底线的统治集团,还仰仗着枪杆子依然故我,做起了"一带一路"的"共主"梦。
对于历史悠久的东方专制主义,马克思曾经表示过极大的忧虑:它们可能对现代文明作出的拼死抵制。果然,从过去的众星拱月到今天的四面楚歌,当年的共主国还在掩耳盗铃的"七不讲",以此抵御西方普世价值观的"颠覆"和"渗透"。如此地不识时务,如此地不知进退,可见东方专制主义顽固到何等地步。莫非千年东方专制主义的大本营,还要付出更加惨烈革命的代价?
当今世界,民主大潮势不可挡。普世价值民主宪政西风尽吹,东方专制主义再顽固,东南亚地区大多数国家已经或正在和平转型为现代民主国家。当然,日本是例外,明治维新"脱压入欧"的改革却被"富国强兵"的民族主义所绑架,顺着东方专制主义的传统路径走向了军国主义道路,结果因侵略战争失败致专制体制不得不熔断转型;而韩国、印尼包括台湾地区,都是经过了较长时期的军政独裁统治,经过经济改革和民主运动的无数次反复,最终走上现代化民主化的道路。最近,素以军人独裁政府为常态的缅甸,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再次赢得国民大选,并依法获得单独组建新政府的权力。这是又一个在军政独裁控制下实现民主制度和平转型的国家。缅甸是现代军人政权控制时间最长的独裁国家,昂山素季及其民联不畏强暴,愈挫愈勇,终于给东南亚国家民主政治乃至世界民主宪政史上写上精彩的一笔。
在历史潮流的推动下,民主政治的转型已成必然。缅甸民主改革成功的一步,有得益于军方接受民主现实理性的一面,更有缅甸人权义士和民众不折不挠的抗争、自由市场经济的崛起、国家宪政与法制框架的搭建,以及希拉里与奥巴马先后出访缅甸的推动等综合效应的结果。这是一次水到渠成的民主转型,也是和平运动推动社会进步的范例。
如果和平转型成为常态,对公众、社会乃至当权者无疑都是福音。但是,东方国家的民主转型常常会有令人惊诧的例外,这就是出现类似革命的熔断式的社会裂变。利比亚的卡扎菲家族就是例子,他们也号称"社会主义民众国",却依靠军事独裁对民众实行血腥统治,他们利用家族亲信掌控国家经济命脉,他们对外穷兵黩武,对民众则封锁信息,监视居住,一有反抗即恐怖镇压。利比亚的变局,就是一场军人独裁政权拒绝放权、拒绝改革并走向自我毁灭的革命,卡扎菲的曝尸街头,落得与墨索里尼、希特勒同样下场。
传统国家的现代转型,大体有两类,一是和平过渡平稳转型,一是社会革命裂变转轨,究竟走哪一条路,全在当政者能否审时度势、能否顺应潮流。东亚国家中,有坚持先军政治手握核弹,不惜毁于一旦也要维持苟延残喘的金姓王朝,此乃爆发社会革命、熔断转型的一种;另有越南这样的国家,抛弃了"社会主义"的国名,实现了总书记的差额选举,实现了国会议员和地方党委书记的直选,建立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此乃平稳转型的另一种。在这一场跨世纪的中古国家向现代国家的转型潮流中,留给中国大陆的时间不会太多了;习近平先生两届任期很快过半,反腐受阻,经济下行,法制建设更难;而社会矛盾的激化、政改呼声高涨,已非暴力可以维系。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亚太地区最重要政治力量的中国,何去何从值得深思。这不仅是党之存亡、国之安康的问题,更是关乎世界和平、文明进程的重大问题。

——原载《动向》2015年12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