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24日星期四

未普:红顶商人最怕站错队

最近,在中国民营企业家中,连续发生了几件大事。徐明在狱中不明不白地死去,郭广昌突然失联数日,返回企业后,说是配合官方"协助调查"去了,王石面临著宝能的恶意收购等等。这一系列大事件,再次警告那些被称为红顶商人的民营企业家们:在人身上、经济上、政治上,你们并不安全。

红顶商人在这里泛指与政府高层关系良好而令企业受益甚至能够影响政策的企业界人士。红顶商人最原始的例子,当属100多年前的徽商胡雪岩。胡雪岩本是左宗棠捧起来的头戴二品红顶子的巨贾,但不幸在李鸿章和左宗棠的争斗中,站错了队。李为了遏制左的势力,扶持另一个红顶商人盛宣怀,以打击胡雪岩为开端,"排左必先除胡"。李鸿章的打击相当成功,最后,胡被慈禧太后下令革职抄家,抑郁而终。

盛宣怀的最终命运也强不到哪去。他以洋务发家,和清廷高官往来密切,李鸿章在世时,盛几次被弹劾,都被李庇护,李去世后,无人保护他。盛后来因主张铁路国有,被内阁斥为"世人皆曰盛宣怀可杀",最后被革职,"永不叙用"。

这两个清代例子说明,红顶商人的地位何等脆弱。官家要捧他,易如反掌;官家要整他,更是易如反掌;他要是不幸站错了队,最后的下场,人财两空是常态。

一百多年过去了,中国的政商关系,至今仍无什么进步。这些年来,中国红极一时的民营企业家,成于官家,毁于官家的例子,层出不穷。江泽民时代的黄光裕,因官商间走得过近而被指违法经营,贿赂官员,被判处14年徒刑。薄熙来走红时的徐明,曾经大红大紫过,前不久离奇死在牢房里。

至于全国人大代表、复星老总郭广昌,他对自己和政府的关系曾经很自信。他在2014年发表过一篇文章称,"你要相信你这个企业只要自己没有犯错误,没有乱来,政府不会整你","很多人跟我说,企业做得再好,政府要整你,要你死是很容易。我当时就问他一句话,我做得好好的,政府为什么要让我死?这跟党的价值观不一致,跟改革开放的价值观不一致啊。"郭的这种自信,现在证明,相当幼稚。

近日一篇叫"门口的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在网上广泛流传,文章说,每一个野蛮人(指财阀)背后,都站著一个赵家人(大老板),真正决定胜败的,不在于站在门口的野蛮人,而在于野蛮人背后的赵家人。文章还称,郭广昌进去了,又出来了,说明他背后的那个老板,被其他的老板,再下一城。还说明,郭是被招安了,愿意择主而事。该文对这些企业家的政商关系,分析得相当剔透。

不过对于这些"野蛮人"来说,没有政治靠山,要想做大,是不可能的任务。尽管胡雪岩下场悲惨,但现在的大生意人,无不顶礼膜拜胡雪岩,胡的官商两界通吃,善于经营政府关系,成为今天企业家的榜样。比如,王健林的生意中,就有多个现任和前任政治局委员、常委的家族参与。马云收购《南华早报》讨好官方的意图十分明显,而郭广昌的政治靠山,有说是江派的,有说是团派的,十分花哨。

这些民营企业家们其实都知道,政治太危险,政府靠不住。王健林的"亲近政府,远离政治",郭广昌的"亲近政治,远离政府",王石的"这辈子不沾政治,下辈子也绝不沾",冯仑的"离不开,靠不住",马云的"中国商人要明白的,千万别在红道上混",说明这些企业家们心里像明镜一样,跟政治和政府走得太近,是有巨大风险的。

在诸多风险中,政治上站错队,可能是这些红顶商人最恐惧的噩梦。郭广昌的各种政商关系中,有一种传言称他和令计划、谷丽萍、李源潮走得很近,甚至参与了政变计划。这种非同小可的指控一旦属实,郭广昌绝对吃不了兜著走。

总之,没有政治靠山,中国民企要想做大,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有了政治靠山,不等于就有了安全阀。这还要看他是否站错了队;站错队是红顶商人最大的梦魇。这种梦魇,在权力不受约束,产权不受保护的体制下,将永无终结之日。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