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乔木:審判律師浦志強

浦志強人高馬大,口才極好,平時總是提著一個碩大的罐頭瓶做的茶杯,裏面烏泱泱泡著茶葉或胖大海一類的東西,和西服革履不大搭調。一旦坐定打開筆記本,顯示器上一個滿臉滄桑的老婦臉就刺入眼中,她的額頭上寫一個大大的「冤」字。這是社會學家于建嶸教授的一幅著名油畫,被浦志強作為電腦桌面。
有冤就要幫伸。作為律師,他這些年不僅代理了許多房屋被強拆等財產權官司,還有非法拘禁、攔截上訪等人身權官司,成為著名的維權律師。其實還有想當多的應該算是人權案件,比如由於調查汶川地震死難學生被下獄的譚作人案,給中南海講過課的周葉中教授的剽竊案,以及艾未未的政商案。
當然最有影響的還是代理重慶大學生村官任建宇的勞動教養案。這個案件不僅最終獲勝,而且在他一直以來的奔走呼籲,和法律、媒體、學界同道的一起推動下,通過該案最終促成了侵犯人權、違背法律的勞教制度的廢除。
其實他代理過更多不知名的案子,一些還是免費代理。對於許多找上門來求助的底層百姓,由於各種壓力不能代理的,他也盡可能給出建議、聯繫他人。食宿和錢財的救濟總是有的,往往還伴隨著無奈的嘆息和難掩的淚水。
辦案之餘,浦志強也熱心公共事務,喜歡公共表達,經常參加各種研討活動,接受媒體採訪。他獲過不少獎項,上過國內外的許多影響力榜單。比較有名的是《南方人物周刊》的一次專訪,封面是他的大幅照片,標題是「中堅浦志強」。過去稱他社會中堅,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滿滿的正能量」。
他做的最正能量的一件事,是幾年前在網上實名舉報周永康,而且有理有據有文采,一如他在法庭的辯護詞。後來周永康落馬,有些人認為他功不可沒。其實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一是他的舉報公開信當時很快就被刪除,就像他之前許多被消除的博客、微博帳號一樣。二是黨內清理門戶、官員選擇性反腐,對於百姓來說,只有感激領會傳達。都像他那麼舉報添亂,還要不要黨的領導?
舉報周永康在當時是有風險的,但要說風險有多大,洞察局勢、熟悉政法的浦志強也是清楚的。這些年來,不管是被冠以死磕律師、人權律師,還是臭公知、帶路黨,他的大局觀和分寸感都掌握的很好,從嚴律己、依法辦事。
他被銷號的微博簽名是「體制外大佬,美麗島律師」。儘管被不斷監控騷擾,但他還是游刃有餘,辦案、研討、出訪,立端行正,不留把柄。時間長了和當差的還有了交情。有一年寒冬他凌晨出門,看見樓道裏蜷縮著幾個官人,心疼地說,這麼多年的了解,我又不會跑,你們可以回去休息,或者進我家暖和暖和也行。
但他還是被抓了。去年五月在朋友家裏,十幾個人聊聊「六四」二十五周年的事。這樣的聚會,以前私下是可以搞的,最近三年換了領導,就不行了。一起開會的人有的當天釋放,有的一月後獲釋,而浦志強被抓後,卻一直不放。當時一起聚會的土家野夫,去之前給家人交代好律師委託書,囑咐萬一回不來,就讓去找浦志強。可別人有驚無險,而律師卻身陷囹圄,令人唏噓。
因為共同關注傳媒,我和浦志強有些聯繫,三件事印象深刻。一次是個飯局,有人聽說他隨身帶個大針筒,糖尿病嚴重時自己打胰島素緩解。他說隨身是帶著藥劑,但打針還是會去醫院。自己打出問題了,是畏罪自殺,找同伴打,是非法行醫。再說帶個針筒被懷疑吸毒怎麼辦?
另一次是他代理的商人趙發琦和西安勘探院的探礦案,陝西省高級法院一審趙發琦勝,最高法院二審期間,省政府致函最高院,從維穩出發要求改判,同時以虛報註冊資本罪,抓捕當事人。天則所專門為此案召開研討會,許多學者、律師、記者參加。平時人氣旺、愛發言的浦志強一言不發,只顧聆聽記錄。我問他為何如此低調,他說案情他清楚,請大家來就是聽取意見的。
還有一次我舉辦媒體法的研討會,中午安排浦志強等與會人員用餐,他約了幾個兼職指導的政法大學研究生一起來討論。本來會務組可以一起簽單結賬,可服務員告訴我,浦那桌他已經自己買單。
現在浦志強已被羈押快兩年,不斷審訊調查,罪名一變再變,近年來常見的尋釁滋事、非法經營、嫖娼吸毒都不適用,最終就是以七條微博認定的言論罪起訴。今天,也就是12月14日開庭審判。公開不敢奢求,惟願公正審判。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