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9日星期三

吴戈:北京治霾為什麼注定要失敗

12月7至10日北京首次啟動了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可是首先就要回答為什麼這項措施用在濃度其實低得多的這一次,而非PM2.5濃度達到史上頂峰的11月30日前後?對此業務部門列出了一大堆技術原因,政府卻無人從公關上排除這些舉措與中國最高領導人在京有關的嫌疑。
當然,只是領導人在京,勢必無法像要召開APEC會議或閱兵那樣不惜周邊省份工業大面積停產來換取北京的藍天。這就要求分清導致嚴重霧霾的具體因素,才能有針對性地控制主要源頭,同時避免地區經濟全面停擺。
不幸的是,這個任務對中國的環保科學界還真地有難度,詳細的監測和量化研究至今並不完善。更糟糕的是,網上有業內人士揭露霧霾破表根本原因是中國企業普遍不願為燃煤廢氣加溫,以便排放到更高的空中,有利消散。還有人傳聞前日PM2.5濃度極值其實是五、六千,足以毒死人了。
這理當是中國科學界和新聞界各司其職,抽絲剝繭的時候,可惜因為中國科學傳播的混亂、政府公信力危機,加上調查記者近年被打壓得七零八落,這樣的傳聞根本無人澄清。
幸而北京環保部門連各地空氣是相通的現實也不管,大膽斷言北京的霧霾主要拜本地機動車所賜,給了市政府高屋建瓴的大好時機。於是,全市單雙號限行。
這顯然是不能服眾的,以致有人倡導北京全體車主停駛,看是否會重現藍天,以破政府武斷結論。在多數市民信奉「他媽的,活下去最要緊」的北京,這當然是做不到的。不過又有笑話出台「單號車停駛後霧霾依舊,顯然霧霾元兇正是那些今天上路的雙號車!」
這當然已是苦中作樂。其實,按照紅色預警啟動的應急機制,北京市相關部門不可謂不疲於奔命,然而關鍵在於,污染的歸因、污染源的監管原本是個科學問題,但在中國的社會條件,特別是法治環境下,牽涉複雜利益的這兩件事成了一本爛帳,以致已為藍天綠水奮鬥數十年的中國環保組織還在拼命猛攻政府信息公開,甚至環保志願者被地方政府栽贓等起碼底線問題。
好在大氣環境治理的結果做不了假,如果霧霾不散,再吹噓什麼政績,都是放你娘的屁。可妙就妙在,霧霾的消散也時常只需一場北風而已,它絕不等於污染問題的解決,但慣於從表象判斷的屁民是很容易恢復「歲月靜好」狀態的,哪怕隔個三五天就重回陰霾,他們的心情也能變換自如得像旋轉門一樣。
這才是北京市長只需裝模作樣地上街攔住一輛違反限行的「私家車」打情罵俏一陣,就體現了政府鐵腕手段的原因。市長深知,治不好霾,北京市民絕對無人敢質疑他的職位,那些人大代表也不過是裝裝樣子,新聞媒體,算了吧,還能活著就要感謝政府。至於中央,他們更清楚自己組建的政府有多大能耐,也毫不擔心有公眾或其代言人敢因此質疑他們永遠的領導權。更何況,對北京周邊各省份的居民,雖然也深受霧霾之害,但與他們那些在污染企業就業的親屬就此失業相比,他們恐怕更願意烏雲蔽日。
因此,中國高層顯然不是不想在治霾等關鍵民生問題上有所建樹,以多少挽回些快速失散的民心,但在他們與公眾之間的基本關係依舊的情況下,這只能是一廂情願。上述霾三天藍一天就能感恩戴德的蠢貨不是少數,但多數人要傻到長期看不出問題的根源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也有違人類平均智商。
我們還要感謝人人都要呼吸的自然規律,否則,如果換成另一個利益分化的議題,中國人的平均智商還真會跌落人類平均水平之下。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