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章文:倘不抗爭 則霧霾無治

寫此文時,北京已經連續四日重度霧霾,我的嗓子也有些疼了。今天一天都不敢出門,就坐在開著空氣淨化器的家中,看朋友們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各種自嘲和抱怨。然並卵。
北京市長王安順一年前的表態又被刷屏了。2014年北京兩會上他代表北京與中央簽訂責任狀時,中央領導說2017年實現不了空氣治理就「提頭來見」。此次在北京市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召開的「加快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和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專題座談會上,他解釋說,之前媒體報道的治不好霾「提頭來見」,既是一句玩笑話,也是表達治理大氣的信心和決心。
這個解釋真讓我生氣,政治人物的表態豈能當作「玩笑話」,雖然不可能「提頭」,但完不成任務摘去烏紗帽則理所應當。現在被王安順這樣一說,感覺就是領導和他開了一句玩笑,放了一個屁而已。
當然,北京霧霾非北京一地可以解決,牽涉到河北、天津等地,需要京津冀聯動。因此也不是王安順一人能夠主導,況且北京城還是首都,一干中央首長住在裏面。
就在北京、乃至整個華北淪陷於霧霾之際,從法國巴黎氣候大會上傳來令國人「自豪」的消息:習近平宣布中國將出資200億元人民幣建立「中國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基金」,用於支持其他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
最近兩年來,由於中國到處送錢,被送綽號「大撒比(幣)」。中國民眾很多為此感到驕傲,但也有不少感到憤怒。因為領導人大口一張就是幾十億、幾百億地撒出去了,而國內還有不少貧困地區的孩子缺衣少食、學舍破敗,還有不少人看不起病,還有不少人生活在悲慘的境地。不過這一切都被盛世的繁華掩蓋了,底層民眾的辛苦只有自己去承受。
然而,霧霾卻是沒有辦法掩蓋,也是不可迴避的。去年兩會前夕,前央視調查記者柴靜製作了「穹頂之下」專題片,聚焦中國大地上越來越嚴重的空氣污染問題。熱播兩周後被禁。事後聽權威人士講,有中央領導認為此片挑在兩會之前放出,是「境外反華勢力向我黨的一次進攻」。
領導人這樣說,應該是從政治層面考慮。然而有些人真得認為霧霾之下有陰謀。有一次我和國防大學某教授同台做節目,節目開始前教授非常認真地對我講「別把霧霾看得這麼簡單,這是美國針對中國的氣候戰」。我當時呆住了,真想上前摸摸他的額頭看他發燒否。
而在普通人中,認可這種「陰謀論」的不少。這真是令我哭笑不得:這是一個多麼愛好陰謀論的國度啊!幾千年來,中國的歷代王朝上演了不計其數的各種陰謀,以至於到了21世紀的今天,「陰謀論」陰魂依然不散。
霧霾何來?其實非常清楚:三十多年來的粗放式、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的發展,是導致今天霧霾的主因。豈止空氣,土壤和河流同樣被污染。
在朝廷者皆知主因何在,因此也力促「產業轉型與升級」,然積重難返。更關鍵的是,中央的「GDP至上」指揮棒並未改變,地方追求政績的欲望仍然強烈,在產業升級轉型長期且困難時,幾年一換的地方官們只會在意短期效益,不會做長遠打算。
這就是朝廷上下的心理以及霧霾難治的原因。在人大和媒體監督無力的情況下,這種困境幾乎無解。連續多日重度霧霾,未見一個人大代表提出異議,未見一家媒體批評政府。那些走上街頭強烈抗議日本佔領釣魚島的愛國憤青們,面對危害其身體健康的霧霾,也不知龜縮到哪裏去了。
當年英國倫敦和美國洛杉磯的霧霾,就是民眾不停地抗議、媒體不停地報道,才終於緩解並獲得根治。所以民主真不是說著玩的,沒有選票,沒有新聞自由,沒有公民運動,霧霾就真的無治,起碼在相當長時間內看不到解決的希望。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