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萧瀚:怎样才能公然耍出一个完丑的流氓?

变态辣椒漫画


即使是在网络舆论已经极度衰微的情况下,浦案还能引发如潮的关注,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除了因为关心或同情老浦,除了因为老浦多年的行侠仗义,除了他浓眉大眼一看就是个好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许多人很想看看这回官府咋办。
所谓官府咋办,也就是说大家等着看笑话,毕竟这么虽千万人吾往矣地政治迫害,是个人总得有点心理障碍吧?中国这个社会,因为官府带头,所以作恶的人特多,但通常大家有个默契,就是能隐晦点就隐晦点,别那么张扬地作恶。法国哲学家拉罗什富科曾有传颂久远的名言,曰:"伪善是邪恶向美德的致敬。"所以虚伪,在通常情况下至少还有羞耻心,知道自己干的不是见得天日的事。
毛泽东及其中共武力征服中国并且建立极权统治以来,中国开始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流氓土匪时代,无论公共领域还是私人领域,无不弥漫着以粗野、蛮横、无耻为荣的气氛,一切美好的高尚的人和事物统统都被打成"地富反坏右封资修"。这种状况延续数十年,人们仿佛从一场噩梦中醒来,但乾坤并没有因此倒回去,因为现在住在水晶棺里吃冷猪头肉的那个独裁者留下了一笔丰厚的流氓遗产,它被信托后投资进入所有领域,他的崇拜者们不断从中分红牟利。
毛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与毛同时代的那些老中共掌权后,对于毛时代的土匪流氓作风已经很厌烦,虽然他们耳濡目染后并且深受影响,在一些具体的政治决策中也会一定程度上延续这种作风,但总体上他们没有毛时代流氓土匪得那么理直气壮、振振有词,他们还得打着许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作恶。但是,随着这帮人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他们的接班人里有不少是毛时代长大的,从小养成了流氓土匪的习气,于是在公共政策中,毫无顾忌的作恶风就又卷土重来。
浦案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发生的。
然而,现在的形势毕竟跟毛时代,跟老中共们的时代都不一样了,毛时代还有无数的傻子脑子是全新没用过的,毛说流氓是英雄他们就相信土匪是大英雄,所以那个时代的流氓土匪风有着愚昧的信仰做后盾,有着蠢货的真诚;但现在,除了那些领盒饭的五毛们、自带盒饭的自甘奴们,还有什么正常人会毫无鉴别和异议地听信中共的说辞呢?
浦案显而易见的是个政治迫害案件,抵制者最低限度也能认识到浦志强无罪——且不说还有无数人清晰地明白有罪的是中共,而不是浦志强。至于运用法律知识和技术,对案件进行分析,证明浦志强无罪,我作为一个法律人觉得这简直是对法律的羞辱——虽然这个政权从它成立的那天开始,从来没有一天停止过羞辱甚至践踏法律的,但我依然觉得这次的羞辱似乎更有"新意"。因此,许多人在关心浦个人的自由之外,还会关心中共到底怎样才能把那么白的东西说成是黑的,怎样才能把鹿角锯掉然后说它是马,毕竟现在的中共已经没有赵高的能耐了,赵高不用锯掉鹿角就可以公然指鹿为马,但中共还要做功课。问题在于,即使中共成功地锯掉了鹿角,依然没法让大家相信这就是马,是鹿是马,拉出来一遛,就漏了包子馅儿。
看到过一个史料,说列宁红军在内战时,占领了一个小镇,红军军官有人强奸了小镇的妓女,列宁得到报告后下令枪毙小镇的所有妓女。列宁党及其徒子徒孙在耍流氓方面向来从心所欲无所畏惧,作恶做得高山流水天然无饰。当年毛杀AB团,搞整风,以及征服中国大陆后的一系列政治犯罪,政敌战友人民无不谈笑间就灰飞烟灭,现在,毛的精神子嗣们执掌了权柄,能不能像毛那样对杀人机器驾轻就熟再造灰惶?
许多人都认为这起案件过于荒唐,所以浦志强最终会放。我当然希望是这样,而且这样的可能性也并不是不存在。问题在于,我们还需要看到我上述分析的情况,就是有一批掌权者,他们从小就没见过什么是教养,什么是体面,什么是高贵,什么是正直,在他们童年少年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见得最多的可能是武斗,听得最多的可能是口号和揭发,读的最多的可能是大字报、垬宝书,玩得最嗨的可能是打人、抓特务,那么我们就不能低估他们毫无心理障碍悍然公开耍流氓的可能——当然,除了罪错递增的惯性以及掩饰自己遭到反对的尴尬,还能实现另外的意图:震慑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
尽管如此,我依然好奇,因为真的不知道这次他们怎么才能公然耍出一个完丑的流氓。
2015年12月14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