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王药师:我不看《南華早報》好多年

作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BAT」組合之一員,阿里巴巴正愈發顯露出其「拱衞政權力量」的真實面目。最新的動作是,上周五(12月11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收購《南華早報》以及南華早報集團旗下的其他媒體資產,打造一個讓英語世界了解中國的優質窗口。
對於阿里巴巴集團海外媒體收購的這「第一單」,各方輿論給予了高度關注,不僅《南華早報》前任和現任的許多員工紛紛嗆聲,擔心阿里巴巴入主後會影響該報的編輯自主,就連香港記者協會都為此發表聲明,坦言此舉或令香港的新聞自由空間進一步收窄。當然,對於眾多生活在牆內的內地普通民眾來說,可能壓根就沒聽說過這家歷史悠久、影響巨大的英文報紙,原因和facebook、twitter一樣,沒見過!
《南華早報》不是第一家被陸資或傾中資本染指的港媒,注定也不會是最後一家。同樣的,香港也不是唯一一個被「老大哥」覬覦並發誓要奪取的外宣陣地。雖說「新華社要把地球管起來」早已淪為一句笑話,但實現「輿論一律」的雄心壯志顯然從未泯滅。伴隨著傳說中的400億外宣「大撒幣」,這些年,從香港到台灣,從華人地區到歐美國家,當局或是讓代理人收購,或是借助白手套入股,有時甚至自己赤膊上陣,可以說使出了渾身解數,而目的只有一個,即阿里巴巴高管口中的所謂「改善中國形象,提供一種與西方媒體帶有偏見的報道所不同的視角」——儘管多數時候,這種「改善」是內向性的,糊弄的只是牆內的普通民眾。
所以,正如《紐約時報》在評論此事時所說的,「儘管阿里巴巴表示中國政府在這次收購中並未扮演任何角色,但其立場與共產黨高度一致。中共對西方新聞機構報道中國的方式越來越不滿」。這話好理解,因為即便是昔日上海灘上的地痞癟三、青幫老大,也不希望成天被人揭老底、戳洋相。真正令我好奇的是,這種簡單粗暴的「買買買戰略」,真的能夠實現權力所希冀的「重塑中國的媒體形象」的目的嗎?
別忘了,這可是個自媒體野蠻生長的時代,還有幾個人在埋頭讀報紙,傳統媒體的影響力還剩下多少,就算收莊包圓了又能怎樣?更何況,這世上比《南華早報》歷史更悠久、影響力更大的報紙媒體多的去了,難道也一家家都收購了?即便郎有情,妹也未必有意,陳光標同志「收購」《紐約時報》的鬧劇總還沒有忘記吧?
借助於社交媒體和新技術的幫助,過去幾年,我陸陸續續也看過不少《南華早報》的報道。印象中,《南華早報》雖然不乏獨家採訪斯諾登這樣令人眼前一亮、擊節叫好的作品,也發生過劉怡採訪馬雲這樣的衝突性事件,但其中文網上涉及內地時政方面的報道評論,就可讀性來說總體上與《紐約時報》、《金融時報》等相比還是有所不及。以至於「南早中文」的微信公號,我都許久沒有點開了,自然也並不特別在意《南華早報》這一城一報的得失。反正生活早已教會我們,《人民日報》要倒過來讀。大不了,以後《南華早報》上涉及中國內地的時政文章,我們也倒過來讀就得了。
反倒是實施此次收購的阿里巴巴及其掌門人,在徐明死、徐翔關、李嘉誠跑路、郭廣昌失聯的大背景下,處境和前途更引人關注。誠如有論者指出的那樣,「在中國,一個商人一旦有了平天下的虛妄時,離作死也不遠了」。雖然馬雲比郭廣昌牛,但終究還是「郭廣昌」。現階段,權力或許正在利用他下一盤很大的棋,但等到棋下完了,恐怕同樣難逃兔死狗烹的結局。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