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胡少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发出矛盾信号

在上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出来的众多信号中,一个最重要的信号是:明年的中国经济将比今年更加困难!中央提出的下一个阶段中国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有五项,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如果将中国经济看作是一个病人,除了"补短板"一项之外,中国政府开出的"三去一降"的药方都不是补药。如果中国政府真正地实行这些政策,意味著中国经济将面临真正的大调整,经济增长在调整种不可能提速,只会进一步下滑。

中央工作会议还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概念。"供给"和"需求"是市场的互动方,也是市场经济的两个基本概念。以需求管理为主和以供给改革为主的两种政策导向代表著完全不同的两种宏观经济管理思路。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凯恩斯革命开始,一般在为政府政策服务的经济学家中占主导地位的是需求管理派,他们通常主张在经济减缓的时候通过政府政策来扩张需求,从而刺激经济增长;反之,在经济增长过热的时候通过减少需求来约束经济。

而以货币学派为代表的经济学家则认为需求管理虽然能够对经济的短周期进行一些调节,但从长远来看副作用很大。从长期著想,应该通过减少政府干预,发挥市场调解的作用,通过价格等信号来优化供给方的行为,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从而实现长远的有效益的增长。供给学派的政策革命最有代表性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里根革命和撒切尔革命。举目世界,凡是大政府的国家都是喜好需求管理的,中国在过去三十年的增长也完全离不开政府对需求的控制。

中国政府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概念似乎是希望实现从需求管理向供给改革的转变。假如中国政府真地将政策重心转向供给调整,这对中国的长远发展无疑是有好处的。但是除了这一新概念的提出之外,中国政府提出的政策药方却都是与"供给改革"的理念相违背的。一个最为显著的特点是,在明年的经济发展中,中国政府的作用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化。换言之,中国政府仍然要坚定不移地充当经济增长的操盘手。

中国政府明确表示,明年要继续通过扩大财政支出来刺激经济增长,为此甚至不惜突破长期以来财政赤字低于百分之三的不成文规矩。这一方面说明在大规模使用扩张的货币政策效果不彰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已经没有太多的政策手段,因此不得不拿出财政手段。除了提出将扩大财政赤字之外,中国政府在农民工进城、降低房价等方面也都表明了政府将采取以财政做支撑的行政手段。这还不够,中国政府甚至搬出了"引导舆论"来作为经济管理的一种手段。

一方面强调供给侧的改革,但是另一方面又强调政府的作用。如此相互矛盾的政策、理念出现在同一份政府文件中,令人疑惑。其实,"供给改革"只不过是一些接受西方经济学理念的学者顾问们提出的,他们希望以此来向世界昭示中国特色的理论创新;而"政府强力干预"则是中国特色和中国政权的性质决定的。目前的中国政府是无法放弃他们对经济的干预的,他们担心放弃了对经济的干预,将开启失去政治权力的路程。中国经济只能继续在政治纠结中蹒跚。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