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南桥:仁波切孰真孰假 如何明察

最近,一個很有名的演員張鐵林突然「坐床」成了藏傳佛教中的仁波切,即漢人所說的「活佛」,引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議論。張鐵林突然改名白瑪鐵林,扶他成活佛的人是一個自稱「法王」的人,據說是在香港的小有名氣的活佛叫「白瑪奧色」。白瑪奧色自稱活佛倒沒鬧出太大的動靜,張鐵林是演藝界名人,讓他給扶成活佛,動靜就鬧大了。不要說藏人和佛教界,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必是如假包換的騙局,而且騙到宗教頭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各界紛紛譴責,於是又出現了兩條相關新聞,騙局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醜劇。
第一條是中共政協民族宗教委員會主任朱維群,近日就張鐵林突然「坐床」變「活佛」等事件接受央視採訪,不提其中主角均為漢人,卻扯到「分裂主義」上,並聲稱要加緊管理藏傳佛教。
第二條是白瑪奧色「法王」在其個人微博發聲明道歉,宣布從即日起辭去所有職務、頭銜、榮譽和認證,「潛心修行、利樂有情」。
為什麼這兩條新聞是相關的呢?這就要說說這兩個是什麼人。朱維群是中共負責民族宗教事務的高級官員,特別是在涉藏方面,位高權重,說過很多別人說不出的「口重」的話。此人好像和藏傳佛教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特別有仇,說起西藏問題和達賴喇嘛,他顯得比任何人都極端、過激、不講理。就是他,堅持藏傳佛教的仁波切轉世靈童必須是中國政府來確定和認證,政府要發行「喇嘛證」、「活佛證」,政府發了證,你才是活佛和喇嘛。前不久他還堅持說,未來的達賴喇嘛轉世,達賴喇嘛自己沒權,全是中國政府的權力。這個朱維群,儼然就是代表中國政府來管藏傳佛教的活佛的。
這位白瑪奧色法王又是什麼人呢?原來他是一個姓吳的漢族商人。藏傳佛教的仁波切圓寂後轉世成漢人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是,仁波切既然是藏傳佛教的一種制度和傳統,那麼認定轉世就一定要按照藏傳佛教的儀軌來做,才是真的。據報道,此前白瑪奧色曾稱自己是四川噶陀寺直美信雄法王、莫扎法王認證的活佛,但噶陀寺和莫扎法王都發表聲明否認曾認證白瑪奧色。如果沒有藏傳佛教有資格的高僧大德的認證,這位白瑪奧色再怎麼能折騰,也是百分之百假的。這個吳姓商人太精了,他知道他這低級騙術是經不起眾人仔細查看的,他的名氣得不大不小,太小了沒人跟進,太大了難免露餡。現在白瑪鐵林的名氣把大眾注意力引向了他,他得趕緊撤了。
那麼,朱維群這位儼然代表中國政府管理「活佛」的官員,和白瑪奧色及張鐵林的醜聞有什麼關係呢?你上互聯網去搜索一下「白瑪奧色和朱維群」,原來這位假活佛和這位真共產黨握手言歡的照片,互聯網上到處都是,恐怕中宣部即使下令刪,也刪不乾淨了。
可以說,假活佛白瑪奧色和白瑪鐵林之類膽大皮厚專門往大發裏騙的騙子,就是在朱維群之類專門往極左方向破壞傳統宗教文化和民族關係的官員有意創造的亂局下產生出來的。
那麼,怎麼來明察活佛的真假呢?
首先,宗教事務要按宗教的規矩來辦。所謂「活佛」是漢人對藏傳佛教中轉世仁波切的一種誤解。藏傳佛教認為,人世間本沒有活著的「佛」。藏傳佛教的最高精神領袖、藏傳佛教各派信徒的根本上師達賴喇嘛就說過,我並不是一個活著的佛(living buddha)。藏地是沒有活佛這一說的,「活佛」的說法來自於清末民初對藏傳佛教略有所知的漢人給藏地仁波切的一種尊稱,但這種尊稱的意思是錯的。所以,中國政府要對藏傳佛教的仁波切發給「活佛證」,原本就是以訛傳訛,錯上加錯的說不通的政策。
其次,藏傳佛教在一千多年的歲月裏形成了獨特的宗教體制,這種體制非常穩定,所以,在藏地的寺院裏,保存了東方佛教最完整最完備的浩瀚經典。佛教在其發源地印度早已衰落而幾近消亡,在中國、蒙古和前蘇聯的布里亞特共和國遭到了共產革命的毀滅性打擊,在東南亞各國也遭遇其他宗教的競爭和壓力,很多經典被毀,很多法脈失傳,只有在西藏,即使遭受了1958年的「宗教改革」摧殘,即使經歷了文革數千藏地寺院被毀,現在藏人仍然保存著全世界最完備最正宗的古印度佛教經典。這得益於藏傳佛教體制的穩定性,其中最重要的制度之一,是藏傳佛教非常講究師承,學佛修佛都必須在上師的指導下循序漸進地展開,佛教稱之為「次第」。
藏傳佛教是一種組織良好的宗教體系。佛教相信「業力」,藏傳佛教有完備的仁波切轉世制度,對靈童的尋找、甄選和認證,有一套佛教特有的體系。另外,不論是否是轉世仁波切,成為一個高僧大德,需要修習佛法幾十年,所學的每一項理論、法脈和儀軌,都必須來自於某個高僧的傳授。所以,藏地的每一個高僧,都有清晰而完整的師承,都需要經歷幾十年上師指導下的修習。藏地佛教喇嘛和高僧,是沒有自學成才這一說的。
所以,仁波切孰真孰假,其實很容易明察。第一是仁波切必須有合格的認證,這一認證資格通常是來自於前世仁波切的上師。歷世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互為師生,所以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轉世是互相認證的,有一些高階仁波切則是由達賴喇嘛或班禪喇嘛認證的。第二是所有的藏傳佛教高僧都有清晰的師承,藏地的喇嘛都說得出自己的上師,上師的上師。半個多世紀中,藏地很多僧侶克服千難萬險前往印度,一個主要原因是尋找上師,獲得師承,因為藏傳佛教各派的所有法王和幾乎所有高僧大德都在中國宗教政策逼迫下出走流亡了。著名的十七世噶瑪巴法王秘密出走印度,主要原因就是只有在印度才能獲得法脈真傳。藏傳佛教制度化的師承制度,使得一個人突然從演員變成仁波切,或者從一個商人變成一個高僧,這在藏地是不可能的,即使你是朱維群的朋友,是中國政府最信任最器重的人,也不可能,沒人會信。
但是,這一切,朱維群是不買賬的。在他口中,宗教只是國家政權的僕人,政府說什麼就是什麼。於是,這些號稱唯物主義者的共產黨人就毫不含糊地宣稱,誰是未來的達賴喇嘛,誰是所謂「活佛」,誰能當喇嘛,都是他們這些共產黨幹部說了算,他們發了證才算。
於是,他的好朋友吳姓商人突然成了「法王」,朱維群和白瑪奧色法王彈冠相慶的照片,就大言不慚地在互聯網上流傳開了。
這是極其醜惡的一幕。而在出了這樣的醜聞以後,朱維群居然還能在央視上把這個醜劇扯到「分裂主義」上,倒打一耙,完全不顧這個白瑪奧色是他朱維群認可的假活佛這一事實,是他一手造成的中國政府強行干預佛教事務的假活佛亂象正在使得中國內地的佛教僧團腐敗雪上加霜。這樣的騙局,太大膽,太狂妄,太荒唐,太經不起考察了。只有綁架了國家政權的朱維群之類才敢如此欺世盜名。當張鐵林把世人的目光引向了白瑪奧色和朱維群的合作,朱維群知道這次可能玩砸了,騙局要破了,他也想撤。無恥的是,他竟然又要把自己一手促成的假活佛賴到「境外勢力」頭上,扮演反對分裂主義的正人君子。朱維群之厚顏,真可謂浩浩蕩蕩無邊無際。這樣心狠皮厚的人在管中國的民族宗教事務,這國家能不亂嗎?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