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5日星期二

纽约时报:南海灰色地带的危险游戏(附:美国海军司令暗指中国破坏南海安全)

利泽洛特•奥德高 2015年12月14日

Bratislav Milenkovic
哥本哈根——今年10月,在中国军方与其他国家举行年度对话的香山论坛上,北京军事科学院的姚云竹少将在发表讲话时问道:军事化意味着什么?美国担忧,中国在南海造岛的行动会加剧国际间的紧张,她的问题是在回应这种担忧。
姚云竹提出的问题颇有道理。既然美国是亚洲水域主导的军事力量,为什么单单把中国列出来当做恶人?美国在亚太地区维持着海军存在,并与许多地区国家开展着军事合作,其中包括对争议领土和水域声称拥有主权的其他国家,如菲律宾和越南。
但北京方面"被动攻击型"战略中的两个方面,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是地区紧张局势的主要因素:中国故意没有公开宣称其南海陆地主张,而又致力于靠使用武力,来捍卫这些并不明确的主张。
这种外交舞蹈的负面影响,在姚云竹发言的几天后就体现了出来。10月27日,"拉森号"(USS Lassen)制导导弹驱逐舰驶入了由中国控制的南海渚碧礁(Subi Reef)周围12海里范围内。中国外交部声称,这一举动是非法进入临近水域,威胁了中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但并没有确切说明美国侵犯的是哪一种权利主张。几天后,中国在南海开展了空军和海军演习,并部署了两艘舰艇反制进一步的侵犯。
中国的地图上有一条九段线,涵盖着该区域大约80%的面积,这样的地图已经流传了几十年。中国领导人反复强调,该区域内的岛屿数百年来都是该国的一部分。11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发表讲话时说,"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维护自身的领土主权和正当合理的海洋权益,是中国政府必须承担的责任。"
在回应所谓的挑衅时,中国官员也运用了同样含糊的语言表达抗议。对于拉森号的行动,中国国防部并没有指责美国侵犯中国领土或专属经济区。而是宣称,美国"威胁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以及"损害地区和平稳定"。将抗议措辞保持在如此宽泛的程度,中国就可以完全避免对新近修建为岛屿的渚碧礁提出具体的主张,进而也避免了一个问题:声称拥有渚碧礁主权,能否向中国赋予周边水域的控制权?
由于缺少明确的官方声明,其他国家假定有争议的九段线地图反映了中国的主张,并据此采取行动。其他国家主张的权益或许也超出了它们应得的程度,但那些主张都是公开做出的。中国的主张却令人费解。
涉及南海的若干议题在法律上是灰色地带,这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其中一个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于哪些海洋地貌是岛屿、哪些是岩礁的定义很模糊,关键问题是能否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这一点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只有可以维持人类居住的地貌,才可以在500米的安全地带之外,拥有专属的法律权利。在安全地带以内,控制该地貌的国家可以对外国的行为施加限制。南海水域的许多地貌是很难归类的。
第二个法律问题是,所谓的专属经济区内是否可以限制军事行动(该区域允许国家在海岸线周边200海里的范围内勘探和开采海洋资源)。一些国家,如中国和印度,宣称其他国家不得在这一区域内或在这一区域上空开展军事行动。这些区域内是否允许监听活动?从中国的声明和在大陆附近的实际行动来看,很显然北京方面认为这些行动是非法的。
但问题是,我们并不知道北京方面是否会对中国在南海占领的岛屿采取这样的立场——其中一些岛屿是新近人工建造的——因为我们并不知道中国的主张。在法律上的灰色地带,国际法是根据国家的实践而确立起来的习惯发展起来的。
中国似乎笃定地要通过武力捍卫其并不明确的主张,这让该国故意的含糊措辞更加危险。北京2015年发布的军事白皮书声明,中国军队的目标是,在"个别海上邻国在涉及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采取挑衅性举动,在非法'占据'的中方岛礁上加强军事存在"的背景下,"维护国家海洋权益"。鹰派的军方领导人也是一个令人担心的因素。例如,退休少将罗援就曾声称,即使中国现在还在等待时机,中国军队至少也应该准备好在战争爆发时,捍卫中国利益。
由于中国的海洋权益主张并未明确,其他国家就无法断定中国打算什么时间、在哪里运用武力,于是加剧了冲突的可能性。面对不确定的安全环境,东南亚中小国家大多采取两边下注的对策——如印度尼西亚、越南、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它们寻求迎合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主要手段是与北京建立更紧密的经济联系,与此同时又加强与华盛顿的防务合作。它们的首要目标是,不要被认为是在中美两国持续的战略竞争中站队。
中国含糊其辞的政策引出了一个结论:北京方面希望扩展在南海的军事存在,以此直接挑战美国的盟友体系,因为这样做可以允许中国干涉军舰和军用飞机的自由行动。
美国领导人无法承担坐视不管的后果。华盛顿需要表明,国际水域不能转变为对其他国家设限的专属区域。
中国的举动显示出,它将美国的存在视为威胁。如果北京方面希望缓和紧张,就应该向华盛顿保证,中国接受美国参与亚洲的未来,这应该是谈判的出发点。这就需要避免以加剧冲突的方式,改变现状的举动。
在美国彰显航行自由之时派出战舰防范,却又不阐明华盛顿方面破坏了哪些法律原则,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利泽洛特•奥德高(Liselotte Odgaard)是丹麦皇家防务学院副教授,著有《中国与共存:21世纪北京的国家安全战略》。
翻译:王童鹤

【附录】

美国海军司令暗指中国破坏南海安全

JANE PERLEZ 2015年12月16日

北京——美国一位高级海军将领含蓄地指责中国在南中国海人工岛屿附近制造"所谓的军事区",称这种行为损害了世界上最繁忙水道之一的安全。
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斯科特·H·斯威夫特(Scott H. Swift)周一在檀香山的一个讲话中说,以前在国际货运水道自由航行的商船正在绕开被视为与中国在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中国称为南沙群岛——译注)修建的人工岛屿过于接近的水域。

  • 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威夫特。
    Aly Song/Reuters
    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威夫特。


斯威夫特上个月曾访问中国,他说,在南海进行日常的商业和军事活动都会被警告,这种对航行自由及飞行权利的扰乱已成为一种"单边坚决主张"的趋势,而这种程度是"不可接受的"。
他说,该区域的国家正被迫为他们的海军投入超出防卫所需的资金,这意味着军备竞赛的危险在增长。
尽管斯威夫特没有明确说出来,但很显然,他指的是中国。
斯威夫特提到"所谓的军事区",他的说法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9月份访问华盛顿期间的一个声称形成对比,习近平说中国"无意让南海岛屿军事化"。
这位海军上将的讲话是在一个地区安全论坛上发表的,这是他今年10月以来发表的第二次有关南中国海的讲话,语气上比他上次对有关情况的警告要强硬。据太平洋舰队的一位官员说,邀请了中国官员参加论坛,但他们没有到会。
南海已成为中美之间最严重的战略问题之一,这主要是因为华盛顿对北京的做法提出挑战,中国认为自己有权利把该海域水道中的微小暗礁扩建为大到足以容纳军用跑道和雷达设备的岛屿。该水域对中国来说具有军事上和商业上的重要意义:据官方出版物《中国能源报》称,约75%的中国进口石油靠海运。
今年10月,美国曾派"拉森号"(Lassen)导弹护卫舰进入美济礁12海里以内的水域执行自由航行巡逻任务。美济礁是中国在其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沙群岛修建人工岛的地方之一。对这些珊瑚礁和岛屿声称拥有主权的其他国家包括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和越南。
斯威夫特说,在该海域中捕鱼的渔民也受到威胁。
他说,"由于害怕一些国家的海军、海岸警卫队,以及它们在有争议的海域进行海上军事强制维权的做法,祖祖辈辈在这一水域自由撒网的渔民面临着生计的威胁,这种威胁来自这些国家未解决的、往往未被承认的主权主张。"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周二对斯威夫特的讲话做出回应,洪磊说,"一些国家"——显然是指美国——"刻意"夸大本地区的紧张局势,目的是制造"混乱"。
当被问到因为中国海军的命令而被迫改变航道的商船的具体例子时,太平洋舰队的一位发言人说他需要时间来研究这个问题的答案。
中国船只在南海与其他国家的拖网渔船发生争执已经有好几年了。然而今年,中国的一条新法律给本国的船只壮了胆,新法律要求外国渔船如需进入该海域,需要获得中国政府的许可。
据报道,来自菲律宾和越南的拖网渔船今年在该海域遭到中国船只的水炮袭击和持枪抢劫。越南在9月份表示,中国船只在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中国称为西沙群岛——译注)附近致使一艘越南船只沉没,越南对这些岛屿也有主权主张。
就在斯威夫特发表这番言论之际,BBC报道,旗下一支电视记者团队租用了一架塞斯纳206(Cessna 206)单引擎飞机去拍摄中国在南海修建人工岛的场面,当它接近这三座人工岛时,均收到了中国海军让它离开的警告。
BBC称,中国误认为它是军用飞机,责令它离开中国建造的岛屿周围的空域。
这架飞机朝着西南方向飞往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中国目前称永暑岛——译注),中国在上面修建了一条主跑道。BBC报道,在距离该岛20海里处时,电台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永暑岛西北部的外国军机,这里是中国海军。你正在对我站的安全性构成威胁," BBC称那个声音说。
BBC表示,当这架飞机飞向中国施工建设的西熏礁与美济礁时,也收到了来自中国的类似警告。
当BBC飞机掉头向菲律宾飞行时,遇上了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一架执行巡逻任务的军用飞机,它似乎也收到了中国要求其离开的命令。
BBC报道,澳大利亚飞行员说的是:"中国海军,中国海军。我们是澳大利亚的飞机,遵照国际民用航空公约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国际空域行使自由飞行的国际权利。完毕。"
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该国国防部称,一架AP-3C"猎户座"飞机从11月25日到12月4日开展了例行海上巡逻任务,而这类常规侦察行动旨在维持东南亚的"地区安全与稳定"。
澳大利亚是华盛顿在太平洋地区最强大的盟友。对于中国在南海的作为,该国政府在越来越多地表达关注。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执行主任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表示,澳大利亚的这架"猎户座"飞机常驻马来西亚槟城的一座基地,以便在亚太地区执行一系列任务。它曾在阿富汗战争期间执行任务。
他说,澳大利亚的侦察飞行是本国情报活动,并非与美国的联合行动。到目前为止,他们在南海的飞行不是常规性的,也没有大张旗鼓地进行,不过詹宁斯称,澳大利亚前国防部长戴维·约翰斯顿(David Johnston)去年在新加坡的一次发言中提到过此事。
詹宁斯认为,斯威夫特海军上将讲话的语气表明,中国与美国及其盟友在南海的对峙在变得越来越难以化解。
"一边是中国声称对'九段线'以内的大部分南海水域拥有主权,另一边是航行自由,你很难看到折衷的方法,"他说。"九段线"是中国画出的一条边界线,粗略地圈入了该航道80%以上的部分。
本周二,当被问及BBC这次飞行以及中国海军发出的警告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中国对南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作者Jane Perlez @janeperlez
Michelle Innis自澳大利亚悉尼对本文有报道贡献。Yufan Huang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Cindy Hao

——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