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

司马逸:由浦志强案看中国官民僵持

红朝大帝习近平PS图片
经过三番五次的折腾的折腾,其中包括三次延期侦查、两次退回重新侦查和两次延长审理期限的,被关押接近600天的人权律师浦志强所谓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寻衅滋事案的审判2015年12月14日终于在北京开始。三个多小时的审判结束之后,到在本文撰写的时候(15日)还没有做出判决。
但以中国特殊的国情判断,中国的司法系统完全掌握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手中,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近来特别强调司法是党的"刀把子",而且中共当局展示了明确无误的决心要给他定罪,浦志强被正式定罪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早就没有任何悬念了。
长期拖延的浦志强案自始至终可谓显示了当今中国官府和民众的僵持。这里所谓的僵持就是指双方僵持不下,谁也难以占上风。
对一统天下垄断所有权力的中共当局说,这种僵持局面当然不妙。但对不愿意忍受中共独裁统治的中国公众来说,这种局面也是严峻的挑战。

何以见得挑战严峻

在分析浦志强案的时候,支持浦志强的人、中共独裁政权的反对派也不妨用一用西方人在分析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时所喜用的"好消息是...坏消息是"的句型。
可以说,这里的好消息是,截至目前浦志强案的发展显示,中共当局希望通过打击浦志强来取得杀鸡给猴看、杀一儆百的效果;但浦志强不是鸡,不容易杀,而且浦志强的支持者也不是胆怯的猴子,他们没有像当局希望的那样给吓尿,而是照样支持浦。
但与此同时的坏消息是,在中共当局无所不用其极的信息封锁之下,有关浦志强案的相关信息在中国公众当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真正了解此案来龙去脉及其历史和现实意义的又是此极少数人的少数。
这种极少数在中国不会成气候,即不会影响中国政治大局,亦即无碍中共当局继续维持其专制独裁。
不错,从长远来看,中共的独裁统治是很难维持的。但正如已故的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所言,"就当前的事情而言,这种从长远来看的思路是误导人的。从长远来看我们都要死。"所以,长远的眼光大概不能给浦志强和他的支持者带来多少安慰。

先说好消息

2013年5月,浦志强在朋友家参加了一次私人聚会,讨论1989年6月4日中共出动军队杀入北京天安门广场,镇压要求民主的示威者的历史事件。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成为中共当局竭力回避和隐藏的心病,但在过去当局对私人家中举行的这种研讨会没有多少干预。
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共当局对六四天安门屠杀的话题更为敏感。于是,浦志强等人在那次研讨会之后被立即抓捕。其他的人随后被陆续释放,但先前因为反复发表辛辣的批评中共言论的浦志强受到特殊对待。中共当局在尝试罗织多种罪名之后,最后由浦志强在2012年到2014年发表的两万多条微博中挑选出7条对他提出"煽动民族仇恨"和"寻衅滋事"起诉。
然而,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虽然中共当局摆开打击镇压的架势,但或许可以让浦志强和亲友感到安慰的是,在浦志强庭审开始之际,依然有100多中国人前往法院,打出"浦志强无罪"的标语给予声援。中国当局对他们只是竭力驱赶,就跟驱赶外国记者和外交官一样。
这从另一个方面显示了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要是换上毛泽东时代,当局可以把到场声援浦的支持者全部抓起来。如今的当局之所以不抓,并不是因为发了善心不想抓了,而是因为顾忌抓捕人会得不偿失,因此不敢抓,不愿抓。
在庭审的当日,也有网民顶风而上,通过微博表达这样的见解,显示了中国民间依然有人不愿逆来顺受,也敢于公开表达对暴政的批判:
"网上一片关注今天北京公开审理的律师案。除了案件本身值得关注,更重要的是中国《刑事诉讼法》的一个大漏洞:审前长期羁押制度。任何嫌疑和轻微违法,侦查机关不经审判,可以先关上一两年再说。不改变这种法律规定,中国每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利都可以随时被侵犯。"

再说坏消息

就在浦志强案开庭的同一天,"浦志强"的名字在中国的微博上神隐了。用户在微博上搜索"浦志强"会被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浦志强'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与此同时,支持(或反对)浦志强的微博一律被屏蔽,显示了上引的微博所说的"网上一片关注"只是一小片或碎片。网民要想通过微博讨论、谈论浦志强,只能用"律师"、"大个子"、"大个子律师"、"大个子律师审判"之类的变通指代词绕过中共当局的网络信息封锁,如:
"微博里的律师朋友们,尤其是刑辩律师朋友们,特别是号称有着多幺牛逼刑辩团队的刑辩律师们,在明天,2015年12月14日,停止一切形式营销,全情围观大个子律师案件审判。大家想想,这样的案件,你能怎幺辩?你能辩成什幺样?如果对这样的当事人,大家都感到无力辩护,那谁也不要装牛逼骗人了!"
对中共独裁政权的反对派来说,这里的坏消息至少是三重的:
(1)提到浦志强名字的微博/微信受到不遗余力的封杀,只有《环球时报》之类的官家媒体可以发表污名化浦志强的文章;
(2)为了躲避当局利用人名进行的信息封锁,网民采取指代变通的办法来提及浦志强;这种变通一方面可以躲避信息封锁,另一方面也使支持浦志强反抗暴政的信息力度和受众数大减;
(3)即使是采取了指代变通,中共当局的封杀依然是非常有力,由此而来的结果是,即使是海外专门搜集新浪用户受当局审查后被删除的微博内容的"自由微博"所能搜集的有关浦志强审判的微博贴也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无耻无敌是现实

中共当局对浦志强相关消息的封锁,显示了中共当局的胆怯和无耻。应当说,这种基于胆怯和无耻的信息封锁战略并非始自习近平政权。
2008年,也就是在习近平上台4年前,中共当局抓捕和整治刘晓波博士,并使刘成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诺贝尔奖得主囚犯,用的就是同样的办法——刘晓波的名字在中共控制的互联网上成为禁忌词,刘晓波的所谓罪证即他牵头起草和征集签名的《零八宪章》成为中共的国家机密,中国公众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根本就找不到。
当然,中共当局的胆怯和无耻令人发笑。但非常不幸的是,从政治学上来看,无耻无敌是当今中国的现实。这是反对派在笑完之后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
换句话说,中共当局基于胆怯和无耻的信息封锁战略至少就目前而言相当有效,因为在当今世界数量就是质量。一篇文章有三亿人看到跟有三万人或三千人看到,这是量的差别,更是质的差别,因为三亿人看到就很可能促使局面发生质的变化,只是三千人或三百人看到当局就可以忽略不计。

不光是互联网是这样,互联网之外的事情也是这样。柏林墙当年有一两个人去围观,去叫唤开放,就是几个苍蝇嗡嗡叫,当局很容易把他们收拾掉。但是,一二百万人去围观,去叫唤,柏林墙就应声而倒。一两个人与一两百万人是量的差别,更是质的差别。

前所未有的难题

坚持一党独裁甚至一人独裁的中共当局跟力图争取自由民主的反对派僵持不下的对峙当然令中共很不舒服,甚至很有危机感。按照政论家胡平的说法,争自由的民众跟独裁当局的斗争不输便是赢。
但与此同时,反对派也面临更大的挑战——他们一时还难以找到切实的途径或手段克服无耻无敌,突破人力物力雄厚的中共当局无所不用其极且步步紧逼的信息封锁,让更多的公众知晓中共当局不愿意让他们知晓的信息。
换句话说,如何对付一个光着屁股而且他自己也知道众人知道他光着屁股的皇帝,这还是人类文明史上悬而未决的难题。
——《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