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

木然:質疑鄧亞萍當兼職教授的實質是什麼


鄧亞萍被中國政法大學聘為兼職教授,本來就是很平常的事。可就這個很平常的事,輪到鄧亞萍身上卻不平常起來。有人質疑中國政法大學的程序,有人質疑鄧亞萍的能力,有人質疑大學的節操,有人質疑鄧亞萍的專業德性。

其實,這都不是主要的,但把不是主要的當成主要的,並不是人們看不到問題的實質,而是問題的實質卻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如果傳出來,質疑的聲音就會因為「你懂的」原因而被沉降下來。

問題倒也是有趣,中國政法大學對民眾的質疑很快做出了回應,教育部也隨後對此事進行了再一次的回應。回應問題的核心就是,政法大學這樣做是對的,教育部對政法大學的做法是支持的。

中國政法大學和教育部對質疑的回應,並沒有讓輿論平息下去,輿論浪潮不降反升。原因在於,人們對於大學的這種做法,早就不滿意了。這些年來的大學教育,一直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這些問題不但沒有得到解決,反而有擴大化的傾向。

大學裏存在的最主要問題,就是學術不自由,教授不能治校。大學有變成衙門的趨勢,大學行政化、官本位化嚴重,教授不安心治學,卻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如何當官上去。曾有報道說,一個大學的處長,竟然有四十多個教授去競聘。在教授不安心治學的同時,官員卻鳩佔鵲巢,擠佔教授的資源,爭當教授。官員教授成為大學教授的主流,工作在大學第一線的教授卻成了大學的支流。

鄧亞萍當中國政法大學兼職教授,主要不是因為她的能力,而是因為她的官職。如果是因為能力,那些獲得世界冠軍的人都可以到大學當兼職教授。

鄧亞萍官職是人民日報社副秘書長。人們質疑的是,中國政法大學要她做兼職的背後,是否有官與學的勾結和利益輸送。站在人民日報社副秘書長的位置上,她說了一個違背常識的話:《人民日報》六十年來從來沒有撒過謊。實際上,《人民日報》是說過謊的,而且在毛澤東時代經常說謊。

大學行政化與官本位化必然與社會對接。與社會對接的一個重要方式就是社會的官員到大學來當兼職教授,王立軍們就是對接的產物。王立軍在多所大學當兼職教授也是眾所周知。王立軍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而是王立軍們在戰鬥。王立軍們利用他們的資源與大學做交易,搞腐敗。大學給予的回報就是當兼職教授,兼職博導。

這首先讓那些在大學奮鬥一輩子的教師心裏十分不平衡,也嚴重侵犯了教師的利益。這些官員兼職教授無學術水平,在大學當兼職教授,是濫竽充數,沽名釣譽,是大學裏的害群之馬。他們讓大學失去了獨立的品格,失去了學術品位,讓大學成為官員謀取利益的手段。

無論哪所大學評教授,以下的過程與環節都是必不可少的。有CSSC、SSCII以上的論文若干,且有專著;教學工作量一年需要二三百的課時工作量;指導本科生研究生論文;有系統時間給本科生上課;經過院校學術委員會評審過關。如果不是破格,評上教授大都需要十二年以上的時間。

大學教授花了十二年時間才獲得的教授,放在官員兼職教授那裏,也就是一瞬間的事。

那些官員兼職教授,如果有能力,有學術水平,完成論文與專著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有問題的是給本科生、研究生上課,他們的工作性質決定了他們不可能有系統的時間給本科生、研究生上課,他們至多也就是給大學做個報告,這報告還有金錢的回報,美其名曰課時費或講座費。

與此同時,他們也沒有系統時間給本科生、研究生指導論文。他們只能通過第一線教師代他們給本科生、研究生上課並指導論文。勞動是第一線教師的,成果卻是兼職教授的,馬克思講的資本家剝削工人也不過如此,如果說工人提供的主要是體力勞動,為兼職教授服務的一線教師卻付出了體力與腦力的雙重勞動。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一線教授早就斯文掃地,為官員兼職教授服務甚至成了一些教授的榮耀。而另一些教授,是敢怒不敢言。就在這時,鄧亞萍出現了,人們終於找到了一個發洩口。鄧亞萍也算是躺著中槍了。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