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梁京:习近平的认知障碍和中国的大革命风险

seattle-xi-jinping-afp-800.jpg
习近平在西雅图的欢迎晚宴上的致辞演称"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MARK RALSTON / AFP)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越来越多的人对习近平的言行感到困惑。许多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他究竟想干什么?他要把中国和世界带到哪里去?

我的看法是,习近平最大的问题不是他想要做什么,而是他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由于习近平掌握了巨大的权力,由于中国存在著全面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习的认知障碍,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大革命风险。

什么是认知障碍?认知障碍(cognitive disorders)是一个认知心理学概念,它指的是人的认知过程出了问题。虽然认知障碍是一种病态,但一个社会的多数人都不同程度地在认知过程的某些方面存在问题。至于政治家或处于权力地位的人,有认知障碍则更为普遍。这是因为权力和权力博弈对有认知障碍的人更有吸引力,在一般情况下也更容易加剧认知障碍。

对搞政治的人来说,最容易出现的认知障碍,就是不自量力,从而在思维、判断和语言方面出现系统性的错误,造成事与愿违的严重后果。习近平给人们带来越来越多的困惑,其根本原因,首先不在于他想干坏事,而在于他要干的事与他的能力,尤其是与他的认知能力完全不匹配。这一点特别突出地表现在他搞个人权力集中到了荒唐的程度,并且越来越不加掩饰地搞个人崇拜。

最高领导人发生严重的认知障碍,后果往往会非常严重。即便是在民主政体下也是这样。美国打伊拉克之战,就是现代历史上一个突出的例子。在中国,很多人曾以为,类似文革那样的荒唐政治已不会再发生,但今天许多人却发现,他们在自己工作的单位,正不得不面对荒唐政治之风与日俱烈的现实。对突然失去饭碗、职位乃至财产和家人的恐惧,正在迫使许多人讲违心的话,搞毫无疑义的形式主义,并开始危及维持正常秩序的起码信任。对于这种极不正常的现像,习近平的反应是继续加大摧毁社会信任的压力。其最危险的结果,就是冲击到了现代社会信任极重要的基础,基于专业主义(professionalism)的信任关系。

这意味著什么呢?有一定判断能力的人都明白,这个趋势最终是无法持续的。问题是,这个趋势会以什么方式被终结?随后又会发生什么?这些问题正在令中国的权贵和精英们十分纠结。如果习近平不回头,中国的上层社会有能力逼他回头吗?有可能发生一场来自上层的政治革命吗?

众人皆知,习近平能如此集中权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权贵和精英们几乎人人屁股上有屎。因此,他们很容易被各个击破,而不可能联合起来抵抗,更没有道德号召力发动政治革命。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如果有足够的认知能力,理论上他反而有机会发动一场"光荣革命",推动法治和宪政民主。但我们现在都知道,这完全不可能。因为他的中国梦,更类似于传统的帝王梦,与现代政治文明毫不相干。

沿著这个逻辑,如果习近平彻底摧毁了中国上层社会和精英阶层的抵抗意志,又全面动摇了本来就十分脆弱的专业主义信任机制,那他就只能依靠一支完全信奉奴才主义的官僚和管理队伍。这样的队伍或许可以支撑一个类似北朝鲜那样的管制经济,却不可能维系一个建立了复杂分工体系,并且与世界经济高度整合的大型市场经济。

于是,随著美国和其它发达经济去中国化,中国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必然爆发。虽然很难预料这个过程会有多长,但可以预见的是,一个基层社会不能自治,上层社会无力自主的中国,不会有苏联解体那样的平静,唯一可能发生的,就是像法国大革命那样破坏性极大的大革命。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