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梁京:2016——习近平过大关

文革剪纸
2016年,习近平将面临他执政以来最大的挑战,这一点已经毫无悬念。

有人认为,2016年习近平面对的最大难关,是经济下滑导致经济危机爆发,包括金融危机爆发,人民币大幅贬值,失业剧增,通货膨胀,并由此引发政治危机。

在我看来,中国的经济虽然危机重重,但仍有回旋余地。人们强调经济危机对习近平权力挑战的一个潜在原因,就是不少希望习近平下台的人自觉不自觉地希望经济不好,从而给习近平带来压力。而这样的人在权贵中,特别是高官中是越来越多了。他们的这种消极对抗态度,也是经济危机不断加深的一个重要原因。最近中纪委的网站又发了一篇奇文,题目是"官员都在坐等出事",就是影射这个现实。而现实比"坐等出事"更严峻,因为不少官员是在"坐盼出事"。

这说明,习近平面临的政治危机,其实是比经济危机更大的挑战。三年来,习近平任性和霸道的执政风格令自己在权力精英和知识精英中陷入空前的孤立,不看好习近平已经成为相当普遍的共识。在这样的背景下,2016年的中国迎来的两个重大的政治事件,将成为诱发政治危机的导火索。一个政治事件就是纪念文革五十周年。另一个事件就是中共高层要确立十九大领导班子的人选。

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诞辰。这几天围绕对毛的历史评价,许多微信群组都出现了热烈的议论和激辩。可以想像,明年一年,经历过文革的这代人,都不免会特别关注对文革的种种议论。这就为各种涉及文革的文字,提供了广大的读者群。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中产阶级,尤其是他们的中坚力量——专业人士和知识分子,对文革这段历史也会产生特别的兴趣,因为半个世纪前他们父辈的经历已然有了越来越现实的意义:他们的职场和单位的政治生态,已经出现了类似文革的人人自危氛围。如何在这种氛围中保护自己,要不要借这种氛围来害人谋私,都成为很现实的问题。

至于中共的高层权斗,因为习近平上台以来日益加剧的治理危机而有了新的内涵。原来大佬们想的主要是如何保住家族和帮派的利益,现在忧虑更多的则是习近平的这种搞法,会不会把整条船弄翻,让大家一起完蛋。因此,围绕著十九届中共常委人选的一场高层权斗,中共大佬们将有一个明确的共同目标,那就是如何来制约习近平的权力,避免同归于尽的前景。

这场权斗对习近平的最大挑战就在于,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将设置什么样的政治伦理和道德的底线?这个选择是习近平政治生涯的一大关口,不仅关系到他的历史地位,更关系到整个中国和世界的福祉。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我看到痞子政治对习近平有很大的诱惑。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他有可能学毛泽东的样,全面调动中国痞子政治的文化资源和社会资源,而中国从来不乏这样的资源。我相信,这也是今天许多人批毛、批文革时心中怀有的隐忧。

不过,我还不能接受这样一种悲观的判断,那就是像文革那样调动人性中的邪恶是习近平唯一可能的选择。毕竟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同于文革时代,"你死我活"的逻辑很难让绝大多数人理解。当然,习近平要拒绝痞子政治的诱惑,选择"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理性政治,2016年就不得不做出不轻松的政治妥协,并且对自己的任性和霸道作风做痛苦调整,此即"过大关"之谓也。我有一位支持习近平的朋友告诉我,以习仲勋一家在文革乃至九十年代的经历来判断,应相信习近平有足够的调整能力和政治生存能力。

我希望2016年能证明我的这位朋友对习近平的判断是对的,因为我实在不愿看到,习近平选择全面推动痞子政治带来的灾难后果。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