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梁京:2015:不祥的一年

com-2015
2015年中国和世界发生的各种"意外"和灾变。(粤语部制图)


又到了回顾一年的时刻。

无论对中国还是世界,2015都是不祥的一年。中国的2015以除夕上海外滩的踩踏事件为开端,以深圳工业区堆土滑坡惨剧收尾,其间发生了一系列震惊世界的人为灾难:东方之星的翻沉,天津港的爆炸,加上股灾和雾霾肆虐,在所有国人心中都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世界也是如此,最大的阴影来自欧洲的难民危机和伊斯兰国发动的恐怖袭击。这些人为的灾难加上越来越不看好的全球经济,更不要说越来越频繁的极端气候带来的灾难,让每一个国家都没有心思对其它地区发生的灾难幸灾乐祸。

且不说勉强度过欧元危机的欧洲人,现在又不得不为超过百万的中东难民涌入国土烦心,在经济复苏强劲的美国,也有一本难念的经。最大的烦恼,就是当前火热的总统大选。从无政治经验的资本大亨川普,仅凭口无遮拦的三寸之舌,就颠覆了整个共和党的当权派,把所有职业政客和其它竞争者远远甩在后面,在共和党内一直高居民意支持头名而不退。这一发展为美国明年的大选带来极大的变数,从而给整个世界未来的政治格局带来了极大变数。

2015年中国和世界发生的各种"意外"和灾变,共同的指向就是,我们正在迎来一个动荡的历史时代。这个时代不可能在三五年内见分晓,而是有可能像上个世纪初叶发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样,引发一系列后果极其深远的重大事件,比如类似苏俄革命这样的历史事件。因此,福山的"历史终结"论,铁定是错了。

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对正在到来的动荡时代有所预见,或者说有所猜测?比如说,谁将扮演类似俄国那样的旧秩序挑战者的角色?什么是这个正在到来的动荡时代的主题?

想到这个问题,令我不由得想到习近平,想到习近平可能在21世纪的动荡时代可能扮演的角色。

2015年,在中国和世界的政治和经济精英阶层中,有一个共同的趋势,那就是对中国的强势领导人习近平的失望和担心在增长。三年前,当习近平刚刚上台执政的时候,人们都在努力发现他的积极和正面因素,这种努力的背后是看到了中国和世界的形势不妙,看到了习近平一身系天下安危,他要是能做好,是天下之福。现在不然了,对于绝大多数精英来说,失望已经取代了希望,他们发现,习近平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是更大的风险,因为习近平的权力越大,越可能一身祸天下安危。

我以为,这种忧虑的普遍存在是2015年中国和世界一个不争的事实。美国的政界和民众已经完全对习近平甚至对整个中国不抱任何幻想。即便是俄国,对中国也是一种不得已的利用,内心并无尊重。

问题是,中国和世界精英阶层对习近平的普遍忧虑和担心,有没有真实的客观基础,会不会是对当前面临的各种危机一种过度悲观的反应?

坦率地说,我没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2015年中国和世界发生的许多事情,给人带来了太多不祥的感觉。国际上,面对伊斯兰国的猖狂挑战,奥巴马犹疑不决,反应无力,致使国际社会群龙无首,危机不断扩大。在中国国内,面对习近平越来越明显的"文革"倾向,中国政治高层和知识界抵制无力。更重要的是,在国际和国内,都看不到让人眼睛一亮的思想领袖和政治领袖出现,而是让我们不得不去面对这样一种令人生畏的可能,那就是2017年的世界舞台,有可能是这样三个总统唱大戏,即美国总统川普,俄国总统普京和中国总统习近平。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