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24日星期二

《经济学人》封面译文|被IS屠戮的世界,该如何奋起还击?

 2015-11-19 越越译 尔乃戎狄
原文为The Economist11月21日最新封面文章:How to Fight Back?

在所有战斗的前线,向IS开战。


1113日,IS在巴黎发动的恐袭是对无辜生命的践踏。任何进入恐怖分子瞄准镜的人,皆为目标:即使他们只是出来听场演奏、喝杯小酒、看场球赛的普通人。被袭击的可能是任何大城市。死的人本来可能是你。
IS的夺命魔爪已经伸出了它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本营。巴黎出事的前一天,黎巴嫩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夺去了43个人的性命。上个月,一架俄航客机在埃及上空炸毁,224人无一生还。IS的死亡之音已经越过了中东和北非。本周,它又誓言要杀死华盛顿等地的"十字军战士"。
十个月以前,巴黎已经被伊斯兰极端分子重创过一次。自那以后,这个城市最先进的情报机构就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即使如此,IS还是再一次喋血巴黎。一个既满怀悲痛又显而易见的结论是,文明世界要建立更强的防御。问题是怎么做呢?
首先,知己知彼。
IS的恐怖主义活动建立在极其险恶的用心之上。他相信,成功的袭击事件会激励那些它想要招募的潜在极端分子。但是同时,它也想要引诱文明世界的报复,从而说服这一批极端分子,文明世界歧视他们以及他们的宗教。2月份,IS宣传中出现了"灰色地带"的概念:在这一地带,穆斯林的忠诚是分裂的,一边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一边是他们自觉不能完全归属的国家。IS想利用恐怖活动将穆斯林赶出"灰色地带",投入黑袍哈里发的怀中。
我们的对策也必须同样用心。在本周的悼念活动上,法国总统奥朗德呼吁摧毁IS

目标很崇高,但同时也很片面,因为拥有相同杀戮本能的其他极端分子组织,还是会在中东地区暴力冲突的缝隙里兴起。这一过程注定艰辛漫长。因此,各国需要的政策,要能在中东的乱局中坚挺,即使如此,有时候恐怖分子还是免不了"突围"成功。
要记住,西方主要捍卫两样东西:民众的生命,和作为社会支柱的自由宽容与法治精神。在两者不能调和之处,它应当选择对我们的价值伤害最小的政策,这样才能获得最大的保护。可惜的是,为了安全我们慌不择路,以上原则常常是第一个被抛弃的。
一个更安全的世界,它的起点一定是正确地行使法律权力。激进分子常常聚集在网路。他们用电子通讯联系。只要他们去旅行,就会留下痕迹。情报机构可以获取这些数据,但不能随意获取。恐怖分子靠秘密主义兴起,但是安全机构也有可能滥用权力。解决的办法是在政治和司法的监管下建立一个合法框架。
法律可以有弹性——但要有限度。奥朗德总统会在议会投票将眼下的紧急状态延长到三个月,这段时间,全法国境内的警察无需搜查证也可以破门而入。有些突击的结果是逮捕,有些则是枪战,以及阻止了一次可能的袭击,就像1118日在巴黎郊区发生的那样。考虑到紧接着发生袭击的危险性很高,短期的紧急状态是完全正当的。但是法国国会必须谨慎。如果无证搜查之后成了常规,权力的滥用就会随之而来。
如何配置资源也很重要。本周,英国宣布扩充15%的安保人员,并将网络防御的花费增加了一倍。奥朗德总统已经承诺要招募更多的警察和法官。然而,其他一些国家似乎力不从心。恐怖分子中有几位来自莫伦贝克,布鲁塞尔一个穆斯林人口聚集的郊区,这些人融入当地的过程一直步履维艰。相应地,从比利时去叙利亚加入IS的比欧洲任何国家都要多。比利时的安保是薄弱的一环。
这点很重要,因为申根协定取消了26个欧洲国家之间的边境管控。申根协定有一定象征性意义和经济上的价值,但是它也把情报工作拉到了最低水平。如果有什么半自动武器从巴尔干半岛进入了某个申根国家,我们几乎没办法阻止它落到法国极端分子的手上。一个恐怖分子可以在布鲁塞尔神不知鬼不觉地套上自杀式炸弹背心,然后一路畅通无阻地到达巴黎,引爆炸弹。
申根国家必须适应这个更加危险的世界。首先,他们在外围国界上要有更强的防御。法国人想要建立一支强大的欧洲边境力量,由所有申根成员国出资部署。这是个好想法,但来得太迟了。
其次,在没有边防的区域,申根成员国要解决目前边境警察遇到的阻碍:欧盟的移民数据库和欧洲刑警组织未能同步。欧洲议会出于隐私权的考虑,杯葛了一项允许警察查询航班乘客名单的计划。各国在边界上能做的只是随机抽查而不是系统检查。整个欧洲范围内,向别国申请诸如弹道和罪犯DNA记录的请求十分不便且耗时。改变这些就可以加强安保,但不会侵犯基本权利。所以赶紧动手吧。
寻找替罪羊
相比之下,将难民拒之门外指挥削弱自由价值的精神,但不会让欧洲变得更安全。然而,欧洲和美国的政客们已经开始提出要拒收难民了,因为袭击巴黎的恐怖分子中,有一人是从希腊进入的欧洲,很有可能凭的是一张假的叙利亚护照。
德国总理默克尔称,巴黎事件之后,难民潮必须受到控制。波兰总理已经白纸黑字地写下接收难民非常危险。虽然美国有一套严格的难民背景调查机制,超过两打的州长如今都认为当初那个接纳10,000叙利亚人的保守计划应该被暂停。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马可·卢比奥也是这么认为的。另一位候选人杰布·布什气量倒还大些——他会允许叙利亚基督徒入境(IS的宣传首席也是这么想的)。
在投票者看来,伊斯兰恐怖主义和大规模的移民问题合二为一了,也许是因为某些恐怖分子的父母本身是移民,也许是因为这两个问题都在暗示一国不能守卫它的领土。担心民粹主义的主流政客,看起来不愿打破这种成见。但是,如果他们想要生活在一个自由社会中,他们就有责任捍卫自由社会的价值。
拒绝难民入境的逻辑,无论在实践上还是道德上,都是很成问题的。的确,是有渗透的危险,欧洲也应当对新来者进行监测。但是,袭击巴黎的恐怖分子中,至少有五人是欧洲公民,而不是难民。那些决心发动自杀式爆炸袭击的人总能付得起钱,通过人贩网络入境。到达希腊小岛上的难民,很多人本身也是极端主义暴力的受害者,有时迫害他们的甚至就是去叙利亚参加IS的欧洲人。如果欧洲对穆斯林关上大门,就正好中了IS的下怀,欧洲人歧视全体穆斯林。这也会成为恐怖主义的导火索。
打击IS
除了加固边界,加强对恐怖分子的侦查,世界各国还必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本土打击IS。万不得已之时,这种打击也包括出动西方国家地面部队。
有些人,特别是某些左翼,声称军事干预既不能捍卫西方价值,也不能保证西方安全。除非说清楚军事行动会怎么结束,否则杀人都是不对的。而且,极端分子的暴力会在废墟中重生,将世界拖入更危险的境地。他们还说了,这就是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教训。
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教训确实应该让人清醒。但是——仅就IS而言——这个教训总结得并不对。现代军队擅长于将极端分子赶出国境,即使在那之后的重建过程非他们所长。军事行动将基地组织赶出了阿富汗。之后,对藏匿在巴基斯坦的首领的持续打击严重削弱了它的力量。
关键问题在于,IS拥有领土,就像当年基地组织在阿富汗一样。将他们驱离领地是值得的,因为IS正是用这片领土聚集钱财,吸引成百上千的人,训练和组织他们成为未来的恐怖分子。只要它还控制着将要成为它首都的拉卡,以及伊拉克的摩苏尔城,IS就一直是穆斯林激进分子象征意义上的"家乡"。反抗世界列强的事实——因为安拉希望如此——是他们强大的精神源泉。
除了战争,另一种策略就是等着IS自己慢慢消亡。但那是个渺茫的希望。IS依旧存在,因为中东地区仍然陷于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的激烈对抗。地区强权之间的冲突以及美俄两国的敌对又使问题更加复杂。无论反对军事行动的人怎么说,中东冲突的持续并非西方有意为之。如果西方国家选择撤军,专攻外交,冲突仍将继续,甚至持续数十年。
所以说,相比于军事行动,其他办法的结果只会更糟。而且,部分由于让位于其他事务,美国"削弱并最终摧毁"IS行动的进展已经异常缓慢。
巴黎之后,这一使命又变得紧急了。奥朗德总统呼吁中所说的"无情打击",已经落实到法国空军对拉卡的密集轰炸。美国在逐渐发力,包括最近说要部署50名特种士兵对抗IS。英国政府很有可能会在国会寻找支持,在叙利亚进行空袭——是时候要支持它的盟友了。
所有这些行动我们都拍手欢迎,但光凭这些不可能足够。要毁灭IS,就必须拿下拉卡和摩苏尔。那就需要一支军队。目前为止的计划还只是训练伊拉克本土训练当地武装,还有就是指望库尔德人和叙利亚的志愿军。这个计划的效果并不好。库尔德人还有别的事要担心,以及虽然投入了大量训练(和金钱),伊拉克人和叙利亚人都没有能力打一场大仗。
目前要做的第一步,必须是更加努力,让眼下的计划发挥效力。我们要投入更多的教官,和更多特种兵同伊拉克的武装并肩作战。如果这个计划行不通,就必须要从其他地方调军队。这周,前法国总统萨科齐说说出了很多人心里的想法:他建议西方暂且容忍阿萨德政府,和俄罗斯合作,利用他们的军队打击IS。这个建议乍看起来很有吸引力,但它的结果只会是大屠杀——因为阿萨德总统和在他背后支持的伊朗人都是逊尼派的死敌,而IS的领土正是逊尼派的家园。更好的方法是组建一支包括土耳其、沙特和海湾阿拉伯国家的联合国军。这个方案执行不易,但是这些国家受到逊尼派区域动荡的威胁,都有意愿让它稳定下来——特别是土耳其,本身就一直是IS恐怖主义的受害者。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其他西方领导人是有这个动机去促成上述联盟的,因为要是现行方案失败了,军事行动就要靠北约出手了。这种出手还是缺少政治支持的。本周发表讲话的奥巴马总统看起来更愿意继续目前的行动,而不是出动地面部队。不过,随着每次IS对西方发动攻击,西方国家出动部队的意愿都会增强。如果发生针对美国本土的大型袭击,这件事情就会尘埃落定。
也要有对话
然而,只有军事力量是不够的。短期内世界会安全一些,但是批评家是对的,只有中东真正和平了,伊斯兰恐怖主义才会终结。因此,同消灭IS平行的目标,就是地区强权必须停止代理人战争,并且要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创建联邦政府,让逊尼派、什叶派、阿拉维派和库尔德人相信,他们可以和平共处,并且在政府里有自己的代表。这就需要强化巴格达的行政机构。也意味着要结束叙利亚的内战。可叹的是,从上周维亚纳的会议判断,这样的解决方案依旧遥不可及。
外交处理必定不易,军事行动也不该因噎废食。但是各方都应当恳切地探求政治解决方案,这里的各方也包括俄罗斯和伊朗。关键点就在两国都支持的阿萨德。要是在叙利亚的废墟中还能找回和平,他的手上也已经沾了太多献血,肯定是不能继续掌权了。但是面对伊斯兰极端分子,普京也有他自己的担忧——随着伊斯兰分子从南高加索地区向叙利亚进发,这一担忧又加剧了。只是或许,有人能说服普京,俄罗斯不需要阿萨德也能打跑IS,并最终在叙利亚西部同西方统一战线。
在那个无忧无虑的星期五夜晚,拉卡和巴黎的街道还相隔甚远。但是屠戮告诉我们,暴力的观念要越过边境是多么容易的事情。无辜的生命仍处于危险中,而这一状况也许要持续很多年。现在,出手还击的理由已经越来越充分了,向这个链条上的每一环,开战。

——微信 尔乃戎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