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6日星期一

林忌:巴黎血色星期五

afp-france-attack2.jpg
2015年11月13日,法国巴黎遭到恐怖袭击,枪手向餐厅和酒吧等地乱枪扫射,救护人员到场,将伤者送院。(法新社)
com-paris-weibo
2015年11月14日,中国公安部在新浪微博的官方户口上发表「向英雄战友致敬」,说在巴黎受到恐袭的同一日,「地球的另一边,中国新疆警方,历经五十六天追击,对暴恐份子发动总攻,取得重大战果」。(新浪微博)
2015年11月13日巴黎的血色星期五,6个地点于40分钟内连环发生枪击与炸弹爆炸,杀死了129人,超过300人受伤,其中80人属重伤,这是自2001年美国911恐袭,2005年的77伦敦爆炸以来,国际大都会所受到的最严重恐怖袭击,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向已承认责任的伊斯兰国(ISIS)宣战。

中国公安部于翌日,在新浪微博的官方户口上发表「向英雄战友致敬」,说在巴黎受到恐袭的同一日,「地球的另一边,中国新疆警方,历经五十六天追击,对暴恐份子发动总攻,取得重大战果」的言论,直接把新疆镇压伊斯兰教徒的行动,和欧美反恐的行动挂勾,甚至用丧事来发表「喜讯」,令人震惊。

华人社会在巴黎恐袭的问题上,意见比起本身已经分裂为左右两派的西方更乱;有些华人社会的右翼人士,把问题归咎于难民,然而实际上法国所收容的叙利亚难民不多,其真正的死穴,是在神根公约之下欧洲人口自由流动,以及更早之前的大量移民及其下一代;而左翼人士则一如以往,抄袭西方左翼的论调,质疑大家为何只关心巴黎,却不关心早几日黎巴嫩的贝鲁特爆炸案,以至伊拉克的爆炸案云云;这条问题本身问得很荒谬,因为巴黎是大家认识的名城,而很多人都不知道贝鲁特在甚么地方;由近及远,由熟识到不认识,这才是人性; 而华人东施效颦就更可笑了──中共政府在新疆所取得「重大战果」,那些口口声声说「大家都是中国人」的,又可有关心过吗?今年七月泰国遣返109个维吾尔难民去中国,违反相关人士前往「血浓于水」土耳其的意愿,华人社会一片沉默,同时却在大闹西方社会如何拒绝接收叙利亚难民,这种双重标准,令人沮丧。

有些评论则把问题归罪于法国,说成是「法国人被指不善待及歧视穆斯林有关」──真相是法国到今日,仍然是西方国家之中,对移民以至亚非族裔最包容头几名,不但拥有最好的福利制度(免费教育与医疗),以至种种政府对儿童与失业者的补贴,全国每年超过30%的GDP是用作福利开支,以至接收全西欧最高比率的穆斯林移民。

真正的问题,是以往法国太慷慨,令少数族裔的数量,特别是在大巴黎地区比率特别高,而太多带住原本和西方社会无法融入的文化而来,在面对欧洲经济衰退,而政府全面减少福利开支的时候,这些既无法融入社会,又缺乏竞争力的移民,就变成了恐怖份子招揽的对象。于是恐怖份子以种种荒谬的藉口,包括要干涉法国人的衣著(太曝露),挑战法国政教分离的传统(原本针对「国教」天主教),说法国人禁上伊斯兰女学生带宗教象徵的头巾(这不是变成了特权吗?),更把2010年立法禁止在公众地方全面蒙面的安全措施,说成是「歧视」伊斯兰妇女带全脸面纱 (niqab),而只字不提这种全身密封只能见到双眼的做法,是如何歧视女性? 这些既要去别人国家做别国的公民,又不肯融入当地的文化与传统,更反客为主,要别人改变自己的传统,去迁就自己,意图把法国变成「伊斯兰法国」,究竟是谁歧视谁呢?究竟是哪一些人的责任呢?

至于中国一面说要加强反恐,一面在伊拉克油田图利,一面出环球时报社评为伊斯兰国开脱,一面在联合国否决出兵派维持和平部队,去解决叙利亚问题可谓「两面三刀」的极致;就有如这几年一面谴责别人填海造岛,在南海一面造岛,既鼓动国内外的民族主义者,然后又由中国外交部官方声明,放弃安波那岛(纳土纳岛)的做法般,把龙门在球场四个角落到处搬运,传媒对这些前后永远不一致的行为,往往缺乏批判而令人担忧。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