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24日星期二

张朴:中共第五纵队正在西方膨胀——近观习近平访英第一幕

图1:从国内专门运来的大幅横幅
(一)
            凌晨五点的伦敦,白金汉宫前的笔直大道,寂静正在被打破:中国人出现了,或三三、或两两,陆续聚集于大道两边,站到预先安排好的位置上。有人在散发红旗,大的、小的。有人在开箱,拿出巨幅红色标语和金属制作的标语杆。七个小时以后,习近平将乘坐金色的四轮马车,在英国女王的陪同下,从这里经过。
            上午十点我来到现场,这条不长的大道,已经淹没在"红海洋"中。欢迎队伍据说将近万人。文革来了。著名作家马建的英国太太弗洛拉带着挖苦口气说。好像在印证她的话似的,不远处一大群中国人正高举毛泽东与习近平的画像合影,还载歌载舞。这是在伦敦,还是天安门广场?弗洛拉的疑问声里透着震惊。不难理解,任何人,无论是老外还是中国人,只要对中国现代史稍有了解,不可能不感到恐惧。当年类似的红海洋,曾掀起腥风血雨,把中国变成人间地狱。不过在我看来,这更像一场闹剧:眼前这些挥舞红旗、大呼小叫的人,就算有满脑袋的文革冲动,只怕没有那个胆量
            当我见到马建时,他告诉我,望着这片红海洋,他哭了。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对我说了两个字:绝望!一支笔在手,马建为中国人争人权、争自由、争民主,付出心血几十年,如今他感到都白费了:你突然发现你的族群还活在奥威尔的动物农场里,不难过是假的。这些人白活在英国了,马建指点着红海洋说:不仅不关心因为没有自由民主而受尽欺凌磨难的中国人,反而跑去欢迎一个肆意践踏人权的专制统治者。
        我应该怎样安慰他呢?孙中山当年在伦敦奔走呼号,有几个中国人出来支持他?一百多年过去了,人心又改变了多少?人权、自由、民主,跟这些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大多数都是根生中国,叶落他乡,思乡情浓。只崇拜权势与金钱,没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身穿印着"我爱中国"的T恤衫,那只是一个招牌,爱国成了谋取名利甚至谋生的手段。假如中国现在掌权的是马英九,他们也会摇晃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敲锣打鼓去迎接。

            弗洛拉的震惊,马建的绝望,饱含着深重的担忧。
            在英国,所有的欢迎人群都是自发的:从女王生日庆典到天主教教皇访英。白金汉宫前的红海洋,却是中国政府的"杰作":由中共使馆秘密策划、组织。十六年前江泽民乘坐同样的四轮马车从这里通过时,红海洋只初具规模。今非昔比,中共在海外的势力已急剧扩张。
            1999年魏京生专程从美国赶来参加抗议活动,在他身边聚集了一大帮兄弟,上午11点钟左右,我们来到白金汉宫前的广场,这时离江泽民出现不到一小时,我们居然还能占据中心位置,直接面对女王与江同坐的马车。大道两边有不少旅游者,欢迎队伍人不过千,而抗议队伍竟有好几百,包括四、五十个来自不同民运组织的人。如今,我绕场一周,找到了抗议队伍,不足百人,老外居多,还被警察用铁栅栏像圈牲口一样围在一小块地方。在英国居住的民运人士一个也见不到了,换句话说,中共已成功地瓦解了所有民运组织。
            这些人没有不能回国的:探亲,访友,做生意。也有拿到好处作为交换当线人的。还有借机发财的:某人独自建了个什么什么党,网站搞得有模有样,专做政治避难生意,因此就有了几处房产,挽着比他年轻几十岁的女友回国,光宗耀祖,俨然是个大老板了。
            几乎所有的英国华人报纸,都沦为中共的洗脑工具。报纸靠广告生存,中共握住了这条生命线。华人公司、餐馆是主要广告客户,老板们如有谁敢把广告登到——比如法轮功办的大纪元时报上,通常会收到直接或间接的警告。出于自身利益,有多少人愿意得罪中共使馆呢?
            各类华人社团已取代留学生的学生会,成为中共稳固的依靠力量。仅在使馆登记备案的华人社团,大大小小就有一百多个,由中共官员专门负责,形同上下级关系。从使馆为组织欢迎队伍而进行的动员中可以看出,对留学生的信任度降低了,要求学生会只挑选可靠的人。而对社团的要求则是:人越多越好。
(三)

            当习近平乘坐的四轮马车缓慢驶过时,我听到欢声雷动,我看到中共派来的摄影师们满场奔跑,有人对着摄影镜头作激动万分状。忽然我想到刚才大赦国际的人说的话:这些欢迎队伍昨天就已经来这里排练过了。好一场煞有介事的表演!做给英国人看?当然不是。这是习近平的需要:演给中国老百姓看。
            近来发生的几件事,令习近平颜面大失:意欲制造经济繁荣假象,人为推高股市,谁知惨遇暴跌,解决的办法竟是派警察、特务进驻股市,以暴力手段阻止抛售股票。如此无能,遭世人耻笑。自以为坐稳了世界领袖的位置,到了美国才发现公众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美国总统也没给他个好脸色,虽说带来300架波音客机订单,刚一转背美国就宣布要派军舰进入中共在南海划定的领海。被美国人打脸,啪啪的。
            习近平能不急?他手下的智囊团更急。于是利用访英的时机来拯救习近平的颜面成了中共当务之急。事后我看了一下中共媒体报道欢迎场面的用语,几乎可以断定都是事先准备好的。诸如:"英国皇室的全体成员都来欢迎习主席,有特殊意义!进一步证明了中国已成为世界性强国。""伦敦用最红的地毯迎接习近平。""成千上万的华人从英国各地赶来,欢呼声像大海波涛,一浪高过一浪。" "离实现'中国梦'更近了!"" 中国已经崛起,势不可挡!"
            要保证这场表演的成功,用于欢迎的物资必须充足。工厂加班加点。大到几平方米一面的红旗,金属旗杆,巨型横幅标语;小到能拿在手上、贴在脸上的国旗,小徽章,欢迎小手掌,小喇叭,印着口号的T恤。应有尽有。从广州寄到北京,再以外交邮件名义,快速运到大使馆。仅西方记者查到的部分物资就有四吨!
            迫切的任务,是动员巨量的参加人数,把大道两边站满。紧急会议在伦敦驻英使馆举行,一直开到深夜,大使亲自作报告。与会者除了学生会的骨干,更多的来自我前面提到的各类社团的头脑们,这些人一律被称作"侨领"(这是与会者最喜欢听到的称呼)。两天之后就有消息传开:报名参加的人数已经过万。



图2:中共驻英使馆的欢迎现场部署图
(四)

     短时间能动员如此之多的人数,表明了什么?一个特定名词在我脑海里浮现:第五纵队。当然不能说参加欢迎的华人都是中共的第五纵队,但眼前的红海洋,很难不被看作第五纵队的一次力量展示。
    
     "第五纵队"一词,源于上世纪西班牙内战,泛指隐藏在他国的特务、线人、支持者。紧急会议上中共官员进行的种种细致入微的部署安排,从一个侧面体现出双方关系的非同一般。
    
     一面布置:每一个队伍要有专人负责、指挥。
    
     又一面叮嘱:欢迎仪式不要搞成一种有组织的游行,而是自发的群众欢迎。
    
     强调注意言行:不要代表任何团体和国家,只代表个人。
    
     制定统一的英文答记者问:Just be very happy to see Xi and Queen(直译:就是很高兴来这里看习和女王)。
    
     如何应付敌对势力:要早到,占据有利地形,防止法轮功在那里示威。有敌情要及时报告,保持通讯畅通……
    
     边读这些会议记录,我边想:中共在英国已经发展了多少秘密党员?
    

(五)

     2006年去新西兰参加座谈会,在餐馆吃晚饭时,发现有一陌生老头坐在不远处,偷录我们的交谈。他操一口京片儿,却声称他是日本人。赶也赶不走。这是我第一次见识中共的线人。在抗议习近平访英的人群里,我遇到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他告诉我:两个月前他与太太从欧洲回到位于华盛顿的家,发现有人潜入把一包杀老鼠的毒药放在厨房桌上。就在几个星期前,在香港做出版商的瑞典公民桂民海,去泰国度假时被中共特务绑架。我的记忆中,自毛泽东以来,中共在海外明目张胆绑架西方国家公民,还是第一次。
    
     这些年来,大量中国人到西方各国:留学,工作,做生意,假政治避难,结婚……从而定居下来,为中共发展第五纵队提供了条件。拿工资领经费的特务们以各种身份,执行不同任务,或来来去去,或长期潜伏。做线人的各有缘由:有的出国前被国安召去,以将来为祖国作贡献的名义,填了张表,从此上贼船下不来了。也有被诱以好处,甘愿效劳的,比如给个侨领地位,回国安排某个领导接见,进入大使馆宴请的名单,诸如此类。至于那些支持者,大都是"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特征为头脑简单,容易被煽动。
    
     中共第五纵队的加速扩张,明里暗里,做这做那,日益嚣张,已经对自由世界形成威胁。问题在于:未来呢?危险会有多大?

——博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