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30日星期一

胡少江:习近平访英——专制向民主发起的最后挑战

网络漫画



民主制度是一种动态的均衡制度,它所面对的各种弊病是对人类政治智慧的挑战,需要人类通过自由的思想和民主的方式去集思广益,去寻求解决的方案。

习近平访问美、英对比鲜明

一个月前,习近平分别对美国和英国进行了正式访问。习对两国的访问形成了鲜明对比。在美国,习近平的访问被同时到访的罗马天主教皇方济各和突然辞职的美国众议院议长博纳的新闻抢去风头,并没有引起普通美国人多少注意,访问的经济和政治效果也不甚突出。尤其是在习近平离开美国不久,美国便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派出军舰到中国声言具有主权的南海海域巡弋。这说明习近平和奥巴马并没有能够在重大双边和国际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

仅仅相隔数周,习近平对英国的访问得到了英国官方的精心安排,古典的大不列颠皇家礼仪更是为宣传习近平访问的中文媒体提供了色彩绚丽镜头素材。尤其令中方满意的是,英国政府在阻止中国不同政见人士抗议习近平的活动中态度空前强硬,不仅逮捕了街头抗议人士,而且还查抄了被捕者的居所。英国这个老牌帝国曾经在一百多年前给中国的封建朝廷带去巨大耻辱,现在它正在竭尽全力地向全世界大国中仅存的专制制度的领袖献出最卑微的笑脸。

习近平和英国首相卡梅伦共同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涵盖了两国经济、文化、外交关系等多个方面,同时也涉及环境及动物保护等许多议题。但是,自由世界一向看重的人权问题却被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绝大部分的英国政客在所有的公开场合也都非常"技巧地"避开了有可能使访问者难堪的话题。不仅如此,卡梅伦甚至在多个场合以谄媚的眼神和肉麻的肢体语言表明他和他的保守党政府已经向习近平所代表的专制势力俯首称臣。

习近平在英国受到的盛大欢迎被普遍看作是中国对西方外交的一个胜利。首先,英国是美国的最亲密的盟国,它对待习近平一行态度与美国如此不同,这似乎表明中国在离间分化西方最核心的同盟关系方面取得进展;其次,英国是欧洲的核心国家之一,它先是率先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现在又为了商业利益淡化人权等议题,这种在涉及自由民主阵营基本价值的重大问题上向中国作出让步的做法将对德、法等西方民主阵容的核心国家产生不小的影响。

英谋求重返辉煌的"黄金时代"

明眼人一看便知,卡梅伦和英国政府的让步是中国政府用在英投资和其他商业利益的承诺换来的。习近平的访问给身处经济困境的英国带去了四百亿英镑的投资协议,同时也承诺在金融服务、教育文化等方面进一步向英国开放中国的市场。这些目前还仅仅停留在承诺阶段的协议使得急需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和国际市场的英国人感到兴奋不已。他们似乎真的相信,通过拉近关系,能够为日渐衰落的英国经济开启了一个重返辉煌的"黄金时代"。

英国是现代议会民主政体的发源地,如今为了数百亿英镑的商业利益盛装迎接世界上最具有压制性的政治体制的领袖人物。这种现象既是中国专制政府蓄意经营的结果,更是民主国家政治领袖们目光短浅的表现。毫无疑问,自由民主阵营的道德理念、政治制度和运行模式等在与专制制度的竞争中曾经长期占据优势,但是在人类进入新世纪以来,它们却遭遇到空前的挑战。这种挑战有内部的因素,也有外部原因。

蔓延全球金融危机使人们对市场经济的一些制度安排产生怀疑;多年之后,西方经济仍然无法完全走出那场危机的阴影,这更使得人们对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在促进经济发展方面的效率低下感到沮丧。与此同时,实行专制制度的中国通过利用低成本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做法,在经济上快速崛起。习近平上台之后,更是一改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旧策,凭借国家对资源的控制,在国内和国外同时对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采取了全面攻势。

习近平为代表的专制力量向民主发起的进攻,在西方国家内部找到了最好的同盟军:那就是西方的资本利益集团。中国巨大的劳动力人口加入全球化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以廉价的劳动成本将西方的资本吸引到中国,在资本相对充裕的发达国家,资本的收益率当然会低于在资本短缺的中国。资本向中国的流动将中国产品带入西方的市场,也为资本利益集团本身带来了丰厚的收益。这种现象正是在过去三十年里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

习近平挑战世界自由民主阵营

著名英国经济学家李嘉图一个半世纪前提出的比较优势学说已经描述了自由贸易将给世界带来的福利。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瑞典经济学家俄林和赫克歇尔进一步预测,发达国家的资本和不发达国家的劳工将是贸易自由化的受益者。但是他们的理论将政治制度完全抽象掉了,他们所设想的是同一政治制度下国家之间进行自由贸易的结局,而没有想到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之间自由贸易的结果将会与此十分不同。

民主的发达国家和专制的不发达国家之间进行自由贸易和自由资本流动的结果是:1,发达国家的资本会流动到发展中国家去追求更高的收益;2,发展中国家将会通过提供廉价的劳动获取经济发展;3,但是由于政权的压迫性质,发展中国家参与自由贸易所得的利益大多数被集权的政府截留,成为政治精英和压制性政权的利益;4,这样的制度安排将能使他们有更多的资源在去国内进行镇压和在国际上进行扩张;5,民主国家内的资本集团为了自己的近期利益,一定会帮助集权国家的政府去影响本国的政治运作。

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政府近期在国际上展开攻势、英国等西方国家的资本集团与中国集权政府进行全力配合都是预料之中的。但是,民主与专制的博弈不是一次性的博弈,而是多次博弈的过程,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和各种社会力量一定会吸取教训,调整政策,堵住被极权制度利用的各种漏洞。最近,美国参与主导的《跨太平洋合作协议》提出了在经济合作中必须遵守的政治、社会权利等要求,中国政府则一直不敢对此进行承诺,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民主制度是一种动态的均衡制度,它所面对的各种弊病是对人类政治智慧的挑战,需要人类通过自由的思想和民主的方式去集思广益,去寻求解决的方案。而以中国为代表的专制制度,则不是一种均衡状态,它需要政治精英和国家权力的不断地舆论欺骗和武力镇压来维持,而且欺骗和镇压的成本越来越高。这个制度可以取胜于一时,但是绝不可能取胜于永远。习近平发起的对世界自由民主阵营的挑战是一次最后的挑战,但绝对不是一次能够取得最终胜利的挑战。它只不过是专制力量在特殊历史背景下的回光返照而已。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