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8日星期日

王药师:兩岸關係的最大變數其實在大陸

11月7日,習近平、馬英九在新加坡會晤。這是暌違66年以後,兩岸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握手,現實意義重大,歷史影響深遠。所以除了島內部分激進台獨勢力外,包括美國在內的各方均對此次「習馬會」給予積極評價和高度肯定。
當然也有人指出,在馬英九政府已進入政治垃圾時間舉行的這場「習馬會」,形式大於實際,並強調,隨着明年大選後民進黨政府的上台,兩岸關係將迎來巨大變數。從短期內來看,這種觀察不無其道理,但隨着台灣島內民主政治的日漸成熟,蔡英文領導下的民進黨逐步擺脫早期爲反對而反對的草莽習氣,未來國、民兩黨的兩岸政策或將進一步趨同,即通過模糊主權達到「維持現狀」的目的,以保持台海的和平。
反倒是大陸這邊,目前來看貌似是鐵板一塊,不存在政策延續性和連貫性的問題,但所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受貧富懸殊、政治腐敗、中產崛起、民主意識覺醒、社會不滿情緒激增等因素疊加效應的影響,大陸政治轉型的窗口期正在日趨逼近,而由此帶來的巨大不確定性將直接影響兩岸關係的走向。所以我個人覺得,未來兩岸關係的最大變數不在台灣,而在大陸這邊。
一旦大陸政治發生急劇轉型,甚至出現失控情況,發展到政黨輪替、政權更迭的烈度,那麼無論是試圖保住權力的中共,還是意圖藉機上位的其他政治力量,都會將全部精力投入到內部權力的爭奪上來,而無暇他顧,那麼目前兩岸「先易後難」、「先經後政」逐步和解的節奏將被徹底打亂。其結果,不排除某些政治勢力,爲了獲得國際社會對己的支持,做出出賣國家領土主權、承認台灣獨立的事情;或者爲了轉移矛盾焦點、恫嚇外部勢力不要介入中國內部權力紛爭,而提前實施「武統」。
同時,鑑於目前大陸內部突出的民族矛盾,一旦中央政府的管制力下降,邊疆地區出現分離主義運動的可能性極高,處置不當就可能導致「南斯拉夫化」。所以,相比已經事實上分離逾一甲子的台灣,不管是對於普通民衆還是政治人物來說,疆獨、藏獨問題的嚴峻性、緊迫性、重要性和受關注度都要遠遠高於兩岸話題,無論誰上台執政,都一定會首先集中精力用於確保邊疆的穩定和維護大陸領土的統一上,而放慢台灣問題的解決步伐,甚至改變目前的兩岸政策。
另外,還有一個現實必須正視,即相比之前的一兩代人,受某些「理論二道販子」的影響,大陸年輕世代尤其是部分知識羣體的國統慾望明顯下降。一些人讀了幾本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書,就開口閉口滿嘴「想象的同共體」,甚至都還沒搞清楚近代民族國家與現代政治國家的區別,就武斷地將人權保護與國家統一對立起來,動輒「七塊論」、「分省獨立論」,似乎要想伸張人權就必須肢解大陸國土。這種分離主義觀點儘管存在明顯的智識上的錯漏,不值一駁,但在特定情境下卻可能造成國民認知的極大混亂,導致內部共識的崩塌,從而在很大程度上消解大陸對於處理兩岸問題的熱情與耐心。
當然,這種情況如果是發生在30年前,考慮到那時候台灣方面強烈的「大中華意識」和國家認同,積極介入大陸事務,甚至主導大陸民主化轉型,出現「蛇吞象」的吸納統一也未必沒有可能。可惜的是,世殊時異,今日之台灣早已不是90年代初期積極制定《國統綱領》時的那個台灣,一旦來自大陸方面的交往動力消失,兩岸的分離、台海的對立將不可避免。
總之,兩岸未來的和平、發展、統合,是一個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各方面因素相互作用才能有所收穫的結果,而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大陸方面一項也不具備,這不能不令人對未來兩岸關係的前景感到悲觀。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