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24日星期二

杨鲁军:厉以宁——高徒出名师!

图为厉以宁在北大民营经济研究所成立仪式上

厉以宁和吴敬琏这两位所谓中国经济学界的泰斗人物,其实都是八九之后真正飞黄腾达的。今儿咱主要说厉。1979年我读复旦世界经济系,最早接触西方经济学,彼时国内权威是北大陈岱孙教授(福州三坊七巷名人之一)、胡代光教授,以及复旦的宋承先教授等,我入门后知道陈岱孙有个很勤奋的学生叫厉以宁,在北大经济系资料室工作,据说有些口吃,但卡片资料工作做得很棒……后来他在陈岱孙带领下成为国内第一批介绍西方经济学的人之一,记得我做学生时曾因对西方发展经济学感兴趣写信给他希望推荐些书目,未料他迅速回信给我寄了一大摞这方面的材料(包括他写的西方发展经济学讲座稿)一一这事让我感动、感激,至今难以忘怀……
只是后来我也成长起来、能在学术上与他平视时,我发现了他的短板:1,他数学不行,因而在西方经济学方面只能做一些介绍、普及工作,谈不上进一步的高深研究;2,他口才不行,肚子里的东西经常表达不出来,这在京城混显然是吃亏的;3,他述而不作,原创性弱一一这是他那一代学者的通病,整个八十年代,我不记得他提出过什么独到见解和观点,也没印象他对中国经济改革有过什么建议、策论……
转机出现在八九之后,他突然红火了起来,我知道他的老师先后去世他一下子成了西方经济学权威一一年轻时我曾戏言,混在中国学术界不在于学问有多深,而在于坚持和长寿,等上辈人死光了你就是权威,等同辈人不在了(包括不搞学问了)你就是泰斗,等下辈人也开始陆续死去你就是熊猫了!例如上海财大会计系以前有个教授叫潘序伦,活了一百多岁,年轻时是上海滩有名的花花公子,后来收山做教授,我读过他的书听过他的课,实在普通得很,仅是因为寿数高,好家伙,越老越红,过百岁后成了中国会计学第一人、开山鼻祖,有次看他谆谆教导那些簇拥着他的刚入学的大学生们"趁年轻要发奋学习",我忍俊不禁笑了:您老年轻时可是天天都在泡妞游戏人生啊……
好了,回到厉教授。我认为厉在八九后窜红既与他借着北大平台长江后浪成前浪、当了学科权威有关,更与他做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博士生导师高相关一一这年头不是名师出高徒,而是高徒出名师!你看看前几年厉、吴两人八十寿宴的嘉宾名录吧:几乎覆盖了中国经济和金融领域六成以上的领导人……什么学而优则仕?对教授而言,分明是徒而优则仕!厉成了泰斗,高晋全国人大常委,徒孙簇拥,名利纷至,据说他最辉煌时连一省副省长做他的博士生都要托人打招呼……谁说他没有杰出学术贡献?做了厉常委之后,突然就戴上了"厉股份"的桂冠(另一位叫"吴市场")一一说是厉最早提出股份制改革建言,吴最早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真是让知情人笑掉大牙一一我可以数得出至少有十位经济学家早于厉建言中央实行股份制经济改革;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早拼死谏言的是顾准、孙冶方等先贤,而不是当年曾密告和批斗他们、后来形势变了则窃他们之功为己有的吴大师……看来我年轻时的"戏言"得修改啊:混学术不光靠坚持和长寿,主要还得靠朝中有人、朝中有徒,最好是领袖级高徒!……
然而今天让很多人感到意外、蹊跷甚至跌破眼镜的是,这好端端的,厉大师咋就突然出事了呢?是的,今上执政以降,好像并不待见厉、吴两位大师一一从未招他们入海问计;此外,厉虽为西方经济学权威,但从来讳言西方宪政民主那一套任何场合下都只字不提严守"政治正确"一一却如何引祸上身?表面上看,是厉约十年前创建或主控的北大民营经济研究所因涉嫌经营上的违纪犯法被撤销、关门了,但这背后的乾坤、这雾里霾里的事儿又有几人能看清?
说起来,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对厉及其亲属违法敛财的举报一直就没断过(主要集中于其子其女打着父旗非法牟利),外媒亦有报道,但最终都让有关部门波澜不惊地挡回去压下去了一一偏偏这回,厉下面的一个研究所出事,按理与厉本人的直接关联性远不如厉与子女的关联性大,却为何受到了撤销、关闭并作进一步追究的严厉制裁呢?
我以为根子还是在厉本人身上一一毕竟是书生啊!十八大以降,厉的高足强晋总理,厉以国师自居,一辈子都没原创过的他竟然真的原创了一个"高论":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根本不存在的骗人鬼话!本来,中等收入陷阱是西方经济学中的一个早有国际定论和普遍事实(数据)支撑的共识、规律,盖与意识形态无关,纯属一个技术性的概念一一它是指一国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实现经济转型(升级换代)故导致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非良性状态一一我至今都不明白厉为何要跟它硬生生过不去,从学术上看,厉挑战它没有完胜的可能一一第一没有事实支撑,第二没有逻辑优势,厉的理由近乎童稚:为何中等收入才会有陷阱?难道低收入、高收入就没有陷阱?
一一坦率说,这种话让厉作为一个大经济学家大失水准;更重要的是,厉在政治上犯了大忌: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定"中等收入陷阱",强总理难违恩师,但也不首肯,而是不置可否,从此避开此一话题,然习主席却不管厉说了什么,几番明确表示中国一定要平稳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一一厉依然不改不退,坚称这世上从未存在过什么"中等收入陷阱"……
如果厉只是普通老教授,对于他的这种胡说八道,我想习是不会理会和计较的,问题是他自诩国师,事情似乎就不那么简单了一一这是一个亟需全方位树立习权威的时代……

(杨鲁军写于2015年11月24日下午,上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