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6日星期一

李直:中國又迎來新的戰略機遇期?

图:联合国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中国投否决票现场

上周五傍晚發生的巴黎恐怖襲擊案再次震驚了世界。像以往一樣,普通中國人了解國外的災難性事件,常常比了解國內的災難性事件更快捷、更詳細,在網路上發表看法時受到的限制也更少些。

與911發生時許多中國人的反應相比,這次巴黎恐怖襲擊案後,中國大陸幸災樂禍的叫好雖已少見,但也並未絕跡。叫好其由,一說是因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火炬傳遞在巴黎出了「歹徒」襲擊五星紅旗事,所以,巴黎遭襲不值得同情;二曰則列出了新疆暴力事件後法國發表的「遺憾」聲明,說應該把這個聲明的主語和賓語互換後,藉機「還給」法國。

除了這些叫好聲外,也還有一些分析性的急就章出現在網路上。這些文章的基點似乎是不滿西方——法國自然是其中主要國家——對俄羅斯在敘利亞行動採用所謂雙重標準,對中國新疆維吾爾族人的暴力行動採用雙重標準。按照這些文章觀點,正是這種雙重標準助長了恐怖主義,所以,法國遭襲是咎由自取。

當然,對恐怖襲擊叫好的背後,其實是基於中國國家利益的複雜算計。有網文歡呼:法國遭到恐怖襲擊來的正是時候。什麼「時候」?就是美國和中國在南海問題上較勁正緊的時候。該網文直言:歐洲恐怖主義危險越大、造成的危機越深重,以及ISIS勢力越壯大,美國就越是會被牢牢地牽制在歐洲和中東;在美國和歐洲都無暇他顧之時,中國就可以在南海造成更多的既定事實。如果美國長期被拖在歐洲和中東,這就會讓亞洲鄰國認清「美國是靠不住的」這個無情事實。而這些事實一旦存在,即使他日美國騰身回顧亞洲,也不會甘冒比其在歐洲和中東面臨風險更大的代價去改變它們。

這種分析,如果說是代表了中國國家利益的話,那麼其對恐怖主義採取的倒是同一標準。這個標準就是看恐怖主義行動的結果是否直接或間接對中國的國家利益有利。當然,也只有從這個意義上看,才會理解中國為什麼在安理會與俄羅斯一道,對有關敘利亞問題的決議投出否決票。由此再回溯更遠,也就會理解為什麼中國會在看似與中國國家利益無關的國際問題上,與美國對著幹的真實緣由。

實際上,在前些年,即使在公開場合,中國領導層也並不諱言美國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幾年,是中國的戰略機遇期。事實上,也正是在這個所謂戰略機遇期的幾年裡,中國不僅在經濟體量上一躍上升為一國之下,也在各個國際機構、尤其是國際金融機構擁有越來越大的發言權,更在亞洲地區幾成一言九鼎的國家。如果美國從伊拉克和阿富汗再晚些時候抽身,待中國製造出更多類似南海人造島礁的既定事實,那麼,歐巴馬的「重返亞洲」戰略就更將無處安足。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說,巴黎恐怖襲擊案極有可能為中國帶來新一輪戰略機遇期。此輪戰略機遇期雖不能如此前一輪那樣,把美國及其盟友牢牢地栓在中東,但也足以讓美國多頭出擊,深陷泥沼,顧此失彼,鋒芒全失,從而絕無必勝的力量和把握在南海與中國開啟戰端。這樣的戰略機遇期,無疑是中國所要力促形成的。

俄羅斯出擊敘利亞的舉動,既通過實際干預展示了力量,又把家門口的麻煩搬到了遠離國土的地方,且讓這個麻煩成為別人的麻煩。中國現時雖沒有俄羅斯那樣的軍事實力,但在國際道義的授予程式上擁有決定權。這個決定權,正是中國可資用來為自己製造新一輪戰略機遇期的一大利器。

(作者是大陸政治觀察人士)
原载《世界日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