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30日星期一

丁一夫:西藏问题将进入“软实力”较量的时代

图:《西藏:尚未终结的故事》(Tibet: An Unfinished Story)一书作者Lezlee Brown Halper(左)和Stefan Halper


西藏有自己独特的"软实力"。西藏的命运,藏人的处境,在拷问着全世界的良心。这和达赖喇嘛及追随他的十几万流亡藏人是分不开的。

过去半个多世纪,"西藏问题"从来没有在国际政治舞台上销声匿迹,最近二十多年更是国际间政治博弈的热点,也是学术和出版界的热门话题,每年都有新书出版,有些是西藏当代史的学术著作,有些是亲历者的回忆录。这些著作使得迷雾笼罩下的西藏问题来龙去脉渐渐清晰起来。牛津大学出版社2014年的《西藏:尚未终结的故事》(Tibet: An Unfinished Story)是一本值得一读的新书。
一个有关美国的故事
这本书讲述了从二战结束到基辛格和尼克松促成中美建交这二十多年里,藏人在国际舞台上为自己的生存而作出努力的经过,但是这本书和其他西藏当代史(如戈斯坦的西藏历史第二、第三卷,又如藏人学者次仁夏加的《龙在雪域》等)不一样,与其说讲的是西藏的故事,不如说讲了美国的故事。此书主要叙述的是美国的西藏政策是怎样产生的,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此书的两位作者,Lezlee Brown Halper是一位藏学学者,曾在南亚广泛旅行写作;Stefan Halper则曾经是美国政府官员,又是一位大学教授。他在尼克松、福特和里根总统时期服务于白宫,是老布什总统竞选时的国家政策顾问,他担任国防部和司法部的高级顾问直至2001年。现在他是剑桥大学的教授,是涉及日本、台湾、中国、南韩等议题的美国政策专家。
由于两位作者的特殊经历和知识背景,他们在一定意义上是美国对西藏政策的"内部人",此书差不多是在讲述Stefan Halper的前任们做过的事。作者熟悉美国政府的内部结构和运作规则,理解美国政府内部一般是怎样产生一项政策决定的。当他们将其书之于笔下的时候,他们知道内部资料是什么,在什么地方。所以此书利用了最新解密的美国政府档案,有很多内容是以前从来没有见之于书刊的,这本360来页的书,注释部分就有将近一百页。但是此书又和枯燥繁琐的历史考证不同,写得提纲挈领,清晰扼要,用档案文件等证据,逻辑严谨地勾勒出美国的西藏政策来龙去脉。
只有了解美国在半个世纪西藏问题上的作用,才能理解当今美国对西藏问题的态度。
瞬息即逝的独立机会
所谓"西藏问题",本来是以一个"问题"的形式出现的,那就是西藏到底是不是一个独立国家,或者西藏能不能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即西藏的国际地位问题。众所周知,在辛亥革命结束中国帝制之时,西藏驱逐了清朝势力,此后有将近四十年的"事实独立",直到解放军入藏。在此期间,西藏并不是没有完全独立的机会。尽管西藏实现独立是有障碍的,这一障碍主要是中国国民政府的明确反对,而中国是二战中美英法的盟国,在世界事务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但是,这一障碍并非不可克服,二战后很多原来的西方殖民地纷纷独立,建立起自己的主权国家。相比之下,西藏更有资格和条件获得独立地位。西藏失去独立机会的主要原因是内部政治不发达,长期停留在封闭和孤立的状态,缺乏国际政治知识,没有及时地积极争取"法理上"的独立地位。二战结束后,西藏的年轻开明一代意识到要这样做,试图向外开拓国际关系,可惜为时已晚。没有国际承认的独立地位,西藏就不可能阻挡中共"解放西藏"。中共建政之初,迅速军事占领西藏,西藏的一切独立努力归于失败。
美国的作为和今日之反思
此书讲述了二战后西藏面临的地缘政治难题。西藏的统治者此前得以联系外部世界的通道是喜马拉雅山南麓的英印政府,可是印度在1947年独立,英国已经退出了印度次大陆,它为了处理其他殖民地的独立诉求自顾不暇,不愿意出面支持西藏改善政治地位。而印度的政治新星尼赫鲁正在做着亚洲崛起的"印度梦",他不愿意和中国政府,无论是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还是毛泽东的红色中国,有任何不和,他想和中国政府建立类似"新型大国关系"的联合,成为亚洲领袖。
本书简单解释了美国朝野对西藏印象的来历。美国和英法等西方列强不同,它没有殖民地包袱。"民族自决权"的概念是美国威尔逊总统一战后在凡尔赛会议上首先提出来的,它成为美国人在国际事务中的基本价值之一。事实上,在二战后的世界非殖民化浪潮中,美国扮演了积极的作用。
可是,在西藏问题上,当时的美国左右为难。美国人是同情西藏的。在解放军入藏前,最后一个应邀访问西藏的是美国著名的电台主持人和作家洛威尔·托马斯父子,他们对西藏的报道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美国前总统罗斯福夫人埃莉诺·罗斯福是藏人的热情支持者,她的专栏评论文章强烈呼吁美国支持藏人的诉求。但是,这些民间的舆论改变不了美国政府制定政策的基本路径。影响美国政府政策的是各大国的立场,美国总统得到的报告是,英国、法国由于自身陷于殖民地泥淖而不支持西藏,印度由于尼赫鲁追求其大国地位,重视中印关系而反对西藏的诉求,中国国民政府的游说在美国非常活跃,坚决反对西藏独立,这些是盟国的态度。在冷战期间,奉行反对共产主义扩张的杜鲁门主义的美国,也只能非常有限地支持西藏的抗争,而从来没有明确表态支持西藏独立。
我相信,藏民族在此后半个多世纪中所遭受的不公和悲惨,藏人如今在被占领被压制的处境下坚持非暴力抗争,不可能不引起美国朝野的反思和检讨,就像二战后美国朝野反思战时未能及时救助犹太人从而在战后确立了坚决支持以色列的共识一样。
西藏的"软实力"
本书作者曾经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应中国政府邀请访问了拉萨。藏人的悲惨境地让他们极为震惊,他们为此而感受到的良心不安是促使他们研究和写作此书的一个原因。Stefan Halper在回答媒体访谈时承认,藏人似乎缺乏改变自己处境和命运的任何手段,没有任何反抗和获胜的可能性。
那么,藏人只能任凭摆布了吗?也不尽然如此。作者在最后指出,西藏有自己独特的"软实力"。西藏的命运,藏人的处境,在拷问着全世界的良心。这和达赖喇嘛及追随他的十几万流亡藏人是分不开的。 从老布什总统开始,不管中国政府如何反对,历届美国总统每一两年就要和达赖喇嘛会见一次,美国国会多次通过决议表示对西藏人权的关注,授予达赖喇嘛国会金质奖章。只要美国人民仍然坚持威尔逊总统提出的"民族自决权",西藏就会得到国际社会源源不断的道义支持。
西藏和中国内部也在变化。西藏流亡社会的政治民主化、社会世俗化过程在不断进行之中,藏民族以流亡社会领头正在走向现代化,同时,中国的公民社会也在艰难之中发展着。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诉求,为中国和西藏两个民族未来的和解发展指明了一个方向。所以,两位作者指出,中国政府有一天也许会考虑作出改变,将中国和西藏的关系建成类似于宗主国的关系,那就是给西藏人民以真正的高度自治。

——原载《动向》2015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