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8日星期三

未普:反思、检讨与选择——巴黎恐袭之后

com-dc-vigil1.jpg
法国巴黎恐袭事件中,酿成129人死亡,事发后当晚,美国华盛顿市中心数百名市民自发到一个广场悼念死者。(本台记者摄于2015年11月14日)
com-dc-vigil2-tree.jpg
在美国华府悼念巴黎恐袭中死者的烛光晚会上,有市民将鲜花及声援法国人的标语,挂在树上。(本台记者摄于2015年11月14日)
11月13日,ISIS恐怖分子在法国巴黎发动了一场罕见的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导致129人死亡,300余名受伤。这是自美国9.11以来西方遭受的最大恐怖攻击。

在过去几天里,有关巴黎恐袭的真相碎片,排山倒海般涌出。根据CNN全天候的跟踪报道,在8名袭击巴黎的恐怖分子中,有三名持法国国籍;一人在上个月以难民身份从希腊入境,辗转至巴黎;三人来自于比利时;一名恐怖分子头目在巴黎恐袭不久,被巴黎警察截住,检查后又放了;这几人在巴黎郊外租了个公寓,为发动袭击做准备,而袭击的指挥来自于比利时人阿巴乌,总指挥来自于ISIS;英国和土耳其在恐袭前都警告过巴黎,却未引起注意;涉案的恐怖分子中有人因极端主义主张,早被法国警方盯上,却未采取行动。

这些真相碎片说明几个问题。第一,ISIS恐怖分子里应外合,野蛮残忍,势在必得,他们以这种反人类的方式向人类宣战,全球必须迎接这些挑战。第二,ISIS的"特洛伊木马"计能够成功,显示了法国反恐存在不少盲点。第三,欧洲国家特别是法国的边境开放是否也需要反思?

如果说这些检讨与反思在技术上回应还相对容易,那么在政策方面,巴黎恐袭后的西方,则面临著困难得多的选择。

第一个选择,对于难民,是接受还是拒绝?拒绝难民,有违人道;接受难民,国内安全有潜在危险。这是显而易见的两难。巴黎恐袭后,一些国家诸如波兰已经明确表示,"只会在得到安全保证下接受难民"。11月15日,欧盟主席在G20峰会上表示,欧盟的难民政策不会因巴黎恐袭改变,他呼呼世界各国领导人不要把难民当成恐怖主义者对待。

欧盟主席的表述,值得尊敬,但是一个恐怖分子通过难民身份混进欧洲,接近攻击目标,却是不争的事实。主张接受大量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目前在国内广受批评,支持率显著下滑。难民被恐怖分子利用,被德国情报机关-联邦宪法保卫局(BfV)主管马森所证实,他说,"我们观察到,伊斯兰分子专门在难民接收中心接触难民,目前已经发现了超过100起个案。"关闭还是继续开放边界,已经成了欧盟的艰难选择。

美国也面临著同一个难题:难民政策是否会引来更多的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危害自身的安全。奥巴马接受1万名难民的政策,在巴黎恐袭后,遭到各州州长的挑战。特别是ISIS刚刚宣称要攻击华盛顿,导致16个州的州长表示,他们州不接受中东难民。

第二个选择,反恐还是反独裁?对抗ISIS需要全球的努力,包括与一些专制和独裁国家合作,为此,民主国家有可能必须向一些国家的独裁倾向让步。默克尔希望与土耳其达成协议,使土耳其多接受一些难民,堵截一些恐怖分子,虽然同时也担心其政府越来越多的独裁倾向。欧洲和俄罗斯之间因后者干预乌克兰而导致的紧张关系,有可能达成妥协。美国和叙利亚独裁者阿萨德的紧张关系,可能也会因为打击ISIS的需要,有所缓解。

第三个选择,派不派地面部队?巴黎恐袭前一天,奥巴马表示,美国对ISIS的战略首先是遏制;巴黎恐袭后,奥巴马认为,美国不应派地面部队去叙利亚。奥的反恐政策受到两党总统候选人和舆论的批评,他们批评他软弱,不负责任。

世界各大国除中国外,都在商讨联合对付ISIS的办法。在这等关乎人类命运的时刻,中国某些学者却打著精致的利己主义小算盘。他们幸灾乐祸地自称,当今世界只有中国安全,因为中国明智、对自己国民负责,从而有效的远离国际上一切冲突。他们建议G20国家学习中国智慧,在中东敏感问题上,不要干涉内政。有网友指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经济已经强大到全球老二,但还是被人看不起的根本原因:只讲利益,不讲原则。

从短期看,全球反恐可能还会遭遇挫折,但从长远来看,文明肯定会战胜野蛮。

——RFA

1 条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