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20日星期五

吴戈:中國政府是如何解救人質的

19日,被IS綁架的中國人樊京輝被殺,大陸的反應先是刪除網上的報道,高層表態後又突然恢復正常。本來,事發時根據此前中國面對此類事件一般無法採取太主動措施的經驗,公眾對官方的作為和結局並不敢抱什麼希望,但對一個孤身活動的自由職業者,也無人過分煽情。不巧的是,IS選在巴黎恐襲後公布此事,使中國政府陷入一個不大不小的公關危機。
無論高層在此事上的表態多麼嚴肅,中國對IS下一步是否採取實質行動,仍將是一個隱秘的利益權衡過程。鑒於中國社會信息傳播的封鎖和混亂,公眾中有相當一股輿論再次痛感祖國不夠強硬,如果是美國、俄羅斯或以色列人質,其政府又當如何剽悍,完全在意料之中。明眼人都能看出,別說中國特種部隊為此實施營救行動,或者常規部隊參與打擊IS,就是才以中國特種兵境外捍衛祖國利益的牛X形像賺得盆滿缽滿的《戰狼》主演吳京,在現實中也不會放出任何狠話。
當然,任何一國對公民在海外遭遇犯罪行為,所能採取的領事保護都大多間接而有限,所謂美國現在空襲IS是因一美國記者被斬首,完全是中國近年國際新聞領域胡編盛行的結果,奧巴馬「美利堅沒有小人物」的話更是這種胡編的意淫。可是這種責任和保護的有限性,中國政府恰好完全不敢向社會強調,因為狂熱民族主義情緒下,這等於號召民粹將對漢奸的火力轉向政府。
可惜,中國政府的一大煩惱就是總有太多幫倒忙的。20日,某著名戰地記者就向人民日報大談「這次中國人質解救為何沒能成功」,讓人虎軀一震,難道天朝竟然動了武?好啊,哪怕沒成功,敢動就是硬漢啊。
但是,名記在訪談中除了介紹「敲詐勒索和石油走私是IS主要經濟來源」這種人盡皆知的事,卻先入為主地分析起IS殺害人質的目的。既然找不出拿樊京輝對中國施加政治壓力的理由,當然就是經濟目的了,至於為何沒見IS公開向中國提出贖金,只要裝出掌握內幕的樣子表示「提了,只是你們不知道,IS一般都是這個程序」就能圓滿應對。
可是,既然又聲稱「中國也跟IS進行了溝通」,甚至「營救過程已經有了一定進展」,那突然被撕票,只能理解為要麼是中國付錢耍了花招要麼強攻失敗。IS突然覺得有必要放棄經濟訴求,通過撕票向中國參加的G20和APEC示威的政治訴求,已經被先前的判斷否定了啊。這種解釋當然對祖國形像不利,於是,名記的意思是「最近俄法等國對IS全面打擊,一下打亂了其計劃,導致人質解救渠道中斷,就撕票了」。原來是俄法兩國害了中國人質。
不過,只是空襲,能使IS連兩個人質都找不到地方藏起來,同時使中國提著錢就是送不進去嗎?他們不會在第三方交錢嗎?「收不到錢,IS就不想拖下去」,為什麼不能拖下去呢?有的人質一扣就是好幾年啊。
顯然,名記忘了,綁架勒索這種事的門道,中國人民只是從電影裏也早就普及了。這一邏輯死胡同的源頭在於名記非要讓大家相信:政府有一盤大棋,而且道行很深,一切盡在掌控。
為此,他需要擅自代表政府,負責解釋一切。
首先大多數情況下,(中國)武力解救有困難。這個你不用說,除了《戰狼》的鐵粉,地球人都知道,甚至包括《戰狼》的劇組。但名記還給大家宣教了一下中國政府在迄今諸多本國公民被綁架危機中「從來沒有通過武力解決」的仁義原因:一是不干涉他國內政;二是軍隊條件不具備。以後,估計深明大義的中國軍迷在美帝武力解救境外人質時都會加上一條「干涉內政的霸權行徑」的痛罵。
其次,外交部啟動已兩月有餘的應急機制,主要是談判,而且其主要目的並不像警匪片中往往是為武力營救爭取時間和機會,而是「盡量少掏錢把人質解救回來」。那麼,這種談判,別管是通過外交還是民間渠道,說白了就是付贖金時還個價唄。
這其實還真貶低了中國政府的功力。中國這種談判往往通過當地部族或宗教領袖為中間人,與綁匪協商,意圖不止是還個價,不少時候是利用中間人的面子或威望通融通融,給個面子就把人放了。贖金,可能不給,也可能少給,但關鍵是盡量利用中國在當地的政治影響,避免建立「誰綁中國人就能與中國政府直接要價」的模式。當然,這種影響也不是白得,平時政府的大量援助甚至賄賂都是代價。
另外,工人被綁,所屬施工企業不付贖金,任由撕票,怕就招不到工人去海外了,樊京輝一個自由職業者,這筆贖金哪個單位出?採過他的白岩松嗎?
顯然,中國唯一的手段「談判」,其能量是有限的。面對IS這樣的對手,取得一定進展,難道是指「知道人質大概在哪個省」?
有些刑事案例中,單靠談判就使綁匪立地成佛,這對IS也是痴人說夢。可偏偏名記舉得出例子:當年在舟山中國漁船被索馬里海盜綁架(都到浙江沿海來了,真夠厲害的),漁民表示沒錢,海盜覺得你又沒錢,還要提供食物,不如放了。這哪裏是表示沒錢就能得到的結果,分明是家屬不稀罕親人的命的結果。這一招對付所有綁架都靈,只是國家哪敢公開用。
可見,說白了,對公民被綁,現實一是國家責任有限,二是能力有限。盡力了沒結果,雖有道義壓力,正常國家一般也不會沸反盈天。問題是中國政府當前有三大難處:一要表達愛民如子,責任重於泰山,二要表示法力無邊,漏餡了也要硬撐,三是靠民族主義為命根,不撐就政治支持率堪憂。
這位名記顯然急國家所急,只是為第三條難處就必須拼命維持前兩個神話,自然邏輯也無法自圓。你看,他還要負責解釋國家為何從9月到現在一直冷處理,理由是只有低調和淡化營救才可能成功。可是現在結果是失敗啊。這就要用到「應當如何正確看待……」這招了。「國家態度明確,而且反恐形式多種多樣,綜合來看中國做得很好,民眾的理解有時過於簡單」,你看,身為中國人,要是再不理解不配合,怕是有點不知趣了。
最後,名記終於沒忍住給政府喊話:你們做了什麼,不管通過媒體或者相關機構出來證明,還是給民眾公開一點吧。原來,由於其實沒有政府第一手證據,他可是累出一頭大汗啊。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