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4日星期六

胡平:把对等进行到底 ——盘点习马会

当11月3日,两岸官方都宣布将于7日举行习马会时,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
单单是这个"很意外"就足以表明,习马会对台湾有利。
道理很简单。台湾历届民选总统,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到马英九,都主动提议和大陆领导人以对等的身份会见;而这种会见一直没能举行,就是因为大陆领导人不愿意。一件台湾领导人一直在提议、而大陆领导人一直没答应的事,不用说一定是对台湾有好处的,不是只对蓝营有好处,也不是只对绿营有好处,而是对整个台湾有好处。要不,怎么台湾的领导人,不分蓝绿,都主动提议呢?要说这件事有利于大陆打压台湾、统一台湾,那江泽民、胡锦涛还不早干了,哪里还用得着拖二十多年?哪里还轮得着习近平来开新篇?
所以,那些认为习马会对台湾有害的观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有些否定习马会的人也意识到,按照常情常理是无法否定习马会的,因此他们提出了种种阴谋论。这些阴谋论大都不值一驳,唯一值得说两句的阴谋论是"南海争端"。
中国与若干邻国在南海问题上有领土争议,并进而与美国发生矛盾。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张以九段线作为其南海各项权益边界的依据,而九段线原本是中华民国政府在1947年提出的,这就是说,在南海的领土争议中,国民党和大陆当局很可能持相同的主张(据说蔡英文不主张九段线)。习近平之所以愿意放下身段,和马英九以对等的身份见面,其目的就是在南海争端中,拉拢台湾共同对付美国。
我以为这种阴谋论站不住脚。
第一,在习马会前,马英九就明确说这次见面不会谈南海主权问题。
第二,事后公布的信息也确实没有一个字涉及南海争端。
第三,马英九即将任满下台,民进党蔡英文很可能当选下届总统,就算习近平想拉拢马英九对付美国也为时太晚,没有用的。
最后,第四,台湾人都知道,台湾海峡的和平,台湾自身的安全,都离不开美国,所以,不论蓝营绿营,谁上台执政都会把和美国的友好关系置于首位,谁在台上都不会做出和大陆联手对付美国的举动。
习马以对等的身份公开会见,其意义非同小可。尽管大陆方面还不承认中华民国,不承认台湾总统是总统,而是用"两岸领导人会见"这种模糊的表述,但是国际主流媒体都把它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与中华民国总统的会见。习马双方都讲一个中国,但是人们看到的是,在一个中国之下有两个总统,虽然不是两个国家,但却是两个政府,两个地位对等的政府。习马会凸显出台湾由于被大陆阻碍而缺少国际承认的不合理现状,从而使台湾获得更多的同情,对大陆形成压力,有利于台湾获得它应有的国际空间。
现在,大陆领导人可以和台湾领导人正式会见,亲切握手,把酒言欢,那么,其他国家领导人要和台湾领导人正式会见也就不算冒犯了。这不,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海权与军力小组主席福布斯(Randy Forbes)已经说了:中方领导人能够和台湾的民选领导人会见,美国总统当然也可以。
想想看,如果某些大陆邦交国政府首脑与台湾总统正式会见,那将是怎样的局面?又如果有某大陆邦交国进而表示要和台湾建立正式邦交,那又将是怎样的局面?
习马会表明,在现阶段,台湾以"一中两府"的方式争取国际承认,具有现实可行性。这也是海外民运一贯的主张。
1994年11月,海外民运团体和民运人士(署名者有于大海、王若望、王炳章、杜智富、吴方城、汪岷、岳武、胡平、马大维、徐邦泰、倪育贤、盛雪、张伯笠、项小吉、万润南、杨巍、薛伟)曾发表共同声明,讲到台湾问题时指出:"我们主张两岸政府共同承认大陆和台湾是两个对等的政治实体,并承认两岸分裂分治的政治现实。"

声明说:"我们反对并谴责中共把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矮化为地方政府和排斥中华民国国际活动空间的横蛮行径,中共统治大陆已经有四十多年的历史,这个政权虽然在国内缺乏经由人民选举的合法性的基础,但是,在国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确实是一个被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承认的拥有主权的国家实体,中国民主运动并不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一个国家实体的存在,我们否定的只是中共一党专制的政府在国内政治范围内的程序合法性。同样,我们承认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澎、金、马地区的主权地位,我们坚决反对中共政权用武力来并吞台湾的企图和行为,我们认为,在统一问题上,两岸人民的自由和福祉是我们考虑问题的根本出发点。"
至于有些台独人士担心,有了习马会,乃至有了"一中两府",台湾就被一中套牢,被终极统一套牢,切断了台独的可能性。我先前讲过这种担心不必要。因为现行中华民国宪法本来就是一中宪法,就是终极统一的宪法,有没有习马会都是一样的。在现阶段,台湾的执政者,无论是蓝营还是绿营,在争取国际人格时,在定位两岸关系时,不能说两国论,不能说台独,唯一能说的就是"一中两府"。这不是两国论和台独在政治上正确或不正确的问题;这只是说,基于政治现实的考量,形格势禁,台湾没有别的选择。
关键在于,台湾是民主社会,民意最大。习马会再大,也大不过宪法,连宪法都可以修改,何况习马会。"一中两府"是一种过渡状态,这种过渡状态可能持续相当长的时间,最后既可能达成自愿统一,也可能达成和平分离。但那都是后话了。民主政治是开放的政治,它不会排除任何一种选项;民主政治又是阶段性政治,因此,不论你是倾向终极统一还是倾向终极分离,眼下还是先把"一中两府"拿到手再说。
习马会只是对等的开始——我们要做的是,把对等进行到底。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0545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