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4日星期六

朱学渊:柬埔寨民族杰出人物山玉成

05

朱学渊按:许多中国人不了解东南亚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所以我向大家介绍缅甸的昂山、印尼的苏加诺,那都不是我写的,而是"盗版",今天我向大家介绍柬埔寨的山玉成,这是我和周德高先生合著的《我与中共和柬共》中的片断,他与昂山和苏加诺一样,都曾经与日本合作推翻法国殖民统治,后来则与西方合作,但是他又是越南共产党的朋友,最后终老于越南。

这个群发地址因为商业的原因,除少数漏网之鱼,无法正常收到邮件,请用jameszhu0513@gmail.com 与我联系。又及

·日本与柬埔寨的第一次独立

十九世纪后期,柬埔寨逐渐丧失主权,而沦为法国的"保护国",反视当时法国在柬埔寨的统治,相当宽松,而且保护传统。柬埔寨王室一如既往的存在,法国也只是有象征性的驻军,和代理外交事务而已。尽管法国殖民当局保护传教士,但佛教信仰也得到尊重,因此柬埔寨始终没有变成基督教国家;法国文化也只是在上层社会发生了一些作用,民间仍然保留了传统习俗。

二十世纪,共产主义与民族主义的交织兴起,日本军国主义又一度赶走西方殖民主义。二次大战前,泰国几乎是东南亚地区唯一的独立国家,它在大战期间就与日本合作,侵占了大片柬埔寨西部领土。荷属印度尼西亚的民族运动领袖苏加诺,也与日军合作实现独立。英属缅甸的青年马克思主义领袖昂山,又在去延安的途中转向东京,然后与日本合作赶走英军,今天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的独裁领袖,都是他的思想子裔。

唯独法属印度支那出现不同的局面,一九四○年法国军队被德军击败,一次大战英雄贝当元帅领导的法国政府与德国签订停火协议。根据这个实质投降的协议,除南部及东南部外,法国大部被德军占领。贝当的政府总部设在法国中部非占领区的维希,故被称"维希政府"。维希政府下令海外属地与德日意轴心国合作对抗盟军,电影《北非谍影》(原名《卡萨布兰卡》)就是描写发生在摩洛哥的这段历史。

一九四一年,日本自己先不动手,而是唆使泰国进攻柬埔寨,但海陆两路泰军均被法属印度支那军队击退。这时日本就出面干预,它迫使法国殖民当局与泰国的代表在东京签署了一个条约,使柬埔寨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国土,而就是因为这个颠倒胜败的条约,使西哈努克的外祖父莫尼旺国王一气而驾崩,于是才有十九岁的西哈努克的继位。

图四 西哈努克的外祖父莫尼旺国王(1875-1941), 
和西哈努克继位于一九四一年

尽管有维希政府的承诺,日军大举进入法属印度支那,还是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偷袭珍珠港之后,但它允许法国殖民机构继续存在,于是就形成了法国殖民当局和日本军事当局双重统治的局面。直到一九四五年三月,德日意轴心国败局已定,维希政府逃入德国境内,日本才决心结束法国在印度支那的统治,在战败前送给越老柬三国一个"独立"的大礼。 
   
一九四五年三月,日本驻柬"高级顾问"和日军司令知会西哈努克,日本发动东南亚战争是为了阻止西方人的殖民活动,柬埔寨王国可于近即独立。于是诺罗敦·西哈努克国王择一九四五年三月十三日,宣布废除一八六三年法国强加的保护条约和一八八四年的附加协议,宣布国家独立。

27

·民族主义者山玉成

那时,距日本无条件投降只剩下了五个月的时间,历史已经没有留下足够的时间来证明柬埔寨得到的是"真独立",还是"假独立"?而日本还找到了一个象缅甸昂山和印度尼西亚苏加诺一样的反西方柬埔寨民族主义者来与他们合作,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山玉成。

山玉成,一九○八年出生于下柬埔寨的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高棉族人,母亲是有一个中国血统的越南女子。他在法国完成了中学和大学的教育。一九三三年,返回印度支那,在金边一所法国人主办的"佛学研究所"工作。期间,他结识了许多有民族主义倾向的知识分子,如沈华和巴春。一九三八年,他们创办了柬埔寨历史上第一份柬文报纸《吴哥窟》;一九四一年日本军事力量进入印度支那,《吴哥窟》的反法情绪也大胆冒头了。

一九四二年七月,巴春、文昌莫、杨世祖等人在金边发动了一场有二千名僧侣、学生、教师参加的要求独立的反法示威。警察在法国高级专员住宅外驱散群众,后来进行了大逮捕,游行领袖都被捕入狱,山玉成在日本军事当局的保护下,前往泰国占领的马德望,又从那里转往日本。

杨世祖是潮州华人的后裔,上辈在柬埔寨经销僧人的袈裟,他自己是一个有很高文化教养的知识分子,也是一个身体力行的民主主义者,山玉成毕生的友人。我后来在金边认识他,他会说潮州话,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

据《西哈努克回忆录》的一家之言,山玉成在日本以缅甸人身份,每月领取一百日元的薪水,他在"大东亚学校"学习两年后,获得陆军上尉军衔。一九四五年五月,西哈努克宣布独立后,山玉成乘日本军用飞机回到柬埔寨。西哈努克说,他的父母都是山玉成的朋友,是在他们的劝说下,山玉成才被任命为王国政府的外交部长。

山玉成的好景只有几个月,他组织了一支五百人的武装团体,它的成员大都成为后来柬埔寨军队的骨干。八月间,他带领这个团体举行政变,把西哈奴克赶出内阁。然而,在他自任首相的第二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紧接着,胡志明在越南发动了全国性的起义,那就是越南的"八月革命",山玉成迅速承认越南的革命政权,表示也要抵抗法军的入侵,他亲自到越南境内与胡志明的下属谈判合作,然而他又提出了归还下柬埔寨的要求;他又派人去泰国周旋,却准备放弃收回西部领土的要求,两造都显得不识时务,因此都未能遂意。 
   
英国的印度军队又率先来印度支那,执行受降日军的工作。最初,英国人打算像在缅甸同昂山合作那样,同山玉成合作。但听说山玉成准备抵抗,又使他们打消了这个主意。一九四五年十月初法军远东派遣军司令勒克莱尔将军来到金边,就把山玉成抓起来,直到一九四七年初,山玉成才被法国当局判处了二十年监禁,后来转移到法国监视居住。

山玉成很有志气,四十多岁了,还在法国获得了法律博士的学位。西哈努克说山玉成不断写信给他,要求回柬埔寨。一九五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山玉成乘飞机回到金边,受到执政的民主党人组织的热烈欢迎。他乘坐敞蓬汽车从波成东机场前往金边市区,道路两侧结集了近十万名欢迎群众,他们手持的小旗上写着"山玉成,我们的希望","山玉成,民族英雄"。这个从未有过的欢迎场面,使年轻而自负的国王深受刺激。如果西哈努克有气量与山玉成合作,柬埔寨民族未必会有后来的劫难。

山玉成没有加入金边的民主党政府,而是去了暹粒和接近泰国的西部地区活动,与追随他的文昌莫、杨世祖等人组织了自己的抗法武装,它就是"自由高棉"的前身。事实上,统称"伊萨拉"(Issarak)的右翼反法武装团体,早在四十年代末就一哄而起,它们大都是些胡作非为的乌合之众,头目有塔春、蒲柴、诺罗敦·曾达拉西、西索瓦·育他旺等人。

美国一贯推行民选政府的政治理念,因此山玉成与美国一拍即合,很快就开始了亲美的立场。据说山玉成与美国驻金边大使馆随员有经常的接触。尽管山玉成被西哈努克描绘成"自由高棉匪帮""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但越南共产党始终与他保持良好的关系。朗诺—施里玛达政变后,他担任过的"高棉共和国"总理,但又不能与这些人合作,而出走西贡,一九七五年越共占领西贡以后,山玉成继续留在那里,直到一九七七年逝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