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2日星期四

白非:人前人後兩張皮 黨內黨外一盤棋

黄志贤
台盟中央副主席黃志賢近日榮升常務副主席,這本是一樁無關痛癢的人事安排。因為八個民主黨派本來就是有名無實的政治花瓶,而台盟又在八大花瓶中敬陪末席,影響力實在微不足道。但讓人感興趣的是黃志賢的簡歷。身為民主黨派的他竟曾任北京市糧食局黨委常委、紀委書記、京糧集團黨委常委等職務,同時是中共黨員、台盟盟員。
內地民主黨派的形成有其歷史淵源。共建國之前,與國民黨爭天下,迫切需要有人抬轎子,因而許下種種民主諾言,千方百計拉攏國民黨左派及各中間政黨,是為中共引以為傲的「統戰」,被列為革命三大法寶之一。建國之初,論功行賞,安排各民主黨派如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中國民主同盟(民盟)等參加政府,各黨派頭面人物擔任副主席、副總理、副委員長以及部長等職,然一切權柄都操之中共黨組織。當時為了繼續「統戰」尚未解放的台灣,還有一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作為台灣革命群眾在大陸的組織,即台盟。
然而好景不長,兔死狗烹,卸磨殺驢,在接踵而至的政治風暴中,民主黨派被批鬥衝擊,直至文革中徹底關門歇業。文革之後,出於現實需要,一來為籠絡台灣(因民主黨派人士中許多都在台有親朋故交),二來為對外開放(民主黨派中有海外關係的人也不少),三來為標榜民主、修補被文革破壞殆盡的國家形象,中共高層決定恢復重建各民主黨派。許多八九十歲的黨外人士被重新搬出來,擔任人大、政協副職。實權雖無,厚祿有之。中共更在執政黨、在野黨之外,獨創了「參政黨」這一政治史上的奇葩,美其名曰共同參政議政。不過,參而有之,議而有之,至於掌權者聽不聽,民主黨派是無權過問的。
即使這樣,畢竟歲月不饒人,昔日與中共聯手對國民黨口誅筆伐的民主黨派第一代頭面人物,紛紛謝世。為維繫各黨派香火,繼續為粉飾太平所用,有關部門可謂絞盡腦汁。與民主黨派有淵源者,都變得奇貨可居。如李濟深之子李佩瑤,一九八〇年代只是江西一個工程師,後被當地統戰部門發現,若獲至寶,上報中央,李一飛衝天,直升副部級的全國總工會副主席,不數年擢任民革主席、人大副委員長,位居國家領導人。黃炎培之孫黃孟復、張瀾之孫女張梅穎,也都循類似軌跡,官至政協副主席。
原台盟主席張克輝出身解放軍閩粵贛縱隊,擔任過福建省委常委兼統戰部部長等要職,是紅彤彤的黨內幹部。但改革開放之後台盟重建,幹部奇缺。在台灣出生的張克輝脫穎而出,很快升至全國政協副主席。由於台盟系由台灣籍人士出生,無奈兩岸相隔已一甲子有餘,在台出生的大陸居民已幾近絕跡,故退而求其次,祖籍能與台灣沾邊的也算。即便如此,目前全國台盟成員數量也只有兩千餘,還不及中共有些基層黨組織規模。但麻雀雖少,五臟俱全,台盟主席歷來都是政協副主席的當然人選。
這一切的幹部安排,都需經中央統戰部拍板,重要的還要會同組織部共同呈報高層。民主黨派自己無權決定。如原衛生部長陳竺本是無黨派人士,2012年換屆前夕突擊加入農工民主黨,旋即當選主席,數月後升任人大副委員長。像這種半路出家、奉旨加入民主黨派的例子不勝枚舉。
中共與民主黨派說是長期共存、互相監督,但民主黨派人、財、物一切都仰人鼻息,如何敢監督呢?於是乎,在大大小小的黨外人士座談會上,溜鬚拍馬、錦上添花者爭先恐後,勇逆龍鱗、直言敢諫者則絕無僅有。實際上,現在的內地幹部,都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自小都系統接受同一套教育,民主黨派人士也不例外,他們實際上不過是中共換了個馬甲的分支機構罷了,甚至直接從中共黨內派到民主黨派擔任領導,民族黨派中還建立有中共的黨支部,中共中央黨校還會為民主黨派開班授課,如黃志賢就參加過中央黨校台籍幹部培訓班。唉!擺這麼些個「花瓶」,也真煞費苦心,哪一點不是民脂民膏呢?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