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24日星期二

《脱亚论》:一篇让贫穷小国击败全世界最富裕大国的文章

2015-11-21 
写了《脱亚论》的平民福泽谕吉被印在日本的纸币上

作者:张清一
来源:公众号"张清一"

中国很少有人知道他,但日本基本上人人都知道他,他就是日本的福泽谕吉,是日本人心中的英雄:但他却没有赫赫之战功,只是一介书生;他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只是办了一个私塾。

他也没有显赫的家世地位,只是一个平民,终身未仕:他的头像被日本人印在一万元的日币上来纪念;仅仅因为他是日本教育家,是日本走向现代文明的思想启蒙者,探索者,开创者,呼吁者。

他被视为日本现代化启蒙的导师,获得了全体日本人的尊重;因为他的努力结果,是让日本国民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因此他也赢得了日本人,乃至世界范围内教育界和非文化教育界人士的普遍尊重。

一个把自己的思想家和教育家,乃至普通平民印在纸币上的国家,与另一个把"摧毁和破坏世界"看做是"伟大的事业",把革命家,战争英雄,政治家头像印在纸币上加以推崇的国家,我相信这两个国家的命运会是很不一样的。崇尚建设和文明的民族,与崇尚破坏和反智的民族,他们的"国运"也显然会是不一样的。

他写的《脱亚论》,宣告了日本民族不再愿意与愚昧无知而又骄傲自大的中国人(日人称为支那人)为伍。他没有邀名,假装"温柔慈悲","宽容大爱",而是不怕被人骂"愤青",态度坚决地对日本说不!

他严厉地批评当时日本的"国家体制教育系统"——儒教主义的弊端。他批判这种儒教教育是:"留恋陈规旧习之情……学校的教旨号称"仁义礼智",只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虚饰外表的东西。实际上岂止是没有真理原则的知识和见识,宛如一个连道德都到了毫无廉耻的地步,却还傲然不知自省的人。"

我发现他骂儒教的言辞,可比我凶多了;起码我还文绉绉的"理性分析批判反思求证"。我发现他的确看到了中华儒家教育的本质——虚饰外表,忽视"真理和事实"的根本缺陷。

他不仅这样"思考","呼吁",而且"行动"了。他建立了日本第一家学习西方文明的"洋私塾",因此他成为了"日本近代启蒙教育之父"。这在当时日本完全模仿中国文化,一直崇尚【四书五经】教育模式的私塾教育传统看来,他是绝对的离经叛道行为。他的私塾是一个"非常另类"的学堂,很难得到当时日本社会主流的承认。

他开始只是一个"家塾",是为了教育子女和家族内子弟的,但是很多日本先知先觉的有识之士也选择了迎接新文明,放弃了科举和儒教名位的追求,把子弟送到他的"家塾"教育,学习符合世界标准的经世致用之道。因此他的"家塾"就快速地扩大,对社会开放,成为"学塾"。

福泽谕吉教学极为勤奋,即使面临战争也没有停息。福泽谕吉说:"只要这所学塾存在一天,日本就是世界的文明国家!……"

这句话诸位只看了他的豪迈和孤傲,却不知其中的艰辛和无奈。你完全可以想象这就意味着当时他这所学堂在"儒家传统体制教育体系"下极端的"孤立"程度,几乎就是日本"唯一"的一盏灯,在文化愚昧黑暗的日本国内唯一的一盏科学和理性之光。即使如此孤独无助,淹没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他依然乐观地相信——自己的学堂才真正代表了文明和文化,代表了未来日本国教育的走向。他要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为了文明之光,他孤独地坚守这座文明先行者的航标灯。这一守,就是32年。

他的学堂名字叫做"庆应义塾",1858年成立后,直到1890年才得到日本政府的正式承认,成为了【庆应义塾大学】,这个时期长达32年,很难相信有人会这样不被官方承认,却长期地坚持办学。

这是日本第一所符合现代文明要求的大学。今天,她与【早稻田大学】一起,称为日本的"私学双雄",影响力仅次于国立的【东京大学】,培养出了日本大量的人才,包括多名日本首相如小泉等政要在内,更多的是日本的企业界领袖人才。

福泽谕吉开创了日本的"文明启蒙教育",让日本从中华儒教教育愚昧的"文化酱缸中"爬了出来,走上了尊重事实,人格平等,追求真理和智慧的现代文明之路。

他的【脱亚论】,是一份正式宣告日本脱离中华儒家文化传统的宣言书;本文发表后引起全国的震荡。当然,他本人自然要遭遇守旧派人士如潮水一般的攻击。但是他以顽强的态度,坚持自己"学术自由和独立的精神",他认为学者就是要做一只"雁奴",就是大雁群休息时候的哨兵,随时发出警告的声音。大家都可以睡,但是雁奴不能睡,必须警觉外界的一切危险。

最值得钦佩的是:福泽谕吉坚持自己的平民身份,拒绝成为政府官员:当时的明治维新政府大力招揽懂得西方文化的新式人才入阁,由于福泽谕吉具有强大的社会影响力,政府多次招请他入阁,但是他坚持拒绝进入仕途,坚持了一生的"平民身份",捍卫他的学术独立和自由精神,避免他的教育立场受到官场和政府的牵制。

幸亏当时的日本维新政府正好锐意改革,不像大清政府一样腐败,也没有去打击他的学堂,否则他如此"不给政府面子",不说支持,起码没有去"取缔"庆应学塾。福泽谕吉如果当时生在大清国,敢如此"学术独立,自由意志"?敢违背圣意?别说让你办学了,恐怕人早就"推到菜市口问斩"了。

其实中华民族从来就不缺乏优秀的儿女,只是我们这个民族,总喜欢把自己最优秀的儿女送上断头台,或者把他们逼进深山隐居;同时我们民族最喜欢把阴谋家、战争英雄等推上台来统治自己。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在这样做,因此我们的历史故事都演得很精彩,也很悲壮。

日本与中华儒教文化这种思想层次上的分离断奶,就导致了在物质世界可见层面上与"中国故主"的强烈分离。当时全世界最富裕,"最强大"的大清国,终于被自己的无知,愚昧,狂妄,以及自以为是击垮,一下子就变成了"贫穷,落后,弱小,可怜",到处被人欺负的"悲惨的旧中国"。而原来真的很贫穷,很落后的日本小国,却通过教育的成功,成为了今天的世界大国和世界强国。

一般来说,教育是一项需要寂寞守候的事业;教育的成果,需要30年才能看到。假使中国今天愿意彻底改革教育的话,也需要30年后,才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中国。一旦教育成功,就可以坐享数百年的利益。当年的德国威廉皇帝建立国民普及教育体系的时候,是这样的结果;当年"因为贫穷,所以不能不做教育"的德国,仅仅30年后就成功地成为世界强国和霸主,国力的强盛一直延续到今天。日本也是这样的例子。仅仅30年后,就在全世界面前"崛起"了。

福泽谕吉的维新启蒙教育开展三十多年后,1894年,自强自立的"小日本"就轻易击败了当时最富裕,也最傲慢自大的"大中国";击垮了比日本"强大"得多的北洋舰队。这次战争其实是大清国自找的,自以为强大无敌去欺负别人。战前其实日本也有分歧,大多数人都觉得不敢与强大的中国对抗,只有极少数的精英判断中国舰队虽然比日本强大,但是人员素质不高,日本还是有赢的机会(这些精英也没有想到一定会赢)。但是日本民众的强悍精神,即使死亡也愿意积极参战,反抗中国对日本一贯的霸道行为,"以大欺小"的耻辱,这种强烈的荣誉感,敢于牺牲的武士道精神,支持了日本参战。

日本此战却意外的顺利,"强大的"大清无敌舰队没想到一触即溃。日本的强大,其实就是教育的成功,是日本人素质提升的结果,这些东西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东西。日本政府通过这次决定性的战争,深深地感受到了"新教育"的好处,"素质教育"的好处;也就更加坚定了"脱亚入欧"之路;甲午海战后大清国的赔款,日本全部用于日本公立中小学的建设,而不是用于日本政府"庆胜纪念典礼"以及"三公消费"。如此重视基础教育,因此至今日本的国民教育体系,是全世界公认最完善的,教育效果最好的。

我们完全可以说:当年全世界最富裕的中国人,出钱帮助日本建立了全世界最完善的现代国民教育体系。在日本人前进的路上,中国人的"大力支持"功不可没!

实际上,大家可能还不知道:耶鲁大学的建立,也是用"中国人的钱"。当时建校时学校什么都没有,不过东印度公司的耶鲁先生正好从中国赚了一笔钱,把这些钱(不到一千磅)捐给了大学,建设了校园,才成为了现在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大学之一。今天"钱多人傻"的中国人,可能也正在把大把的金钱来帮助其他国家发展教育呢。我们真是全世界最"无私"的民族了,愿意做全世界的绵羊。

甲午之战后,借教育的成功,日本快速地进入世界强国之列。甲午战争后没几年,它又与俄国开战,击败了"西方列强"俄国。第一次作为东方民族,居然击败了西方民族,这是不可思议,难以想象的结果。此战引起了全世界的极大震动,让西方人对于"东方民族"弱小无能,很瞧不起的观点大大改变,不过他们只是对日本改变了看法。对中国等国家,继续瞧不起。我们也没有做什么让人瞧得起的事情,当时正忙着自相残杀呢。

后面的事情,大家基本上都知道了,快速强大起来的日本,不仅仅横扫亚洲各国;连西方列强英国,法国,澳洲国等,也在日本人的打击下溃不成军,连美国人在日本人面前都吃了大亏。只是日本的资源太贫乏,经不起长期战争的消耗拖累,不然,日本几乎打下了半个地球。

二战失败后,日本人把原本投入战争的高素质民众,用于和平时期的经济建设,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日本战后仅仅二十年就快速地崛起,以一个小小的岛国,中国一个省的国土面积,居然很快就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如果以面积算起来,其实是日本第一,远远超过美国。而"日本人"作为一个东方民族,虽然犯了"严重的战争罪行",却被西方社会广泛地接纳。不像中国人,与两百年前一样,一直被西方人内心里鄙视和疏远;即使今天中国人拿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尊重---因为我们自己都没有尊重自己。我们花钱只买来了面子----以及西人更大的鄙视。

中国人有很完善的历史记录,却很少对历史进行真正的反省。因此我们根本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儒教纲常教育让我们失去了判断的能力,我们往往以为倒退就是最好的前进(这是儒家复古思想的后望式思维特征)。比如对于日本150年前就坚决抛弃掉的"儒教主义教育体系",今天却被很多国人们当宝贝捡起来,以为是对目前体制教育失败的"最佳应对方案",可以用来"拯救中国教育失败"的最后救命稻草;甚至还有自封的国学大师们,把儒教夸大为"拯救世界文化和文明"的伟大使命!这真的可能吗?这种眼界与福泽谕吉相比,不知落后了多少年了。我们真的能够退回到一千年前吗?即使是"汉唐盛世"?

我对此表示怀疑。可惜,国民居然有很多对此举叫好,而且叫座,甚至以为我们今天已经是超越汉唐的盛世了。我们的国民到底脑子怎么了?

我想:真要做教育,是不是该多多学习前辈的经验和教训?德国的教育改革,日本的明治维新,美国的教育成功,是否也可以借鉴?当然,如果您认为英国的精英教育,法国的思维教育都很成功,为什么不好好借鉴他们?总是抱着几句古人圣贤说的话不放,眼界局限于几本古书,特别是【四书五经】这样的"皇家官方教材",以为这些就是您教育的全部内容。这种原始观念,是不是太狭隘了一点?这样教育出来的人才,如何能与世界共舞呢?

如果150年前,当时作为全世界最富裕,最有钱的庞大国家,对于中国人用【四书五经】,圣贤思想认真教育出来的,当时"很有钱,很有文化"的中国人,都根本得不到"世界人民"的尊重和认同。别说被西方强国,文明国家歧视了;甚至于当时又弱小,又贫穷,"以中华文化马首是瞻",一向当中华人跟屁虫的小国家日本,都深深地感到"耻于与中国人为伍"的压力,要急急忙忙地向世界公开宣布:"我们跟中国人不一样",认真强调:"我们不是卑屈而没有羞耻感的中华人,我们是勇敢而有荣誉和责任感的,懂得文明的日本人"。

好了,既然如此:今天您用什么样的超级逻辑思维能力和理性判断,能够推导出来这样的结论:只要今天"先富起来"了的中国人,都学了【四书五经】,接上"文化断层"之后,就能够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尊重?就能够被全世界人民接纳了?

——清一题记


《脱亚论》

附:
福泽谕吉:《脱亚论》
刊于日本《时事新报》1885年(明治18年)3月16日
林思云译

随着世界交通的手段便利起来,西洋文明之风逐日东渐。其所到之处,就连青草和空气也被此风所披靡。大致说来,虽说古代和今天的西洋人没有多大不同,但他们的举动在古代较为迟钝,而今天变得活跃起来,无非是利用交通这个利器的缘故。对于东方国家的当务之急来说,此文明的东渐之势十分强劲,如果下定决心来阻止它的话,这样做倒也不是不行,但观察当今世界的现状,就会发现事实上是不可能的。莫不如与时俱进,共同在文明之海中浮沉,共同掀起文明的波浪,共同品尝文明的苦乐,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文明就像麻疹的流行一样。眼下东京的麻疹最初是从西部的长崎地方向东传播,并随着春暖的气候逐渐蔓延开来。此时即便是痛恨该流行病的危害,想要防御它的话,又有可行的手段吗?我确信没有这样的手段。纯粹有害的流行病,其势力的激烈程度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利害相伴、或利益往往更多的文明了。当前不但不应阻止文明,反而应尽力帮助文明的蔓延,让国民尽快沐浴文明的风气,这才是智者之所为。

西洋近代文明进入我日本以嘉永年间的开国为开端,虽然国民渐渐明白应该采用西洋文明,气氛也逐渐活跃起来,但在通往进步的大道上,却横卧着一个守旧衰老的政府(这里的政府指德川幕府――译者注)。应该如何是好呢?保存政府的话,文明是绝对进不来的,因为近代文明与日本的陈规旧套势不两立。而要摆脱陈规旧套的话,政府也同时不得不废灭。如果试图阻止文明的入侵,日本国的独立也不能保证,因为世界文明的喧闹,不允许一个东洋孤岛在此独睡。

对此,我们日本的有识之士,基于"国家为重"、"政府为轻"的大义,又幸运地依靠帝室的神圣尊严(这里的帝室指天皇――译者注),断然推翻旧政府,建立新政府。国内无论朝野,一切都采用西洋近代文明,不仅要脱去日本的陈规旧习,而且还要在整个亚细亚洲中开创出一个新的格局。其关键所在,唯"脱亚"二字。

虽然我日本之国位于亚细亚东部,但国民的精神已经开始脱离亚细亚的顽固守旧,向西洋文明转移。然而不幸的是在近邻有两个国家,一个叫支那(这里的支那指中国――译者注),一个叫朝鲜。这两国的人民,自古以来受亚细亚式的政教风俗所熏陶,这与我日本国并无不同。也许是因为人种的由来有所不同,也许是尽管大家都处于同样的政教风俗之中,但在遗传教育方面却有不尽相同之处。日、支、韩三国相对而言,与日本相比,支国与韩国的相似之处更为接近。这两个国家一样,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都不思改进之道。

在当今交通至便的世界中,对文明的事物不见不闻是不可能的。但仅仅耳目的见闻还不足以打动人心,因为留恋陈规旧习之情是千古不变之理。如果在文明日新月异的交锋场上论及教育之事,就要谈到儒教主义。学校的教旨号称"仁义礼智",只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虚饰外表的东西。实际上岂止是没有真理原则的知识和见识,宛如一个连道德都到了毫无廉耻的地步,却还傲然不知自省的人。

以我来看,这两个国家在今日文明东渐的风潮之际,连它们自己的独立都维持不了。当然如果出现下述的情况的话,又另当别论。这就是:这两个国家出现有识志士,首先带头推进国事的进步,就像我国的维新一样,对其政府实行重大改革,筹划举国大计,率先进行政治变革,同时使人心焕然一新。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那么毫无疑问,从现在开始不出数年他们将会亡国,其国土将被世界文明诸国所分割。

在遭遇如同麻疹那样流行的文明开化时,支、韩两国违背传染的天然规律,为了躲避传染,硬是把自己关闭在一个房间里,闭塞空气的流通。虽说经常用"唇齿相依"来比喻邻国间的相互帮助,但现在的支那、朝鲜对于我日本却没有丝毫的帮助。不仅如此,以西洋文明人的眼光来看,由于三国地理相接,常常把这三国同样看待。因此对支、韩的批评,也就等价于对我日本的批评。

假如支那、朝鲜政府的陈旧专制体制无法律可依,西洋人就怀疑日本也是无法律的国家;假如支那、朝鲜的知识人自我沉溺不知科学为何物,西洋人就认为日本也是阴阳五行的国家;假如支那人卑屈不知廉耻,日本人的侠义就会因此被掩盖;假如朝鲜国对人使用酷刑,日本人就会被推测也是同样的没有人性。如此事例,不胜枚举。

打个比方,屋院相邻的村庄内的一群人,在他们出现无法无天的愚行而且残酷无情的时候,即使这个村庄里偶尔有一家人注意品行的端正,也会被他人的丑行所淹没。和这个例子一样,支、韩两国的影响已成为既成的事实,间接地对我外交产生了障碍,这样的事情实际上并不少,可以说这是我日本国的一大不幸。

既然如此,作为当今之策,我国不应犹豫,与其坐等邻国的开明,共同振兴亚洲,不如脱离其行列,而与西洋文明国共进退。对待支那、朝鲜的方法,也不必因其为邻国而特别予以同情,只要模仿西洋人对他们的态度方式对付即可。与坏朋友亲近的人也难免近墨者黑,我们要从内心谢绝亚细亚东方的坏朋友。

张清一声明:特别感谢日本金谷让先生提供《脱亚论》原文,并对拙译提出重要的修正意见。

——微信 百年树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