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4日星期六

曹长青:法国左疯和巴黎大屠杀


法国正经历美国911恐怖袭击时那种灾难,迄今媒体报道,在巴黎六个地点进行的恐怖攻击已有158人被杀害。巴黎警方说,死亡人数还会上升。

从现有的资讯看,这次巴黎遭到的恐怖袭击,不同于以往,恐怖分子不带面具,不跟当局讲任何条件,也不是像上次攻击《查理周刊》那样选择特定机构,而是刻意滥杀无辜,专门选择音乐厅、体育比赛场、餐馆等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用冲锋枪和手榴弹,还有自杀炸弹,造成最大规模的谋杀。巴黎音乐厅的一位幸存者说,那些恐怖分子像射鸟一样地杀人,甚至对受伤倒地者,再补射。其残忍、凶恶,野蛮,用野兽都不足以形容。

巴黎这场大屠杀是911事件后西方遭到的最大恐怖袭击。它起码证明了这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绝不是"我们没有敌人",而是敌人就在眼前,就在行凶,而且极为残暴,野蛮,冷血。恐怖分子对巴黎的袭击,实质是对整个西方文明的攻击,他们要改变(威胁)我们的生活方式。所以全球反恐,不仅是美国,更是法国等欧洲,以及整个人类的责任!

第二,巴黎遭到血洗更证明了,这场反恐战争不是要不要打,而是在哪里打,战场的选择。法国人,尤其左派奥朗德政府,不情愿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ISIS(伊斯兰国)开战,结果,这场战争不在中东打,就把战场移到了法国本土,打到了巴黎市中心。我在以往的多篇文章中都强调过,这场反恐战争,你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最后就得在纽约打,在美国本土打,在欧洲打。因为你不去端他们的老窝,他们就会打到你家门。这次巴黎遭到血腥袭击,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第三,巴黎的惨案,再次暴露出法国本身的问题。

一是接收穆斯林移民太多。法国是整个欧洲中,穆斯林人口增加最快的之一。目前穆斯林已占法国6400万人口的11%。按目前速度,25年之后,法国人口的一半将是穆斯林。任何有点常识和理性的政府,都不能这样大规模接受移民,尤其是有跟西方文明相抵触的宗教意识形态背景的移民。伊斯兰领袖公开说,我们不用武力征服欧洲,我们用穆斯林移民!巴黎遭到屠杀,是法国左派知识分子们热衷的这种移民政策的恶果之一。

二是纵容伊斯兰主义。很多穆斯林移民不是融入法国社会(接受西方文明),而是在法国"另起炉灶",设立清真寺,阿訇毛拉们在那里煽动和传播伊斯兰主义。目前法国已有2200个清真寺,但今年四月在法国伊斯兰组织联盟(UOIF)召开的法国穆斯林年度集会上,法国穆斯林宗教委员会主席达利勒·布巴克表示,法国清真寺的数量应该在两年内加倍。加倍后,法国的清真寺数量将成为欧洲国家之最!很多法国的清真寺都成了阿訇毛拉们煽动反法国、反西方,给穆斯林青年洗脑的圣战学校。对于伊斯兰们要把法国的清真寺数量翻番的计划,只有法国的右派政党(勒庞的女儿做党主席)提出批评,认为这些清真寺的建造资金多是来自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跟伊斯兰组织有关联的国家机构,其背景和目的可疑。但左翼奥朗德政府,还有《解放报》等一大批法国左媒等,以宗教和言论自由等名义为穆斯林们保驾护航,甚至还要围剿敢于直言批评伊斯兰的人。像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就曾因痛斥伊斯兰文化就是大胡子男人欺压女性、女人不值一头骆驼钱的文化等,而被法国的阿訇们(还有巴黎的人权组织等)告上法庭,直到她去世官司都没打完(法拉奇还在荷兰、意大利等几个国家被穆斯林告上法庭)。

三是法国长期实行社会主义政策,大锅饭导致经济发展滞缓,失业率居高不降,而穆斯林和阿拉伯青年首当其冲,难以找到工作。法国又实行高福利,政府救济金养懒汉,游手好闲的阿拉伯青年不断闹事,在法国,人们把这些不断肇事的阿拉伯年轻人隐晦地叫"青年人"。提到"青年人",都知道是指那些惹不起的穆斯林青年。法国多次暴动骚乱,主要参与者都有那些穆斯林青年。媒体也不敢谴责,因为怕被说成"种族歧视"。

四是法国的左疯政客们盲目追求统一的欧洲共同体,为建立"大欧洲"而开放边界,导致伊斯兰分子和武器弹药等很容易进入法国。上次《查理周刊》被恐怖袭击,那些自动化冲锋枪等,就是通过宽松检查(开放边界政策造成)的边境运进的。法国保守派政党领袖当时曾就此抨击奥朗德政府,但现在看来根本没起到效果。直到今天法国遭到历史以来最凶残的恐怖攻击,奥朗德总统才宣布"关闭边界"。但是太晚了,已经付出了近200条人命的代价!

五是奥朗德政府的无能。这样一场有计划、有组织的恐怖袭击,能在六个地点同时发动,反恐专家说,至少要有二十人参与作业。而法国反恐和情报机构居然事先毫不知情。一个国家的反恐机制麻木到如此地步,令人震惊。不要说年初时《查理周刊》遭恐怖袭击,就在两个月前,如果不是靠度假的美国士兵在通往巴黎的火车上制伏带枪的恐怖分子,那次就可能整车厢的乘客遇难。即使这样接二连三地发生恐怖袭击,法国的反恐情报机构,还有左派奥朗等政府,都没有及时反应和加强防范。为什么?因为奥朗德总统认为气候过暖才是人类最主要的威胁!法国思想家勒维尔的儿子理卡德(Matthieu Ricard四十年前放弃巴黎的学者生涯,进入尼泊尔藏传寺庙当了洋和尚,他现在是奥朗德总统的"国师"。这个洋和尚公开宣扬,现在世界没有战争,只有天气过暖才是最大敌人!奥朗德说他的反对气候过暖政策得到这位大师的指点。一个国家都被恐怖袭击杀到这种地步,奥朗德们还在说"气候过暖"是最大敌人。这真是法国人的不幸!美国的奥巴马总统也是这种论调。其实这次巴黎惨案的遇难家属们应到法院起诉"奥朗德总统",左派政府的愚昧、无能、幻想等,难道不是这场巴黎惨案的元凶之一吗?!

在《查理周刊》惨案发生之后(之前法国就曾遭到几十起恐怖袭击),奥朗德政府仍然接受大量穆斯林等移民。欧盟(国家之间)开放边界(这样就更像个统一的欧洲了!欧洲知识分子怎么蠢到如此地步?)等于为伊斯兰分子的流窜作案提供了天然机会,并能运进大量武器!对不久前发生、现在仍在继续的欧洲难民潮,德国的作秀总理默克尔无视现实的严峻,采取大量接受难民政策(其中不乏伊斯兰国圣战分子),这对德国是不祥之兆。巴黎式的惨案,不是不可能在德国重演。法国的奥朗德也唱高调,配合默克尔演乌托邦双簧,结果将会给法国、德国,还有整个欧盟国家带来灾难!

只要外部的伊斯兰国等恐怖势力不被铲除(美国的左派奥巴马政府根本不做彻底铲除ISIS的计划和努力),内部的奥朗德们继续其左翼的接受大量穆斯林、变相纵容伊斯兰的政策,那么巴黎这种惨案,仅仅是开始。在自由世界的武力、能力可以轻而易举摧毁这种灭绝人性的恐怖主义伊斯兰国的现状下,自由世界的左派领袖们却根本不真正动作,这是自由世界的耻辱,是人类的悲哀!

20151113日(巴黎惨案当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