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梁京:习近平对中国和世界的未来意味著什么?


seattle-xi-jinping-afp-800.jpg
习近平在西雅图的欢迎晚宴上的致辞演称"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MARK RALSTON / AFP)
自从三年前习近平就任中共总书记以来,这个问题就成为亿万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问题。随著习近平的个性和领导风格越来越多地展现在世界面前,人们对这个问题议论纷纷,想像也起起伏伏。立场比较中立的人群时而乐观,时而又转为失望。总的来讲,多数人最初期望比较高,今年以来转为悲观失望的人则大为增长。

许多人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习近平不是一个好皇帝,当然,也有很多人,也许是更多人,还没有、也不愿放弃希望,习近平会成为一个好皇帝。我虽然同意习近平不是一个好皇帝的判断,但我认为断定习近平是一个坏皇帝为时尚早。我认为,习近平已经明显地暴露了他的严重缺陷,由此提出的问题是,习近平的缺陷是否注定了他会成为一个坏皇帝?或者说,如果习近平不是一个好皇帝,是否对中国和世界意味著无可避免的大灾难?

分析这个问题有两个重要的方面,一个方面是理解习近平的主要缺陷,另一个方面,是理解我们时代环境的约束。

在我看来,过去三年,习近平暴露出来的主要缺陷是认知和领导能力方面的,而不是道德方面的。也就是说,习近平的主要问题是"智不配位"和"能不配位",而不是"德不配位"。这个判断并不意味著习近平没有道德方面的问题,而是认为,相对于一般政治领导人,习近平的道德问题并非特别突出。不能对政治家的道德寄予太高期望,这是现代社会的常识。政治家最重要的道德指标,就是他是否敢于直面而不是回避最突出的政治问题,在这个方面,习比他的两位前任要强。这是习上台后大力反腐的本钱,也是许多人对他抱有希望的重要原因。

《易经》说,"德不配位,必有殃灾"。我的看法是,随著共同体规模的扩大和内部分工趋于复杂,"智"和"能"的地位也不可避免会上升,而且这两个因素与道德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不能想像,一个德高的领导人,同时又是一个南怀瑾所说的"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的领导人。相反,一个"智"与"能"比较高,而道德底子不厚的领导人,在好的社会和政治生态约束下,反而有机会作出一番成就来。这样的例子在发达民主国家并不罕见。因此,如何理解我们的时代环境对习近平的约束,就成为理解习近平对未来意味著什么的关键之一。

我们时代的一个重要趋势,就是发生大规模暴力冲突的可能性在下降。崛起的中国会不会对这个趋势构成挑战?习近平在南海主权争端中表现出来的强悍姿态,引发了许多人的忧虑。我同意这样一种看法,由于中国巨大的经济和华侨优势,他完全没有必要选择这样的愚蠢的策略。他难道真的不怕与美国发生正面的军事冲突吗?最近美国军舰进入中国控制的岛屿附近,双方实际上进行了一场如何避免冲突的"演习"。在我看来,这一发展说明习近平受到了大趋势和大格局的有效制约,不想或者无力引发大规模军事冲突。

这有利于强化我们时代的另外一个大趋势,那就是信息传播和交换的自由不断扩大,由此带来社会总体认知水平和能力的迅速提高。这个大趋势对于习近平的智力和能力缺陷意味著什么呢?从这两年的直接观察来看,中国内部的思想交流和舆论演变对提升习近平的认知和思维模式可以说毫无影响力。因为习近平不断有"惊人之语"冒出来,让人感到他似乎来自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和时代。最近的例子就是所谓的"妄议中央"。

习的这种认知态度对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带来巨大风险,是没有疑问的。不过,习的那些严重背离情理,脱离现实的话语,强烈地刺激了中国社会的思考和交流。这对提升中国总体的认知水平和能力有促进作用,从而对习近平的认知和能力不足给中国和世界未来带来的巨大风险,有决定性的对冲作用。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