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24日星期二

綦彦臣:由传统而道统的可能性

耘余闲墨(5) 
                       
清代朴学的产生是个还没有被认真对待的文化史现象,更由于其有饾饤之讥,而使其针对文字狱的逻辑反对意义被忽略。就朴学的发生学本质论,它是对至清而出的有史以来最残酷文字狱的反应。思维精英为寻找最核心、最原始义理,那种基于学术理解而至政治伦理批判的义理,而把人生大量精力投入可简白以称的考据学。因是学之寻核心、归原始,故有朴学之名。朴学固然有饾饤之讥,而饾饤衍生之义亦是今日反智主义的依据。饾饤之局等于「掉书袋」,言人之引证为「掉书袋」乃反智主义最通俗举止。
至于已有定论的朴学发生于思维维英反对阳明学末流之空疏,当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之解。朴学本身固有弊病,但它有数种值得珍视的道统价值:(一)其无征不信、孤证不立是学术态度诚实不欺的经典,亦为最初级的参考文献规范;(二)地方学派之成的价值大于时代学派之后誉,即如常州学派、皖派远比乾嘉朴学更重要,尽管后一概念囊括前两者;(三)朴学从政治学上否定了程朱理学给明清统治提供的伦理基础,为晚清社会革命提供了隐型思想资源。此三项从中国古典学术传统经精炼后向道统方面提升,获得了巨大成功。引于当下之事功,意义有三:第一,社会革命于当于下腐败社会中,不但有合理性,更有可能性;第二,学术进步仍是社会革命的支持力量,尽管现在尚无任何地方名号的革命性学派,但互联网异议学术传播可做等价物;第三,追寻学之尊朴从学术志业道德(比职业道德高一个层次)上终结反智主义。
中国当下政治腐败不可救、学术粗滥不可纪、职德沦丧不可束,在思维质量方面均表现学失其朴,学失其朴带来反智主义风行。反智主义在政治学上不仅反对普世价值,而且更主要地是反对传统向道统的提升。比如说,对忠孝政治伦理进行分割,只讲绝对服从,不讲义谏。再比如,「不事王侯,高尚其志」与「思不出位」同为传统原则,但体制内知识分子大都弃前者之道统而就后者之传统。总地来看,合法性危机丛丛、正当性几为负值的现统治体倾向于继承传统之恶,且弃绝道统之善。在此选择之下,体制内学术出现泛滥的学失其朴现象乃不可避免,且文字狱以诸种「与时俱进」的方式展现出来。反智主义亦不止于为败坏统治的提供屠龙术,而且也带来新的国耻。其如,南海纠纷大言之论对内乃基于「领土」、「主权」诸词,对外则言为「政治挑衅」而力避国际法之约束;再如,「逢日必反」毒化群氓思维,当群氓不知「集体自卫权」为何概念时,受煽于反智主义而对日本大加挞伐。日本侵华之史固是事实,大屠杀之存在不因受害人中军人与平民比例而可更易,但是,战后日本政治自新亦是事实。否则,何以得为联合国成员?其为成员又何以为时在联合国的中华民国所准允?再其后,其联合国成员资格何以被大陆共和国所资用?
日本之为联合国成员当然享有《联合国宪章》(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之权利,该CHARTER第五十一条(ARTICLE.51,部分)曰:「Nothing in the present Charter shall impair the inherent right of individual or collective self defense in armed attack occurs against a memb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til the Security Council has taken the measures necessary to maintain international peace and security.」据此,使用集体自卫权是日本国内法律之规范,其国内法确认使用之乃是对该国在联合国权利的使用。此确认暨使用既不损害国际秩序也与任何联合国合成员权利无冲突,何致于大陆共和国的群氓嚣嚣?反智主义之笑柄也!反智主义笑柄之出又使高端伪精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结果是「不懂国际」之状跃然纸上,远期的梦醒结果于今可以知矣!
这个「不懂国际」例子过分学术化,亦有饾饤之嫌,但是失去「掉书袋」之好传统或此好传统遭遇蔑视,实在是道统难以延续或扩展的最大原因。不学无术而朗言创新是中国目前坏社会的政治常态,也是一场噩梦的开始。体制外有异议身份的知识分子尤当惕励,不但要与反智主义划清界限,还要为社会革命做理论准备——此乃传统提升为道统的一大重要路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