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23日星期一

安希孟 :基督教与中国有机结合,还是擦肩而过?——羊城归来话宗教


                         
     (网上见到赵先生后来的文章,故,此文略有添加,对于赵先生的评论,超出了广州华南师大历史系赵先生的发言范围)

     这是一篇"历史上的今天"的论文,今天拿来发表,就有些儿发人深省,因为,一个大胆的预言出于学者之口,我们今天可以拿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检验了。检验的结果是,基督教没有与中国人民擦肩而过,而是切中肯綮(qi,筋骨结合处)),深深切入我们的肌肤骨髓血肉脏腑神经大脑(骨髓移植,救了一条命)。我想,它真的植根于民族的命脉之中,成为了我们的有机体。说它成为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甚至也不对。据说,今天的山西河北甚而河南等地的汉人,其实是北方游牧少数民族后裔了。说我们反过来被基督教化,那就一点儿也不奇怪。教化,不是化外之人,好啊。        
   不错,基督教是外来宗教。但它如今已经内化为我们民族文化的一部分,也行将内化于我们的灵魂,成为我们有机体的一份子。基督教不是原生态华夏文明,但和佛教一样,已然成为当今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多一个基督徒,并非少一个中国人——可能少了一个痼弊僵化鲁莽灭裂颟顸(manhan)自私狭隘的国人。多一个基督徒,多一个文明人。你吃的食物、饮用的水分,已经长成肌肉骨骼血液毛发,甚而成为了你的精神气质。如果你还把自己的身体的某一部分当作外来事物加以拒斥,那是傻子。这样看来,那些梯山航海远涉重洋传经布道的域外传教士,可真一丁点儿也无可非议。据科学研究,我们的先人来自非洲。我们的故乡在遥远的非洲。真的,我们和欧洲非洲亚洲其余地区的人共有一个祖先。这可不丢人败兴。共有宗教信念,互通信仰,也很正常。
   主人好客,著名高等学府、历史久远的华南师范大学历史系举办基督教与中国文化学术会议。我欣然驱策前行。我在会议上得知,这些年,基督教在吾们中华大地蔚为壮观。从山西太原出发南行,车过岭南,五岭逶迤腾细浪。西国传教士全然视崇山峻岭为坦途。旧时代把人流放,远徙陬(zou)壤,镇守边关,发配不毛之地,名曰镇南,而今这里多好,众人趋之若鹜!可是欧人自我放逐,渡重洋,越关山,价值观念大不同于中国好男儿。近代中国,"华南虎"得风气之先。洪杨革命,逸仙举帜。荒漠出甘泉,如今边鄙成中心。余观羊城,人物昂藏,建筑气派,市井繁华。华南师大,芳草茵茵,建筑玲珑,洋学递增,文人彬彬,谈吐儒雅,衣冠绰约,古风荡涤,洋气氤氲。如今,中原反形落伍。文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我这里指的是基督教学术,于今广东更加着先鞭,迈步在全国最先进行列。菩提达摩、利玛窦、马礼逊,这些远涉重洋传经布道者,皆从广东登陆吾华,给中原大地带来福音。广州就是中国近代精神的黄埔军校。
   羊城归来,2007年圣诞节前夜,我要求研究生一体到教堂体会观摩西方文化和人类一家的观念。我们要了解西域文化哲学,全方位多角度全息整合思考,而非了解一鳞半爪。西哲与西人之生活态度、风俗习惯、宗教信念、日常情趣,密切相关。尔等不可小觑。西人宗教仪规、典谟训诰,从中可以窥见荦荦(luoluo)大端。法律条款、教育理念、逻辑思维、历史观念、政党制度、世态万象,郁郁乎文哉,吾从西,吾从欧,吾从拼音文字,吾从科学医学,吾从世界节日,吾从普世价值,吾从公民社会,吾从宪政多元共和。一切西化欧化。节日:洋节泽沛,土节衰微。世间人情,万国公理,国际公法,普世道理,人权普救,吾人当知晓。学术规范,吾从西。勿学歪理谬论,在世界列国社会胡搅蛮缠斗蛐蛐。所以我们的研究生人人得有一本《圣经》在手。哲学思虑,吾从西学视野反观中华。鸟语花香,只有精通西国鸟语,吾国花园才能姹紫嫣红。我们都是地球村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共一种价值,三寸金莲八两秤缺斤短两的假冒伪劣劣质食品的人权,可以休矣。基督教信仰为普世价值,普遍人权,普选提供根据。世外桃源,独立王国,地头蛇,南霸天,独霸一方,八两鬼秤的特殊道路,行不通。基督教是世界宗教,推崇普世价值、环球伦理、世界主义、天下大同、万国一家,不是如汉人崇拜宗族宗派民族血缘宗亲宗祠之神主。
   忆及参加华南师大历史系学术会议,聆听诸位大德之高见,收获颇丰。然独对赵林先生所言"非洲黑人会成为基督教世界中心"一说秉持异议。盖因非洲文化哲学落伍,难成基督教世界中心。贫困地区,扶贪对象,永远不会成文明轴心。即使数量猛增,也断难成为中心。后现代"去中心化",边缘成中心,很好,但似乎西部,南部(撒哈拉沙漠以南),更难成为中心,而不是取而代之成为中
心。况且任何预言,大胆也可,但言必有据。我说:"勿以高等华人知识精英等闲看待当前中国民众归信基督教的社会现象。"中国民众大量皈依基督教,这个事实非常有价值。以不要为大量社会人群不是实数,后面无足轻重的零,似乎可以视而不见。中华城乡大量民众皈依基督,不是可以等闲视之的小事一桩。
   赵先生统计资料显示欧美白人国家里基督徒人数比例下降。然而欧洲白人生育率低,大量有色人种非白人和笃信其它宗教的移民(例如难民,非法或合法)加入,其它宗教信仰者比例攀升。故单纯百分比不能说明基督教在欧洲递减衰退。印度基督徒增长乃因自然人口,然欧美国家基督徒人数比例下降,乃因阿拉伯和亚裔华裔移民人口猛长。故统计数字无意义。预测未来,弗能仅凭感官灵觉。如说,中国基督徒不会增加多少,这结论简直不是研究结尾之结果。我们今日事实是,越来越多的炎黄贵胄皈依基督教。非宗教信徒的华人人数数量在欧美迅增,无文化意义。华人人数巨大,繁殖率高,文化乃自体交换,自体繁殖,不是异质文化交流碰撞核聚变释放能量。黑人信基督人数增长,然基督教文化归根到底乃由欧转非。况且欧美文化教育发达,神学哲学高级思辨、文化文学艺术创意多出于欧美。空有数量,没有质量,也是不行的。当今对于基督教研究神学奉献成就巨大者,仍旧在欧美神学界。文化,欧美巨擘(bo)若繁星满天。    
   基督教自始即同先进希腊哲学结伴,是有原因的。她同先进商旅商埠(bu)文明结伴,而不是停留在亚细亚古旧文明的文化上。撒哈拉以南焉能成为文明轴心或基督教大本营?统计数字若不以睿智哲思为基础,则会误导天下之苍生。人口重心密集爆炸区,不会是文明中心枢纽。基督教后来传播到世界各地,去"同化""文化""感化""教化""孵化"落后地区文明人类,提升他们。文明的冲突取代武器的冲突,但先进文明的旗帜会高高飘扬天下。杂乱混乱的原始野蛮部落迷信宗教将消失殆尽。在今天,凡不以基督教文明马首是瞻者,必然落伍于世界人类,有何值得夸耀乎!!随着中国物质文化的发展,在精神层面上,中国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基督教化——基督教徒数目持续攀升增加,不以人的主观意愿为转移。这是一个事实,学人不可闭目塞听——中国人爱把事实叫做"铁的事实"。
  赵林先生从中华基督徒当前数量剧增,竟然预知基督教"将与中国擦肩而过"。也许如此!然而任何预测,都应当从当前或往昔事实推导出。当前吾国城乡人口基督徒比例火箭式蹿升,基督教哲学文学法学历史研究,作为文化浸染,互动交流势头刚劲,已然成为华夏文化的一部分。赵先生之预测显然缺乏当前及往昔事实之根据。凭什么说将擦肩而过呢?也许你说连肩膀也不擦呢?中西宗教文化数百年交流切磋会通,焉能说擦肩而过乎!中文神学经典浩如烟海,学术会议,群贤毕至。基督徒入政协人大,神学院校几十所,圣诞节成为中国风景线,商家促销,大学基督教哲学已为显学……凡此,怎能说基督教与中国人民擦肩而过?基督教业已成为华夏文化之体。
    基督教入华凡百五十年,历经坎坷,风雨如磐暗故园,今已经蔚为大观。基督教已经融入中国华夏文化,岂止"擦肩而过"?擦肩云云,分明放言怪诞。基督徒人数几千万,岂可视而不见? 目前中国城乡参加基督教的人越来越多。国家宪法容许基督教,并且有神父牧师参加人大政协。我们不能不负责任诋毁他们。我不认为相信西方基督教,看西医,穿西装,实行西方商业文明竟争制度,比如实行共产主义,就是卖国!?世界上只有唯物论和变戏法最省力,因为它可以由人们瞎说一气,不要根据主观判断,也不受主观愿望检查。唯心论和形而上学则要用气力,它要根据主观判断,并受主观愿望检查,不用气力就会滑到唯物论和变戏法方面去。
   赵先生预言基督教难以成为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我想当今时代,多元共生,没有独尊一术,定于一尊,很难有一个国家的国教和国家级意识形态。用一种思想统一人的大脑,牢笼灵魂,规范语言,过时了。连尼泊尔都要废君主。缅甸也出人意外实行民主大选。昂山素季成为风云人物。讨论基督教是否会成为吾华夏大地的主流信仰形式,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伪问题。未来中国不会只有一种主流信仰或宗教。我们永远不会立国教。基督教无成为国教的奢望。基督教也不想成为解决一切社会现实问题的万应灵丹——所以预言基督教不会成为国教国家意识形态,就永远正确。这伪预言成真言,就永远正确!但也没有意义!我们的时代不会有以不变应万变的万应灵丹或符咒。
     基督教如今在中国已不是肢体以外的"用":功用工具用具,而是中国文化的"体",肢体体系体制内的文化。"中体西用",全是胡言。焉能有只有体而没用的道理?没有体,何来用?没有用,体应该废。沒有"体"的用,和没有"用"的体,全系瞎掰斥。"体""用"二分,虚无实有二分,乃东国特殊虚构。体,必有用,用,必以体为根据。体用结合。西方的文化体制格局已然成为中华文化例如大学建制法律设施管理部门的一部分。我们的国体也发生了二千年未有之变剧,叫天翻地覆慨而慷。体用难以分开。四肢的功用也是他的体质的组成部分。不会消化的胃,不是胃。牙齿不咀嚼,没有功用,那它的体,也不是体。西学若不成为中国文化有机组成部分,焉能有用?
   他说中国基督徒多为贫病老弱孤苦之人。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这价值判断是按照生理特征作出的。这种把人类分为三六九等上智下愚的做法就让人心寒。加入基督教会的,在中国一般而言,和佛教寺庙相比较,文化层次比较高。国学、迷信风水、祭祖、焚烧冥币、卜卦算命、风水阴阳先生、送孩子上私塾(教育部门不作为)、神汉巫婆,文化水平都不高。即使中华民众归信基督教的文化程度低下,那也须知,耶稣门徒中多为贫病穷人文盲渔夫税吏引车卖浆之流,文化素质低下。瓦特法拉第黄道婆女娲,都是粗人。大禹是条虫。基督教传入罗马,主要对象是奴隶女人宫女妃子穷苦百姓。不能据此说基督教将与中国人民擦肩而过。而且,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中国学人和显贵阶层中,皈依基督教者为数不少。基督教对于中华文化政治经济文学艺术法律社会心理影响巨大,如今已入三教九流。国内各大学均有基督教研究机构,学者逾越千人。中国几千年天不变,道亦不变,如今数千年礼仪典则,扫地以尽,未尝不是亘古未有之大变也。
   世界人类唯欧洲文明马首是瞻,基督教教义信条和神学是高级超自然信仰,上帝非饕餮贪婪色情物欲主义鬼神,全人类都摒弃偶像物质主义金钱权力土地凤神雨伯拜物教。独吾中华,向隅而泣,开倒车,走回头路,读经复古开私塾颂科举,洋洋自得,趾高气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正与共产中华擦肩而过的将是非驴非马的孔圣人孔家儒教鬼教土教。华人鼓吹汉字和中医超时空,有些儿叫人如堕五里雾中。
   人人平等的文化观念,和上智下愚的文化,实在是两种文化,判若天壤,迥不相侔。中华基督教人口数量之增加,无论老幼妇孺贫病健全,在文化研究上,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不能说,高级教授没多少人归信基督,就说明基督教和中华人民擦肩而过。那些受洗入教的中华普通人民,和教授学者一样,具有自己的基本人权、判断能力、悟性和价值尊严。在统计中国信教民众时,把人划分为三六九等,上智下愚,工人资产贫下地主之阶级分裂,实在离开西方文化和哲学达十万八千里遥远。中国的社会学者可以据此研究中国宗教格局,但却不可惶遽作出轻率结论。人人生而平等,无分华夷文野智愚贤与不肖。高等华人是否归信基督,这问题应该迈开大步作田野调查,但是高等华人与夫低等民众在信仰上的区别,显被夸大,且无多少实质意义。
   在昔古罗马皈依基督教会者,是时代的先觉者。有一些知识并不是知识分子所独有的。毛泽东谈到什么是知识时就说,知识分子往往是没有知识的。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有些知识是意会的,不可言传的(波兰尼)。赵林先生说中国基督徒知识低下,但是社会人群中非精英阶层却默默主宰社会进步程度。知识分子只是显性的表层的一面。然反过来基督教又有可能触动中国社会精英阶层——况且目前中国知识精英中基督徒数量惊人。
   吾人正进入全球一体化时代。人类一家,这观念颇能打动人心。中英条约,海禁大开。中国遵从国际规程,服从国际约法,签署条约,然后严格遵守,这是步入国际殿堂。环球贸易,商贾发达,世界一体,你中有我,中国入马克思的西方彀中矣。广州乃中国近代开放的门户,梁发何许人?容闳,广东香山人,少入澳门马礼逊学堂,1847年赴美留学,后入耶鲁大学,第一个中国留美学生。詹天佑(1861—1919),生于广州。广东文化输入输出居华夏之冠。当今之世,宗教文化学术互动,中国早已不是原来的中国。基督教入华凡一百余年矣。中华高等教育,乃来自西洋。许多著名高校脱胎于教会学校。基督教已然成为中国五大宗教之一,人数颇为壮观。基督教与中华文化武化,岂止擦肩?早已拥抱,接吻,结为一体。
   中国在封建迷信中流连忘返的人们,对于基督教这个洋教是深恶痛绝的。他们反对西学,反对基督教。过土节日,拜祖宗鬼魂,烧香上供,扫墓祭灵,放点山火,污染大气,吃把干草当药,风水算命,迷信偶像,这些年又火了。可是假期这个洋玩意,就是从国外进口的。吃月饼,烧点冥钱,读经国学私塾中医针灸,看来必须拿基督教冲刷。捍卫中医,捍卫象形文字、中华迷信和土节日的人们须知:吾人原来就是从非洲来的。咱们的祖上就是混血儿。中国姑娘嫁老外,这很正常,谁叫我们是世界的农村呢!咱们人类就是迁徙的最好榜样。抛弃旧的传统,接受新的文化,很正常。现在国人背叛祖训祖制,皈依基督,实在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不放火烧荒啦,不春节超载运行啦,不撞死人逃逸啦,不乱贴小广告啦,不回收烟酒药品啦,不拜祖宗讨吉利啦。那些改信基督的人,可能恰恰是中国的脊梁,是改良社会风尚的动力,是民族的精英,国家的希望,社会的栋材,万民的楷模。你千万不要把他们看作下等人。
    赵林先生还使用了非学术化的俏皮话、调侃语言,如,"上帝在南下",             "文化溶血","文化返祖","撕裂旧伤疤","上帝的尴尬处境 " ,基督教碰到 "硬钉子""软钉子"。所谓 "四多",即农民多、文化低下者多、妇女多、老人多,这说法几乎没有什么意义,而且不合乎事实,有些儿客里空。上流社会 "转向儒道释",下层民众"皈信基督教",缺乏根据。基督教的上帝"以柔克刚"地战胜罗马帝国,潜移默化地"慑服"日耳曼,"打造"美丽的合众国,上帝的"微妙前景","重心南移","文化相似性", 这语言就忒活泼和随意。孔子是中国文化的"活水源头"。 "填补欧洲的宗教空白"——那儿来的天方夜谭?"砸碎孔家店",上帝"开始南下"(上帝走下坡路或回头路),在非洲受到"热烈欢迎"(没有说夹道),上帝何时"掉头向东",等。 都叫人丈二和尚(我也悖论式地调侃一把)。   
    不过。赵林的文章还确有促人深省的地方。"国学热"这股逆流滚滚,逆风千里,实在和毛泽东、共产党的一贯思想,也与马列主义、基督教、普世价值相违背。曾经被当做"封建糟粕"的孔家店的私塾又升温。宫闱秘史成热门。孔子塑像树立在领袖巨幅之侧。死灰复燃的祭孔庙、拜黄帝陵之类的祭祀活动搞得热火朝天,风水、占卜、星相术也堂而皇之大行其道。这是文化保守主义。 赵论亦属于《推背图》一类作品,是历史宿命论和循环论历史观,有如敌一天烂下去我一天好起来式大预言。
    吾国吾民宗教信仰淡薄而混乱,无一定操守,无固定信仰,刨坟掘墓砸碑毁寺烧经之乱民暴徒,又会一朝匍匐在孔丘关公济公大肚弥勒佛脚下,毁家谱砸家庙祠堂又续家谱搞血缘宗亲把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踢一边,简化字(古已有之)又倡繁体,鼓吹文言(其实吾人白话文里实际仍藏杂不少文言词句),打倒复平反,台上达官旋即成黥面囚徒,批修又联俄,一衣带水又反目。你若说民间杂乱鬼神会成正宗信仰出售,打死我也不信。无操持,无把握,无信念,甚危殆。同一个民族,朝三暮四,焉可信赖? 国学热云云,违背共产主义宗旨,就是大跃进红卫兵运动,也是国人从一个级端跳到另外一个极端的例证。
    基督教并未退出中国历史歌剧院,亦不应退出中国竞技演艺圈,它威摄皇权政治,震慑帝王威权,颠倒上下旧秩。它是读经复古,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人身依服,皇权帝制的剋星。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其结果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公民是上帝子民,无分智愚贤与不肖。犯人有沉默权,抗拒权,死刑也不能立即执行。一个阶级只能规规矩矩,否则立地取缔,予以制裁,似乎别一个阶级,就可以乱说乱动,谁个劣谁个不劣,凭其火眼金睛,群众专政。公民的反面:公敌一一人民公敌,你一人面对亿万群众泰山压顶。"群众群氓"成真正的英雄。但政府政党不应有私敌一一阶级敌人,举一阶级下分青红皂白,悉数列为敌人,横扫严打,立党为私,荒天下之大唐,逆人间之大伦,亚洲窝里斗,人类窝里斗,国际共运窝里斗,国内党内窝里斗,背叛反动家庭窝里斗。党天下其实是私天下。我们应当和解化解私敌,广开言路。敌友标准,不谋一党之私利。公民的另一面:臣民,臣服屈膝,君叫臣死,臣不能不死。死,还要谢主龙恩。这不好。

————————————————————————————
      赵林的相关论文摘编

     在后殖民时代,基督宗教在全球范围内展现出一种由北向南的运动轨迹,它的未来发展热土将不再是发达的欧洲和北美,而是文明化历程与殖民化历程相同步的、欠发达的拉丁美洲和非洲。然而在有着深厚文明根基的亚洲,基督宗教的发展却面临着伊斯兰教、印度教等传统宗教信仰的巨大阻力,其蹇滞状况与它在拉丁美洲、非洲的顺利情景形成了鲜明对照。在中国,基督宗教在经历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井喷"式发展之后,同样也面临着方兴未艾的"国学热"的强劲挑战,基督宗教在未来中国的发展前景,将受到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因素的深刻影响。他用了个比喻,"上帝在南下"
    过去一世纪以来,基督宗教世界的重心却坚定地向南转移,移到了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世界上最大的基督徒社群也是在非洲和拉丁美洲。西方基督宗教的时代已在我们有生之年逝去了,南方基督宗教的时代正值黎明。这种变化表明,人们对于基督宗教的传统观念,即基督宗教是一个欧洲与北美的、白人的和发达国家的宗教的看法,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今天的基督宗教正如其最初在地中海东部地区的发展情况一样,越来越成为一种弱势群体的、有色人种的和发展中国家的宗教信仰。
   在传统的基督宗教主流地区,即欧洲和北美,虽然基督徒占人口比例大体相当,但是基督宗教在二者社会生活中的实际影响却有所不同。欧洲由于受本土人口下降、老龄化加深、世俗化潮流冲击以及亚裔移民日益增长等因素的影响,在年轻一代人群中,基督教信仰的热情急剧下降。另一方面,亚裔移民的大量涌入又使穆斯林和印度教等东方宗教信徒的比例不断上升,乃至于一些传统的欧洲人不无夸张地预断,随着基督宗教向非洲和亚洲的转移,伊斯兰教将会在21世纪填补欧洲的宗教空白。
   与民间宗教信仰在普通民众中的复兴趋势相呼应,"国学热"也使儒家思想在知识分子中越来越受到推崇。从海外思乡学人的新儒学复兴呼声到国内风靡一时的尊孔读经活动,儒家思想在中国文化中的正统地位正在重新被确立起来,并且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下名正言顺地与官方意识形态达成了一种精神默契。与西方历史上基督教会与世俗权力之间相互制衡的二元格局不同,在中国历史上儒家一向遵循"政主教从"的基本规范,而且强调权威、秩序、社会和谐和集体高于个人的价值观念,这些观念都非常符合中国目前的政治需要。在当今时代,中国一方面面对着全球化的横向影响,另一方面又受到文化传统的纵向驱策;一方面要实现现代化转型,另一方面又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文化。
     如果说基督宗教以往在中国遇到了政治意识形态的"硬阻力",那么今后它将在中国更多地面对传统文化复兴的"软阻力",后者往往比前者更加难以突破。由于历史背景方面的差异,以儒家思想为主的中国传统文化与基督宗教之间有着许多抵牾之处。从思想内涵上来说,在儒家关于人性本善和为仁由己的道德取向与基督宗教关于人性本恶和基督救赎的信仰维度之间,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两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和士大夫专注于内在的道德修为和外在的经世致用,对于"六合之外"的鬼神通常采取"存而不论"的漠然态度和"神道设教"的实用立场;而民间百姓对于宗教信仰则抱着一种功利主义的态度,任何宗教都必须具有立竿见影、有求必应的效能,否则就会遭到冷落。
     近年来风靡一时的"国学热",使得传统的儒道释思想和各种民间宗教枯木逢春,从而造成了当今中国社会中佛教寺庙、道观、关帝庙、妈祖阁等宗教场所与基督教堂相互并存和激烈竞争的现象。中国一些家庭教会也由于过分强调功利性和灵验性而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一种巫术化特点,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特色"文化烙印,并因此受到西方基督徒的普遍质疑。事实上,在基督宗教对中国社会进行改造之前,它首先必须面对着被惯性强大的中国传统文化所改造的可能性。换言之,在实现中国社会的基督教化这个理想目标之前,首先必须面对基督宗教的中国化这个现实问题。      
   在后"冷战"时代,强劲的文化保守主义浪潮在亚洲不仅表现为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蓬勃发展,而且也在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一场名曰"国学热"的传统文化复兴高潮。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腾飞、综合国力的加强和大国意识的觉醒,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文化的问题正在受到越来越多朝野人士的共同关注。在这种情况下,在政治意识形态主导时代曾经被当做"封建糟粕"而受到猛烈批判的中国传统文化又开始急剧地升温。一些大学争先恐后地设立了国学院、国学所、国学班或国学大讲堂,并且在政府的支持下,在海外90多个国家开办了300多所孔子学院,大力弘扬中国儒学和传统文化。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等电视栏目连篇累牍地播出各种形式的国学普及讲座,在初中教育水平以上的草根阶层中掀起了一股热衷于帝王身世和宫闱秘史的文化热潮;政府官员和商界领袖们也踊跃参加名目繁多的各种国学讲习班,津津乐道于儒释道经典和传统智慧。1919年北京大学的学生在"五四"运动中公开打出了"砸碎孔家店"的旗帜,把中国落后挨打的原因归于"孔门之学"和"孔门之政";"文化大革命"期间,"孔孟之道"再一次被当作反动思想遭到无情的摧残。
     然而到了2011年初,高达9.5米的孔子塑像却一度被堂而皇之地树立在摆有革命领袖巨幅画像的天安门广场之侧(虽然不久以后该塑像又被从天安门广场之侧移入国家博物馆雕塑庭院中),明确昭示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仍然是当代中国文化的活水源头。在弘扬民族文化、振兴民族精神的神圣名义下,各种死灰复燃的旧习俗和方兴未艾的新事物也纷纷打着国学的旗号以壮声威,祭孔庙、拜黄帝陵之类的祭祀活动搞得声势浩大,风水、占卜、星相之术也大行其道。这种内容繁杂、泥沙俱下的"国学热"具有极强的精神感召力,从国内背景看,它与中国当前高速增长的经济实力和日益复苏的大国理想同气连枝、相互砥砺;从国际背景看,它与伊斯兰教世界和印度教世界的原教旨主义运动具有内在的文化相似性,都表现了一种文化保守主义的大趋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