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

吴戈:緬甸給中國帶來多大希望

緬甸的大選在中國大陸引起的熱烈反響完全在意料之中,正如郭建龍評價緬甸民主化擊碎了「民族關係和歷史環境過於複雜就不適合民主」兩大神話,還有大把的各色自由派一面對吳登盛將軍如同對蔣經國一樣讚賞有加,一面對大陸當權者大聲隔空喊話,勸其從善如流,提醒其不要跌入歷史的垃圾堆。
可以想像,除了外交層面上照例「尊重緬甸人民對本國發展道路的選擇」,中共高層是不會對這種事情正面回應的。要說民主,寫得滿街都是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裏不就有嗎?還有位幹部因為轄區有民眾被抽查時背不出那24個字而受黨內處分,誰說共產黨不重視民主了?
如同1946年用大呼民主來折騰蔣介石政權、麻痹美軍觀察團一樣,即使在整個大陸一次次的極左政治運動期間,「民主」二字也一直以「人民民主專政」的形式存在著。雖然要算名存實亡,但只要有個名頭,詭辯起來你能說沒有嗎?就像類似的「法制還是法治」,法治是「rule by law」還是「rule of law」一樣,迄今有幾個普通公民搞得清楚?
必須正視,這是一部極其善於玩弄民主一類概念的政治機器,呼籲它效仿緬甸這樣一個國家的民主道路,不光是與虎謀皮,而且必然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近日對自由派借緬甸大選發起的民主喊話,大陸權力機器反擊的第一槍當仁不讓地由《環球時報》打響。顯然,它的身份比《人民日報》和《求是》都更合適。對這種任務,技巧已爐火純青的《環時》胡錫進總編不過是小試牛刀:民主是好啊,但絕不可能全球一模一樣吧,西方各國的民主形式就有區別,認為只要「一人一票」就是民主,這是不做認真投入的懶辦法,拿來主義經常坑人。
看見沒,中共的志氣是創造比西方現有民主還優越5倍以上的民主,至於這種先進民主是不是「中共離休幹部子女一人一票」,你別管,反正中國人民必須老老實實等待答案。而且,《環時》也不忘其民族主義本色,評論題目就叫「緬甸和中國誰有能力影響誰」?
說到這裏,讀者應該能想起本專欄早就分析過,緬甸民主化後親近西方對中國在緬甸的戰略利益帶來巨大衝擊,因而中國即使不從價值觀上,只從地緣利益來講也是憎恨緬甸民主派的。當然,大勢已去,中國政府被迫迅速與昂山素季搭上關係,哪怕這個女人的形象不久前還是被封鎖的敏感詞。對昂山及其民主運動在大陸公眾中的影響,中共也顧不上了。
但是,這並不能阻止中共權力機器的下層憂黨憂軍。近年在大陸微博上極為活躍的一批參與和強烈主張以緬北戰亂維護中國在緬地緣利益的前特工和商人這次又有人預言:昂山素季揚言一上台就將對腐敗的登盛政府的中下級公務員大換血,將引發公務員隊伍恐慌。1990年全民盟當選時就是因徹底清算軍政府高官的言論而慘遭鎮壓,這次亦難逃此劫。
如何治理國家當然是緬甸民主派當政後必須解決的問題,甚至在此之前會首先面臨如何治理本黨的挑戰,民主只是為良好的政治提供了可能性。然而,在央視以思維異類聞名的調查記者王志安眼中,他甚至願意用「誰說人不會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這種充滿哲理的自信口氣來預言緬甸民主派當政的必然失敗。
當然,像胡錫進那樣狡辯或狂吠是不優雅的,央視名記也不能一味詛咒,他會用憂國憂民來與那些憂黨憂軍的下層體現區別。比如,王志安突然對晚晴最後十年立憲扼腕痛惜,彷彿如果不是那些到日本遊學的混子和國內的公知搗亂,諸多改革不但代表歷史方向而且務實有章法的慈禧政權就將迎來涅磐,什麼「大憲章」、「光榮革命」、「明治維新」,寧有種乎?
不過,這位立憲派不知怎麼搞的,又將「近代的維新派」與「古代的清流、明代的東林黨和現如今的鍵盤俠網絡憤青公知」列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一路貨色,原來他為晚清開出的良方竟然不光反對革命黨,連維新派也是不需要的,那麼不就只剩下太後一人的治國大略了嗎?還好,他還將李鴻章和袁世凱送給太後作了棟梁。
但是,不要說歷史不能假設,就是近年對慈禧和李、袁三人的確有重評之勢,畢竟也只是對中共主導的歷史敘事的一些片面加以糾正,並不具有多大現實借鑒價值,王記者想從晚清以古鑒今的前提恐怕是:中國當前也存在著一個強大的封建皇權,一切變革必須照顧這個既成事實的一切利益。
其實,說了那麼多晚清教訓,王記者的核心居然是反普選:「誰說普選就一定比過去好,共和就一定比皇上好,其實辛亥後軍閥混戰民不聊生那個所謂的共和就是個屁」。雖然反普選,他卻又進一步啟蒙道:普選不等於民主,亦不等於憲政,更不等於法治,普選弄不好就會階級、族群、宗教、地區分裂,會導致政體的崩潰。
民主搞不好當然會有風險,如果真能早知道是胡鬧式共和,當然不如不要,但問題是王記者對「普選不好,那怎麼選更好」,以及「漸行憲政到底好在哪」要麼是說不清,要麼就不打算說清。他認為「選票就是烏托邦」,那麼不求選票該求什麼?求太後事事與民眾心靈感應嗎?
緬甸現在這樣給軍方留出1/4議席,夠尊重威權了吧,但緬甸民主的未來在王記者眼裏依然一塌糊塗,理由又是南北差異、民族矛盾等那些郭建龍認為打破了的神話。至於「政治上出現內戰和分裂都不要奇怪」,很不幸又落到那些在緬北剛剛和彭家聲演了一出鬧劇的部門同一檔次了。
郭建龍認為緬甸民主的特點正是內生性、漸進式,值得學習,可是王志安認為這依然是過激的胡鬧。他這種「不消滅普選就實現不了民主」的奇葩思想在大陸音量不大,但共鳴箱足夠大,因為所有權柄在握者皆「於我心有戚戚焉」。
這麼看來,緬甸的成功還真給不了中國什麼希望,或許極左派的「要政權拿三千萬顆人頭來換」的口號更現實。當然,到那時,並不打算為捍衛太後政權而拋頭顱灑熱血的胡總編和王記者恐怕又要呼天搶地:「你看我說准了吧,血流成河啊,誰讓你們胡鬧什麼普選的,太後的一盤大棋又被你們砸了不算,同胞的鮮血啊,我心痛啊!」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