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孙立平:共识已经不可能

问:最近的局势好像有点扑朔迷离。最直接的,网上的对立越来越明显,气氛也越来越火爆。甚至共青团好像在整体加入这场混战。这个问题怎么看? 

答:首先说明一点,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刻,社会越来越情绪化,并在情绪化的氛围中对立和分裂进一步加深,绝不是好事情。导致这种趋势的原因,既有种种客观情境的因素,也有人为引导的因素。但不管怎么样,本着对这个社会负责的态度,应当减缓而不是加剧这个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一种冷静而理性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是非当然要分辨,但不能由此变成全输全赢的战争。我们过去吃亏就吃在这个地方,总是把事情想象为一方全对一方全错,然后就是一方彻底战胜另一方。特别是在有人想把水搅混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
    
    使讨论理性化的最好办法,是不断回顾本原的问题,争论和分歧是从哪里开始的?我们本来是要争论什么问题?最初的分歧是什么?而不能随着争论中产生的泡沫走。从讨论一个问题中的某一句扯到另一个问题上,再接着往下扯,中间再加上攻击和谩骂,只能使事情弄得越来越糟。最后是整个社会付出巨大代价。
    
    问:从目前情况看,确实是一场混战。这种混战不是说阵营不清楚,也不是说问题不清楚,而是什么问题都能给搅得一片混乱。问题的实质在哪里?
    
    答:我觉得,几乎现在所有重大分歧,都来自于两个互相联系的根源,一个是上一次改革最后那段时间形成的断裂社会,一个是最近五年左右时间形成社会变革基本共识的失败。
    
    本世纪初,根据上个世纪最后一段时间中国社会演变的情况,我提出断裂社会的概念。其后,又指出社会中出现上层寡头化下层民粹化的趋势。这就是当前社会日益分裂的源头。
    
    对于文革,我当然持批判态度,但我并不同意说一些使用文革语言表达自己意见的人都是所谓文革余孽。应当承认,上一次改革走到最后,已经走样变形。当时我就说,改革正在成为财富掠夺的战争。在那场改革中,一部分人的利益受到损害。他们对改革持有某种否定和批判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对他们来说,除了熟悉的文革语言也没有别的语言可以使用。但人们不应当仅仅根据其使用的文革式语言忽视其所表达的正当利益诉求因素。
    
    上次改革后期形成的种种弊端,权贵集团的兴起,以及由此形成的社会分化乃至分裂,使得新三十年形成关于社会走向基本共识更加困难。我们过去老说共识这个词,但现在看起来共识已经不可能。但说共识不可能,并不意味着社会一定走向分裂。最大的公约数还是有可能的。
    
    但这就需要有一种更有想象力和超越性的理念,来作为新三十年的价值目标。我们前几年一直倡导公平正义的理念,就是基于这种考虑。但现实中提出的则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理念。实践证明,这个理念已经没有这样的潜力。
    
    于是,在另外一些因素加入之后,就演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作者微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