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27日星期五

高新:纪念胡耀邦撞车纪念邓力群(附1、吴祚来:解析习近平纪念胡耀邦讲话的含义;2、长平:把胡耀邦夺回来?)


dlq-622.jpg
纪念邓力群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视频截图/CCTV)
纪念胡耀邦撞车纪念邓力群的结果是......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对待胡耀邦:假纪念之名,行贬低之实》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说:海外华文媒体虽然对习近平在纪念胡耀邦座谈会上的讲话内容评价不一,但对所谓的"纪念规格"的评价全都是十分肯定,纷纷以"高调"、"隆重"、"规格之高出人意料"之类的语言形容。殊不知除了毛泽东和邓小平,还有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以及陈云也都是被他们政权的继承者们以"百年诞辰纪念大会"的形式"封圣",而生前的表面职务曾经是中共中央主席的胡耀邦的百年诞辰只是被习近平以"座谈会"的形式纪念,就说明他习近平只不过是在继承邓小平的"遗志"继续把胡耀邦在中共党内的"政治辈分"钉死在"臣"的位阶。习近平政权恰恰是在用这个所谓的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的形式,再次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郑重宣布:虽然胡耀邦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但并不是党的领袖,只是和已经离世的党国元老中的万里、习仲勋、杨尚昆等人等政治"辈分"等同的"中央领导集体成员"之一。
笔者上述观点刊登并播出的第二天,中共政权即为纪念胡耀邦生前的政治死对头,"左王"邓力群举行了一百周年诞辰座谈会,地点当然也是人民大会堂,在习近平手下扮演副总书记角色,几天前刚刚主持完纪念胡耀邦座谈会的刘云山又亲临邓力群的百年诞辰座谈会并"亲切慰问邓力群同志亲属"。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座谈会上讲话说:
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在这里举行座谈会,纪念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思想理论宣传战线的杰出领导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邓力群同志诞辰100周年,深切缅怀他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学习他的崇高品格和革命风范。
对比之下,几天前习近平对胡耀邦的"概括评价"并不比刘奇葆代表习近平给邓力群的评价高。
刘奇葆在座谈会上还吹捧邓力群说:我们纪念邓力群同志,就要学习他坚守崇高理想信念的革命精神。无论道路怎样艰难曲折,无论形势多么纷繁复杂,邓力群同志始终坚守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信仰,坚定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并为之奋斗终生。
邓力群同志坚信实践出真知,实践出真理的马克思主义。他明确提出,对于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对新的事物要有最大的敏感,而拘守昨天的理论则是最大的愚蠢和无知,对于各种实际之间及其内在联系要有深刻的了解与研究,根本的方法就是调查研究。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上网把刘奇葆的这几段话与几天前习近平对胡耀邦的类似评价作一比较,应该会和笔者提出一样的结论,那就是邓力群无论是对共产主义还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之坚定,盖过了胡耀邦。
刘奇葆这里的所谓"无论道路怎样艰难曲折,无论形势多么纷繁复杂",无疑是指邓力群在共产党内为官数十年的几次大的波折。第一是在建国初期新疆伙同王震推行极左路线,被时任中共西北局主持工作的书记习仲勋及时发现后被迫作出检查并被调出新疆。第二次即是"文革"期间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第三次即是在批判胡耀邦的过程中虽然立了头功,但还是被继任总书记赵紫阳冷落,继而又因为李锐向邓小平举报及时而败露了与王震密商在十三大上取赵紫阳而代之的阴谋。第四次就是在十三大上落选中央委员,继而又因为得票不过半数而落选了等额选举的中顾委常委。
如此说来,邓力群在中共党内的最后职务只不过是相当于普通中央委员的一届中顾委委员。在此之前的最高党内职务也不过是一届中央书记处书记,连个候补中央政治局委员都没混上。但他也能有党的"副总书记"亲自到场的百年诞辰座谈会的待遇,更能说明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所作的分析:习近平就是要用胡耀邦的百年诞辰纪念只能用一个"座谈会"的形式昭告天下:当年的胡耀邦不过是一个邓小平领导下的普通中央领导集体成员而已。
至于习近平在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座谈会上的讲话内容中,更是把邓小平和胡耀邦之间的君臣关系定位得再明确不过。
中国大陆的旅美学者吴祚来在胡耀邦百年诞辰座谈会后发表的文章《解析习近平纪念胡耀邦讲话的含义》,是笔者所读到的对习近平纪念胡耀邦之真相目的解读比较到位的一篇。
吴先生在文章中说:解读习近平在纪念胡耀邦座谈会上讲话,可以看到胡耀邦在习主导的中共中央的真正身份与价值。
其一,习在纪念讲话中,将胡耀邦与自由化思潮切割开,避而不谈胡耀邦被迫下台的冤屈,而将其一生看成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一生,为人民服务的一生;
其二,在这份纪念讲话中,习似乎第二次揭开中共内部超级规矩:中共最高领导核心可以不是中共总书记,一旦成了中共的领导核心人物,其权威就在全党、中央甚至在中共总书记之上,即使核心犯有罪错,也具有绝对的豁免权。
习近平纪念胡耀邦讲话,是一篇关于胡耀邦的宏大的政治叙事,但这篇叙事,充满吊诡与悖论,看起来是以极高的规格纪念中共前总书记。但通篇叙事,让我们看到的胡耀邦只是一个红小鬼的角色,一个中共体制内执行任务得力的干将,只有个性而没有思想,只有听令的使命,没有决策的头脑。
吴先生认为:在某种意义上,习近平在其纪念讲话中如此叙事,是对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矮化。
习近平在他的讲话中说:(胡耀邦)在1981年6月至1987年1月担 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职务期间,他积极参与制定和贯彻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大决策和战略部署,―――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作出了多方面重大贡献。
胡耀邦同志坚持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组织和推动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在邓小平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领导和支持下开展的这场思想解放运动,―――。
胡耀邦同志认真贯彻邓小平同志全面改革的思想,强调要充分认识改革的艰巨性和复杂性,把改革贯穿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为推进改革倾注了大量心血。
吴先生认为,习近平讲话的如上内容透露出的信息,一是将邓小平定位在中央总书记之上,是核心,而总书记只是中共的"首席执行官"。
网络上有一篇长平的文章《把胡耀邦夺回来?》,认为北京高调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是要在舆论控制中争论历史人物的阐释权。
文中说:习近平上台之后,更以强势的专权姿态,随意阐释历史。他甚至不顾中共著名的历史决议,对包括"文革"在内的"前三十年"给出了自己的说法。今年年初,网络传言习近平批示高调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胡耀邦同志身份地位敏感,他的部分言行长期被敌对势力利用来反党反社会主义。通过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要还原胡耀邦同志是一位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是捍卫毛泽东思想的优秀党员,……总之,要把胡耀邦同志从对方手里夺回来。"
不管这个批示传言是否属实,它真实反应或者准确猜度了习近平纪念胡耀邦的目的。另一个紧随而来的目的,是借机"宣传胡耀邦同志在反腐反四风端正党风严肃党的组织纪律方面的光辉业绩","有关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思想理论"。换句话说,要胡耀邦为习近平的反腐败背书。
对长平文章中的所谓"网络传言"内容,笔者高度怀疑。仅"还原胡耀邦同志是一位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句已经说明编造这则"网络传言"的"好事者"甚至连中共政权早已经只提"马克思主义"而不再继续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重大变化都不知道,更何况习近平要"还原"的恰恰是邓小平定下的调调:胡耀邦不配有"伟大的(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称号。
至于海外华文媒体几乎是"舆论一致"的所谓"消费胡耀邦"的说法,笔者最初还有几分赞同,但读罢刘奇葆为纪念邓力群百年诞辰的讲话内容之后,发现习近平所提出的要重点学习胡耀邦的那几段内容,与刘奇葆所说的要重点学习邓力群的段落内容大同小异。难道说纪念邓力群百年诞辰的目的也是要"消费邓力群"?
进一步的分析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道来。
——RFA

【附录】

吴祚来:解析习近平纪念胡耀邦讲话的含义

(作者为旅美中国学者 )2015年 11月 23日
Image copyrightXinhua
解读习近平在纪念胡耀邦座谈会上讲话,可以看到胡耀邦在习主导的中共中央的真正身份与价值。
其一,习在纪念讲话中,将胡耀邦与自由化思潮切割开,避而不谈胡耀邦被迫下台的冤屈,而将其一生看成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一生,为人民服务的一生;
其二,在这份纪念讲话中,习似乎第二次揭开中共内部超级规矩:中共最高领导核心可以不是中共总书记,一旦成形成了中共的领导核心人物,其权威就在全党、中央甚至在中共总书记之上,即使核心犯有罪错,也具有绝对的豁免权。

胡耀邦被定格在执行官

习近平纪念胡耀邦讲话,是一篇关于胡耀邦的宏大的政治叙事,但这篇叙事,充满吊诡与悖论,看起来是以极高的规格纪念中共前总书记。但通篇叙事,让我们看到的胡耀邦只是一个红小鬼的角色,一个中共体制内执行任务得力的干将,只有个性而没有思想,只有听令的使命,没有决策的头脑。
某种意义上,这样的叙事,是对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矮化。
这篇讲话的叙事中,出现了一次毛泽东对胡耀邦的表扬,当时胡耀邦年纪小,被人们看成红小鬼,参加长征到达陕北后:他领导的"扩红"、"筹款"和青年工作成果显著,受到毛泽东同志称赞。
紧接着,在习的纪念讲话中,就是邓小平在一直"表扬"胡耀邦:中共建政后,肃反、土改、剿匪、担任中共川北区党委书记、行署主任、军区政委的胡耀邦,受到邓小平称赞:"有主见,不盲从"。
但习近平应该意识到,当时是毛中央,邓小平的评价并无特别重要的价值,而其有主见,不盲从,不盲从谁呢?是不盲从当时的毛中央指令吗?
习近平后面的讲话,透露出的信息,一是将邓小平定位在中央总书记之上,是核心,而总书记只是中共的"首席执行官":
(胡耀邦)在1981年6月至1987年1月担 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职务期间,他积极参与制定和贯彻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大决策和战略部署,―――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作出了多方面重大贡献。
胡耀邦同志坚持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组织和推动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在邓小平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领导和支持下开展的这场思想解放运动,―――。
胡耀邦同志认真贯彻邓小平同志全面改革的思想,强调要充分认识改革的艰巨性和复杂性,把改革贯穿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为推进改革倾注了大量心血。
(以上引自习近平纪念胡耀邦的讲话)
纵观习近平的这篇讲话,有一处提及毛泽东对胡耀邦的肯定,而有五处提及胡耀邦与邓小平的关联。中共1949年建政后,胡耀邦就不断得到邓小平的表扬与肯定,甚至邓小平在1975年短暂复出,也任用胡耀邦到中国科学院主持工作,为什么邓小平如此喜欢任用胡耀邦呢?
答案既在习近平对他的赞美中,也在民心中,因为胡耀邦"一身正气、品节高尚",是中共党内罕见的良心代表,中共转型或拨乱反正之时,特别需要这样有作为的官员,去充当核心人物的马前卒,去拼搏去战斗,为突破过去的禁区杀开一条血路。
但一旦居高位者的权力得到稳固,胡耀邦锋芒毕露的个性,"有主见,不盲从",就会被最高权力者视为眼中钉,欲拔除而后快。当胡耀邦同情自由派知识分子、对自由民主有自己独立的看法,并希望邓小平适时荣退之时,邓胡联盟就宣告结束,胡耀邦就成了邓小平的对头或敌人。
习讲话中,除了大谈胡耀邦的共产主义理想,还引用了马克思的用人观:马克思说,为了实现思想,就要有使用实践力量的人。胡耀邦同志崇尚干实事,他希望领导干部不要当平庸之辈,更不能当昏聩之徒,而是要做有为之人。
马克思说思想需要实践者,于是,胡耀邦就成为一个能干的实践者。中共前总书记被现任总书记定格在实践者的层次上。文革时代,中共要实现的是毛泽东思想,改革开放之时,要实现的是邓小平理论,现在呢,要落实的是习近平提出的梦想,无论是思想、理论还是梦想,都需要执行人,习近平无疑在说,自己的手下,需要胡耀邦这样的执政官,需要工具人格的胡耀邦。
但胡耀邦的另一面是执义仗言,是一身正气品节高尚,是"有主见,不盲从",而正是这些高贵的品质,注定了他在毛时代敢与所谓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无所畏惧的斗争,也敢于向新的独裁者邓小平说出自己的观点或想法,其悲剧性的命运,因此奠定。
习近平不提胡耀邦的良知良心,只赞美其工具化人格,这显然是矮化了胡高贵的品格,也没有把胡当成中共最高领导人看待,只是将其当成邓核心的一个助手。既然是邓核心的政治助手,邓打压或解聘胡耀邦,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核心"可免追究政治罪责?

世人永远好奇的是:中共党内基于怎样的秩序或规格,将邓小平定位、定格在"核心"这样一个置高无上的精神领袖位置上了呢?新的核心又将如何确立?
当时的胡耀邦既是中共中央主席,又是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按照中共党章他理应是领导核心,按照中共的规矩,所有的中央委员、中共党员都应该团结在以胡耀邦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同心同德,改革开放。
但在党的最高领导人之上,居然出现了一个领导核心,中共中央都得按照这个核心的政治意志办事,一旦与核心观点有异,或者核心对其不信任,甚至被人为挑拨,都可能让中共的最高领导人蒙冤受辱,习近平如何解释中共体制内这一奇特现象?
如同政教合一的国家,在具体的国家领导人之上,还会有一个精神领袖,习近平无疑在坦承:邓小平当时是中共最高精神领袖,他有绝对的领导权,并可能行使特别否决权,终止任何一个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政治生命。
胡耀邦之后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正是公开说出了中共最高决策权在其"精神领袖"邓小平这样一个党国机密,所以遭到邓小平的痛恨,并因此出局,最后的岁月一直被囚禁。
这样一个严峻的诘问,今天又一次抛向习近平:中共内部,是如何产生精神领袖或领导"核心"的?胡锦涛任中共总书记期间,江泽民是不是也因是领导核心,所以可以掌控胡中央?现在是习中央,如果按中共规矩,习会不会在有生之年,像邓小平一样,即便退休二线,不担任中共总书记,但仍然可以是中共的精神领袖,可以主宰以后中共总书记的命运?
我们还看到这样一个既成事实,只要存在一个领导核心,那么,中共的总书记就只有责任,没有权威,而核心("精神领袖")本人,只有权威,没有责任。毛泽东发动文革还有反右等一系列重大罪错,都因为毛泽东是第一代中共领导核心,所以他没有任何责任,他仍然被视为中共伟人,享有中共无上的尊崇(邓小平对其三七开,就完成了对毛泽东的反思与审判)。
再看邓小平作为第二代领导核心,不仅他对八九六四的屠城没有被追究,即便在党内他犯的错误,譬如他对华国锋的废黜、对胡耀邦的加害、对赵紫阳的非法罢免,都被视为正常。而八九民运期间他泄露了邓小平的核心政治地位,使邓大为恼怒,而这也直接成为邓以核心之地位废黜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导火索。

把胡耀邦剥离历史事件

习近平的纪念讲话,将胡耀邦与重大历史事件剥离开来,甚至将胡耀邦与之搭担的赵紫阳完全隔离,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当年人民日报对胡耀邦出任总书记时的报道,居然将赵紫阳的照片删除,乾坤大挪移、历史虚无手法,可谓登峰造极,令世人惊叹。它体现了一个中共宣传精神:历史要服务于宣传,宣传服务于政治,政治要听令于中共最高权威或核心。
胡耀邦是中共体制内一个悲剧角色,但纪念活动,却致力于把他打造而党内英雄,网民们看到的,却是中共的喜感或制造喜感的能量。习近平要通过纪念胡耀邦,完成习家对胡家的私谊回报,因为胡耀邦在习仲勋平反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影响,但习近平又不愿意或不能够追究加害胡耀邦的保守派们的责任,所以,习要做的,就是极尽缝合之能事,绝口不提邓、胡之间最后的冲突,长篇大谈邓对胡的认同与赞扬,并将胡的行为抬升到追求共产主义理想的高度,以完成纪念讲话充满正能量的宏大叙事。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说,其父的遗愿,是希望中央对他有一个结论,现在,习中央给了胡耀邦一个结论,习中央给了胡耀邦一个"全面的"评价,但这是胡耀邦需要的结论么?胡耀邦被结论,是当时的核心邓小平决定的,邓核心让胡耀邦下台,终止其政治生命,现在的习中央,能让胡耀邦的政治生命复活么?
真正的胡耀邦只能通过民心民意复活,不可能通过中共中央复活。
——BBC
【附录2】

长平:把胡耀邦夺回来?

北京高调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时评人长平认为,中共在舆论控制中争论历史人物的阐释权。
Bildergalerie Hu Yaobang China KP Vorsitzender Archiv 1986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天(11月20日)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诞辰一百周年,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座谈会,习近平等中共中央七常委悉数出席。在此之前,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的《胡耀邦文选》高调出版。
胡耀邦是中共体制内改革开放的标杆人物,在"文革"后平反冤假错案及发动真理标准大讨论中都深得人心。当上总书记以后,他朴实干练的风格,也在很大程度上扭转了中共的负面形象。1987年,他曾被邓小平认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被逼辞去总书记职务。1989年他的去世成为 "六四"民主运动的导火线。
Bildergalerie Hu Yaobang mit Zhao Ziyang Archiv 1982
赵紫阳(右)和胡耀邦均被视为中共改革派
在江泽民执政期间,胡耀邦的历史评价,让中共感到尴尬。但是,他毕竟不是被废黜的领导人,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不敢谈论赵紫阳,就将胡耀邦作为一种理想的符号。此后,胡锦涛、温家宝作了另外的尝试,那就是主动出击,肯定胡耀邦的形象。这些举动,并没有给中共带来任何危险,反而赢得如潮掌声。试探大多停留在赞扬胡耀邦亲近民众、作风朴实方面。
在此期间,中共舆论宣传完成了"去正义化"转型,也就是从伪装正义到强调利益。理想主义不再是年轻人的风尚,甚至遭到他们的嘲笑。《环球时报》等官媒主动谈及"六四"运动,辩称"没有当年的镇压就没有今天的经济发展",得到新一代中很多人的认可。在控制中争夺历史和历史人物的阐释权,变得比简单的禁言更加可行。
"政治体制改革不是否定这个制度"
习近平上台之后,更以强势的专权姿态,随意阐释历史。他甚至不顾中共著名的历史决议,对包括"文革"在内的"前三十年"给出了自己的说法。今年年初,网络传言习近平批示高调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胡耀邦同志身份地位敏感,他的部分言行长期被敌对势力利用来反党反社会主义。通过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要还原胡耀邦同志是一位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是捍卫毛泽东思想的优秀党员,……总之,要把胡耀邦同志从对方手里夺回来。"
不管这个批示传言是否属实,它真实反应或者准确猜度了习近平纪念胡耀邦的目的。另一个紧随而来的目的,是借机"宣传胡耀邦同志在反腐反四风端正党风严肃党的组织纪律方面的光辉业绩","有关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思想理论"。换句话说,要胡耀邦为习近平的反腐败背书。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专栏作者长平
中国官媒摘录了《胡耀邦文选》中的一些讲话,其中一段是关于胡耀邦最为人称颂的政治体制改革。在摘录中,胡耀邦说,"政治体制改革不是否定这个制度","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人民经过几十年努力奋斗、几千万人流血牺牲换来的,是由人民选择确立的"。
不久前中共另一个改革代表万里去世,新华社悼词中把它塑造成"党的忠诚战士"。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曾经说,邓小平改革是为了党,而胡耀邦是为了人民。但是,在官方媒体的宣传中,党和人民利益高度一致。胡耀邦之所以受到人民的爱戴,乃是因为他一生忠诚于党。
这并不仅仅是党的宣传话语。很多自由知识分子的言论也异曲同工。他们试图劝说当权者,应该像胡耀邦那样进行政治改革,才能让党自我更新,从而长治久安。他们甚至阻止尖锐的批评意见,认为只有多多美言,诓哄着当权者,他们才会实行改革。事实上,当权者并没有这么孩子气,他们比谁都更清楚,这个六十年来欠下数千万命债的政党,之所以还能听到美言,是因为他们牢牢控制着权力。
胡耀邦和他的追随者都怀着以改革推进中国发展的梦想,但是有一天会有人比他们更加勇敢地承认,真正的政治改革,不是党的自我更新,更加强大,而是让它变得更加柔弱,甚至在转型正义的历程中消失。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