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未普:TPP协定的政治经济学

纽约时报漫画:TPP令中国在亚洲陷入孤立?

TPP协定达成的消息自打披露出来以后,整个世界就像炸了锅似的。美国方面称,TPP是奥巴马亚洲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旨在抗衡亚洲最大经济体中国;中国方面有人痛斥美帝"伎俩卑鄙",亡中国之心不死;欧洲方面有人批评美国主导的TPP显示了零和特徵的冷战思维。一个经济协定引发的政治反映如此强烈,在近年的国际经济领域,颇为罕见。

也许,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兹对TPP的批评不无道理。他说,"TPP是政治驱动而非经济"。其实,TPP从酝酿到成立的整个过程,就是外部世界特别是美国对所谓"中国模式"逐渐认清的过程。

美国自从义和团扶清灭洋,杀害西方侨民、传教士和西方使节的庚子拳乱以来,一直希望中国摆脱蒙昧和落后。当八国联军入京,驻华公使被杀害的德国主张把中国分成12块,彻底肢解时,是美国独力主张维护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实行门户开放,利益均沾,这个利益也包括了中国的利益。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经济开放,共享繁荣。美国还帮助中国建立了海关制度,退还庚子赔款扶持中国教育。从近代以来,美国都认为自己对中国臻达现代文明和经济强盛负有道义责任。

中国在文革后改革开放,直到今天晋身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美国关系最大。中国复制的是在战后崛起的其他新兴经济国家的模式,利用欧美的资金技术和市场和本国廉价劳动力,实现经济快速成长。美国给予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支持中国加入WTO,同时又寄望于中国繁荣后接受普世价值,正式迈入现代文明国家的门槛。然而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对中国近三十年的变化,网民的概括很传神:"外交停留在采购层面,军队停留在家丁层面,经济停留在廉价层面,社会停留在原始层面,信仰停留在金钱层面,文化停留在献媚层面,思想停留在愚民层面,科技停留在山寨层面,未来停留在做梦层面,内政停留在镇压层面,国际停留在撒钱层面。"总之无论政治和经济层面,北京都不肯遵守世界秩序,竟至于在自己肌肉膨胀起来后要改写这些规则,或者说是要"共同书写规则"和共建什么"新型大国关系"。

所谓新型大国关系,用在中国和俄罗斯抱团倒很合适,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奉行现代文明规则的国家联合制裁,北京却通过官方媒体称为"实至名归";俄国出兵叙利亚,北京称为"稳准狠",而美国及盟国联军打击伊拉克、利比亚就成了"侵略行为"和"石油战争"。结果美国并没有得到这些国家的石油利益,倒是抄著手说风凉话的中国大肆购下了伊拉克和利比亚的油田和石油企业。中俄联手几次在安理会否决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决议,导致该国局势持续恶化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崛起,中国又说这是西方乾涉他国内政和颠覆他国政权的结果。

奥巴马直到执政后期才看清了北京政权的本质,很不客气地指出中国就是"搭便车"、只要占便宜而不愿负国际责任的国家。北京这一面目,其他和中国邻近的国家更早就看出来了,加上它们和北京有切身的利害冲突,所以有意请求美国重返亚太,TPP建议的提出,就是试图建立一个抗衡中国影响力的经济联盟。

和WTO相比,TPP的入会标准要高得多。它要的是自由贸易,经济监管制度统一标准,包括贸易和服务自由、货币兑换自由、税制公平、国企私有化、保护劳工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资源、信息自由,严禁各种壁垒、政府操纵、国家补贴等,这些贸易准则中国何止做不到,而且从来就不肯去做。特别是货币自由兑换的条款,完全是针对中国度身定制的。

TPP的国企私有化、环保条例和劳工保障法规空前严格,这些北京难以做到的条款都先忽略不计,单说"七不讲"里的不准讲普世价值、不准讲新闻自由、不准讲公民社会、不准讲公民权利、不准讲司法独立,试问哪一条是TPP组织能够接受的?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