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0日星期二

长短论:纪念二战胜利与TPP问世

《动向》2015年十月号封面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指以法西斯军国主义国家为轴心国一方,以反法西斯国家同盟国为另一方,进行的第二次全球规模的战争。这次世界大战最后以反法西斯国家和世界人民战胜法西斯侵略者赢得世界和平与进步而告终。反法西斯是二战的根本性质,而法西斯就是指强权、暴力、恐怖统治,是国家的极端独裁形式。因此,二战的胜利更有道义的胜利,文明价值的胜利:正义战胜邪恶,文明战胜野蛮。凭借武力为所欲为的丛林准则被公认的以"主权平等"原则所取代,以强权暴力为法宝的恐怖统治为人权的彰显所唾弃。富兰克林·罗斯福提出著名的"四大自由",成为二战之后文明社会的基础;其中免于恐惧的自由,就是与法西斯恐怖统治针锋相对。1945年由战胜国为主导拟定的《联合国宪章》,再次"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以及男女与大小各国平等权利之信念",将人类文艺复兴运动确立的人道主义原则国际化,视保障人权平等、尊重国家主权为世界和平的首要前提。但是,二战虽然结束,人类并不太平,按照地缘政治实力划分实力范围的丛林原则阴影依然存在;法西斯主义的失败,并不意味着极权专制主义和霸权主义退出历史舞台。战后世界新秩序再度面临挑战,是美英与苏中四大同盟国在和平条件下被重新分割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阵营。二战后,冷战在继续;权力胜利了,人民被奴役。导致二战爆发的原因还在,以"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为宇宙真理的新霸权主义还在,新的世界大战爆发的逻辑还在。同样是二战胜利国,有的却披着袈裟怀揣沙俄帝国扩张势力的狼子野心;同样是胜利国,又未必没有秦帝国称霸天下争当国际共运世界领袖的"中国梦"。二战后的冷战割据;仍在考验世人的良知和承受战争风险的底线。这其实是又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迫使人类再次考量自己的命运:人类究竟是继续沿着自由平等人道主义精神和民主宪政的普世价值道路前行,还是被一种邪教般的理想主义所绑架,"通往奴役之路"使人类再次面临着中世纪的黑暗。极权专制主义与宪政民主主义,是两种意识形态、两种价值观念的殊死较量: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斗争",还是民主政治人权至上的"不战而胜"?仿佛是上帝再一次掷骰子,让正义战胜邪恶,文明战胜野蛮——从改革自救到苏东解体,从民族自治到国家独立,"自由、平等、人权等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逐渐成为21世纪世界和平与人类福祉的共同基石。因此,二战胜利的财富就是捍卫人类自文艺复兴以来的自由平等精神,纪念二战的意义就在于消除极权专制主义、霸权主义的战争动因,纪念二战的目的就是要警钟常鸣,警记绥靖主义养虎为患放任坐大的历史教训,纪念二战的价值,就是要恪守《联合国宪章》消除民族仇恨,化解历史积怨,达成普世价值的共识,共同维护世界和平,而不是"秀肌肉"式的阅兵甚至穷兵黩武式的威慑和恐吓。怎样纪念二战,非同小可。它不仅反映出纪念国对二战性质、动因的认知和自身文明进步的尺度,还关乎对二战精神以及人类文明传统是究竟继承还是背叛,关乎到战后世界民主自由普世价值新秩序的确立,关系到我们究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值此历史关头TPP应运而生,以二十一世纪新贸易体系的行为准则,为世界文明进步注入了新的活力,代表了新的文明高度和希望。任何抗拒文明价值,坚持恐怖统治的政治集团,无论打着什么样的旗号,标榜什么样的主义,只要其一天不尊重人权,不尊重民主自由,就是奴役人民的法西斯。而对二战胜利最好的纪念则是:消灭法西斯!人人享有人权自由民主!大陆有识之士将TPP视为"倒闭机制"——或可能使中国之汇入世界文明进步的潮流的机会。这虽然是一个梦想,却代表了对文明进步的追求。

——原载《动向》2015年十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