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马云根:认清TPP的威力

在亚特兰大参加TPP部长会议的12国代表
TPP的威力就在于此,没有共识的价值观,将永远被排除在外,WTO可以牺牲国民的利益,TPP则要断绝政府无视国民的做法。
   10月5日,包括美国、日本在内的12个太平洋地区国家,在美国南部城市亚特兰大宣布达成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目前的解读:其一是TPP是针对中国而来,其二是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主导国际经济规范。如果是经济问题就好解决了,中国改革开发后,还没有在经济上掉过链子。因为,这不是经济方面的协定,而是对价值观的限定。中国加入WTO让西方没有得到的东西,通过这份协议就要争取得到,这就是中国必须要接受普世价值观。
中国加入WTO并接受市场经济规则,人们都以为中国会接受普世价值观。这是因为,市场经济必须遵守普世价值观的规则,接受市场经济,普世价值观就理应成为人们公认的社会价值观。没曾想,中国使用了内服与外用的三套价值观体系,力将中国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所向披靡。这三个中国社会的价值观体系,一是,用于中国社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二是,用于经济交往的普世价值观体系;三是,用于对外交往的儒家价值观体系。
以上三个价值观体系的作用,效果异常明显。其一,中国模式的成功关键一点,在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效仿的,是能将普世价值观只应用于市场经济,而没有延伸到社会政治等其他领域,这在西方看来是不可思议。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将社会活动与经济活动的价值观分离,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经济,最为头疼的是工会的强大、NGO的监督、罢工的自由、福利的增长等,这都是价值观带来的产品,且有法律保护和社会的共识。对于中国模式来说则属于社会活动,需要稳定、敬业、和谐和爱国,不能干扰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属于市场竞争的范畴,本应是公民的权利变成了政府的权力,被关进了制度的笼子里,市场自由在此时最为强大且所向披靡。其二,当中国经济越来越强大时,除了美国其他国家都看重的是中国的经济,但经济交往大家是采用的是普世价值观,中国并没有例外,中国的社会制度差异被放置次要位置。也就是说,只要中国不输出社会主义革命价值观,在经济往来中使用普世价值观,就没有理由对中国另眼相待。其三,当中国强大到需要输出价值观时,推出的却是儒家价值观体系。即没有用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也没有附和西方的普世价值观,而是采用了儒家文化圈熟悉的儒家价值观,其天下观、朝贡体系,可以安抚一下强大后的中国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与鹰派爱国者的情绪,也可以在外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间差中,缓解一下周边国家对中国的恐惧,其德治主义和贤能治理,又给社会主义者以信心,市场经济的自由主义者以安心,对外交往给外部以放心。
现在唯一要考虑的是,这三个价值观体系相互隔离的状态能够坚持多久,政府没有为任何一种价值观体系提供法律支撑,客观上就没有任何一个价值观体系能够占上风,成为唯一的核心价值观。如果三个价值观跨过领域,冲击到另一领域的价值观体系是非常严重的。社会主义价值冲到市场经济领域,社会福利、平等的要求将降低中国的经济竞争力。普世价值观体系冲到社会政治领域,对民主、自由的要求将摧毁道德观,贤能治理的正统被彻底颠覆,英雄、道德、模范等会被自由观检视,人的良知成为试金石。儒家价值观的回归,会让儒家学者和海外贤能体制的鼓吹者欣喜若狂,成为帝师的机会来临,却视"大一统""华夷天下观"的危害不见。儒家的道德理想是使人的欲望趋于同一个目标,而这个目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到,也不能分给每一个人,其结果是强者得之,且这个欲望往往需要通过战争来获取,内乱丛生。
  TPP的签订,中国担心的事情终于到来了,三个价值观体系的相互隔离将被终结,中国模式也就此结束。这个协议囊括了经济与社会领域,WTO是让渡了一部分经济主权,TPP则是要让渡一部分社会的主权。中国的发展阶段说被堵住,TPP的高要求,诸如贸易和服务自由、货币自由兑换、税制公平、国企私有化、保护劳工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资源、信息自由等,这些准则中国目前又还远远达不到。现在的专家学者都在忙不迭的为TPP寻找经济的对冲方式,抨击TPP的用意,述说TPP的阴谋,这都于事无补。当你没有价值观可用时,就不可能成为大国,更不可能制定规则。能够制定规则的是有被共识的价值观基础,中国被排除在TPP之外,不是经济问题,而是因为没有可以推出的价值观体系。TPP的威力就在于此,没有共识的价值观,将永远被排除在外,WTO可以牺牲国民的利益,TPP则要断绝政府无视国民的做法。

——共识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