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梁京:TPP与中国的变革

奥巴马周一会见TPP成员国领导人和代表

出乎许多人的意料,TPP竟然达成了协议,这一发展给支持改革的中国人带来了又一个批评当权者的话题。值得注意的是,当局并没有刻意压制这种声音,更没有鼓励那些批评TPP是围堵和孤立中国大阴谋的声音。我的理解是,中国每况愈下的经济形势,加上政治僵局和改革困境,已经令越来越多的人有了严重的危机感。习近平访美遭到美国民间和国际社会的冷遇,更让人们强烈地感到,中国正在被外部世界抛弃和边缘化。TPP谈判成功,进一步加剧了中国人的危机感。

在这种情势下,当局坚持打压批评,支持反美的"阴谋论",底气已经不足。更何况,大家都已经知道,习近平在与奥巴马最近一次会谈中再次表态,中国不挑战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

不过,在现实的层面,TPP的突破,能否很快就对中国的内部改革发生实质性的积极影响,是值得怀疑的。我注意到,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评论家吉迪恩•拉赫曼在五月份发表的评论中就认为,美日两国无法用TPP遏制中国。他的基本理由是,中国已经坐大,此时遏制中国为时已晚。

我对拉赫曼的这个判断基本同意,但我认为他的表达不准确。关键是如何理解中国崛起带来的威胁。奥巴马在谈到TPP的时候,并不讳言这个组织针对中国的战略意图。他说,"如果我们不制定规则,中国将制定规则……我们就会被排斥在外……我们不希望中国利用其规模来强迫该地区其它国家"。

我同意拉赫曼的这样一个判断,那就是此时想阻止"中国利用其规模来强迫该地区其它国家",为时已晚,因为中国已经成为该地区各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店大欺客,TPP无力遏制这样一个自然的逻辑。但是,拉赫曼没有看到或没有指出的是,中国是自己的游戏规则最大的受害者,不仅如此,中国已经把这个游戏玩过了头,以至于很难继续玩下去。但是现在也没有能力来改变自己的游戏,因此,一场大的灾难很难避免。

正是在这个方面,TPP在此时达成协议,可能有重大意义。也就是说,TPP不是用来遏制中国的强权,而是用来减缓和防患中国改革不成对外部世界带来的负面影响。

我的这个判断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的当权者乃至中国的整个精英阶层,不是没有看到中国的问题,也不是不想解决中国的问题,而是没有能力,尤其是没有足够的想像力来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近年来在领导和精英层出现的极端的思想混乱,与这一点直接相关。

历史上,中国几个伟大的朝代,都出现过超越全球的繁荣,但中国人都没有能够借助这种繁荣,创造出能向外扩展和输出的高级秩序。相反,这种繁荣带来的是内部的腐败和失序,是一败涂地,不可收拾。目前出现的种种末世乱像表明,中国并没有能够摆脱这种宿命般的逻辑。

当然,这一次中国确实与过去有很大不同,因为中国与外部世界有了难以切断的依存关系。这样一种依存关系虽然不能阻止中国大一统治乱循环的逻辑再度展开,却为中国走出这个陷阱提供了可借之力。我认为,TPP在未来中国内部危机的发展中可能发挥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把这种帮助中国走出治乱循环的外力,协调起来,更好地发挥作用。

中国与TPP各成员国在经济上的相互依存,恰恰为TPP救人救己提供了激励。中国之大,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之密切,已经使得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中国这场脱胎换骨的大变革中独善其身,不受影响。我相信,对这个事实的感知,正是促成TPP各国谈判成功最重要的因素。反过来,许多中国人对TPP不仅不敌视,而是表示理解和赞赏,说明他们意识到了中国变革对外力的需要。欢迎TPP,欢迎中国大变革时代的到来!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