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18日星期日

南桥:习近平从白宫去国会的路有多远?

图:布什总统向达赖喇嘛颁发美国会金质奖章(2007年)

当一个大国政府在国内践踏人权、迫害无辜,把自由、公正和民主踩在脚下的时候,美国不可能和这样的政府结为盟友。为了坚持人权、自由和民主价值,美国国会不能妥协让步,因为美国人民不会妥协让步。习近平必须明白这些道理,才能找到从白宫去国会大厦的那条大道。

到过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人都知道,美国国会大厦离白宫不远,两者之间有一条宾夕法尼亚大道相连,从白宫出来,顺着大路走,一会儿就到国会了,迷不了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在白宫会谈,享受国宴招待,总统奥巴马是给了习近平面子的。据外媒报道,中国方面此前要求美国安排习近平在国会演讲,却遭到美国的回绝。为什么带了大把订单来访问美国,却满足不了到国会来一趟的小小夙愿呢?
中南海不懂美国国会
习近平不了解美国国会,他或许知道国会大厦在宾夕法尼亚大道的那一头,却不知道国会在美国权力结构中的位置。习总书记是个聪明人,他在国内和在外头是两张面孔,在国内讲共产主义,反对宪政,反对司法独立,反对军队国家化;在国外他从不讲这些,马克思和列宁的名字提都不提,他讲自己读了多少西方名著,什么托马斯·潘恩的《常识》,什么汉密尔顿,等等。这些书的内容让习近平读到哪里去了,实在令人费解。但凡读过《常识》中关于限制政府权力的只言片语,听说过汉密尔顿联邦主义的一二皮毛,就不会不懂美国国会。美国的小孩子都知道,美国立国的时候,国父们明白,只有限制政府权力才能保障人民自由(这就是习近平说他读过的《常识》),于是特地把美国政府划分成立法、行政和司法三大分支(就是习近平坚决反对的三权分立),这三大分支在联邦层面上就是国会、白宫和最高法院,三者之间的关系叫做"制约和平衡"(习近平读过汉密尔顿,想必是知道的)。政府之三权既分立和制衡,就决不能勾结,搞一元化领导和官官相护。国会议员由各地民众选出,负责立法和监督行政执行,他们的身份和权力,来自于民众的选票。总统只是行政分支的首脑,不能对国会发号施令,没有国会的邀请,他要擅自去做客也是违反三权分立原则的。
所以,习近平想到国会去演讲,奥巴马可以代为转告其美意,能不能去得了,却不是奥巴马说了算,而是国会自己说了算。习近平只要对美国国会有所了解,就不会要下属去争取到国会演讲而自取其辱,因为照他那样子他根本去不成。
美国国会都请谁演讲
说到国际关系,有一个说法是,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话中国人特别听得进,奉为真理。马克思主义认为物质决定精神,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利益支配着意识形态。这些教条是习近平这一代人年轻时候熟知的,可谓深入骨髓。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财富高度集中而可以由政府支配的时候,中国政府表现得相当豪气,他们相信,只要钱足够多,是什么都可以买得来的。他知道美国务实,不会不和一个庞大的经济体合作。
习近平知道,奥巴马作为行政分支首脑,为了经济利益,不得不放下身段摆出笑容和中国人周旋,因为习近平口袋里的订单对美国经济不无小补。他不知道的是,美国国会那些民选的议员们,只对自己的选民负责,就不吃这一套了。
美国有自己的立国理念,自由公正和民主深入人心,选民们以这些抽象价值来要求自己选出的议员。议员们必须坚持这些价值理念,否则下一次民众就不选你了。
美国国会是议员们的工作场所,邀请外国人来演讲并不常见。最为盛大的是参众两院联合邀请演讲,或者是到议员人数较多的众议院演讲。国会的专业委员会也会邀请外国人演讲。此外,国会授予荣誉奖章的时候举行仪式,受奖人得以在仪式上发表得奖讲演。
在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应邀在国会演讲的是法国的拉法耶特侯爵,他是一个法国贵族,出身名门,把祖传家产都变卖了志愿来到美洲,为美国独立战争效劳,被美国国父华盛顿视为义子。他是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这两大革命的战士,他牺牲个人的一切为自由奋斗的精神,让美国人衷心佩服,他是美国人心目中真正的英雄。
受邀到国会演讲次数达三次的有两人,一个是英国的战时首相丘吉尔,另一个是现任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这两位和美国的渊源,对美国自由理念的理解,以及美国人对他们的赞赏、支持和认同,是毋庸置疑的。
中国的第一夫人蒋宋美龄二战时期应邀在国会众议院的演讲,得到了议员们的高度赞赏。波兰团结工会瓦文萨、南非的曼德拉在他们都还是一介平民的时候,应国会邀请来演讲。1987年,达赖喇嘛应国会人权委员会邀请演讲,发表了著名的西藏和平五点方案。2007年,国会授予达赖喇嘛金质奖章,这是授予平民的最高荣誉。在授奖仪式上,达赖喇嘛对出席仪式的美国总统和参众两院议员们发表了得奖演讲。
今年4月,日本首相安倍应邀对参众两院发表演讲,这是日本领导人第一次对国会演讲。就在这次习近平访美的同时,教皇佛朗西斯就在参众两院发表了涉及人类共同处境的内容广泛而重要的演讲。
国会邀请他们来演讲,不是因为他们代表的国力、财团和利益,不是他们口袋里的钱包或订单,而是他们所倡导的价值、理念,是他们对世界局势、人类未来的认识。他们以这些价值和认识,被国会议员们视为美国的盟友。
"新型大国关系"缺乏价值基础
习近平访美最为迫切的是向美国倡导"新型大国关系"。中国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按照有些人的预测,成为第一大经济体已经指日可待。中国的经济,已经大到和世界"一损俱损"的地步,中国经济若衰落则必然拖累美国和整个世界。所以,习近平有足够理由认定,中美联手领导世界也符合美国的利益。
为了倡导新型大国关系,习近平在美国人面前尽量展现他人性的一面,不仅温文尔雅,而且通情达理。他回忆自己曾经受到美国人的招待,结下友谊,分手时"紧紧拥抱"的难分难舍,这和他在国内打压维权律师,逮捕女权人士,重判非汉民族人士,封锁信息控制舆论,疯狂强拆教堂十字架,高调共产主义的强硬面孔,判若两人。在美国人看来,习近平最为可疑的是竟然贬斥普世价值,他没有什么理念和愿景让美国人感到可信可亲。习近平忽略的是,美国人比任何人更懂得"外交是内政的延长"这个道理。美国人不可能不越过太平洋看看你的内政表现,你的这个表现就不可能让美国人视你为盟友。对民选的民主制度来说,盟友是基于民众共同的理念和价值,而不是基于物质利益。你可以和魔鬼做生意,但是不能和魔鬼结为盟友,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于是,"新型大国关系"即使在奥巴马那里也只当没听见,奥巴马客来客去,装聋作哑,完全不接茬。而当习近平在白宫和奥巴马会谈的时候,国会议员们举办了"非政府早餐会"招待受习近平迫害的中国人权人士,包括西藏、新疆等受压制非汉民族的代表。此举传达的信息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当一个大国政府在国内践踏人权、迫害无辜,把自由、公正和民主踩在脚下的时候,美国不可能和这样的政府结为盟友。为了坚持人权、自由和民主价值,美国国会不能妥协让步,因为美国人民不会妥协让步。
习近平必须明白这些道理,才能找到从白宫去国会大厦的那条大道。

——动向杂志2015年十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