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日星期五

章文:所谓“国庆”

每年「十一」前夕,收到「國慶節快樂」的問候時,我總是回祝「長假快樂」。也許有些敏感的朋友會略微感到奇怪:爲什麼我回避「國慶」二字?
在我看來,這不是一個小問題,而是關乎原則。「國慶」二字由「國」和「慶」組成,這裏面存在兩個問題:第一,誰的國?第二,慶祝什麼?
誰的國?當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它只是中國的一個朝代而已,如同之前的唐宋元明清以及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通過暴力革命、武裝鬥爭建立起來的一個朝代,它是建立後也主要還是靠暴力機關維持,並未獲得全體人民的同意。嚴格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8000萬共產黨員的國。
慶祝什麼?如果是8000萬共產黨員慶祝他們國的生日,那是沒有問題的。在共產黨員之外的老百姓,如果有些人從內心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麼他們完全可以參加到慶祝的大軍中。除此之外,別的人實在沒有慶祝的義務和必要了。
然而的確有不少人不把自己當外人,沒有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房子被強拆、上訪被拘禁,他們卻仍然高呼「國慶快樂」。這樣的「腦殘」,只能讓人吃驚並遠離了。法學家賀衞方在微信朋友圈中說:
這讓我想起前些日子的大閱兵來。不錯,那支軍隊名爲「人民解放軍」,但實際上只聽「黨的指揮」。然而不少「人民」在看閱兵時心潮澎湃,看完後在朋友圈中情難自禁地高喊「我驕傲,我是中國人!」我實在不明白他們爲何這般高潮迭起,難道他們不明白:和外國打仗時,犧牲的士兵是他們的孩子?在國內維權時,鎮壓他們的也是他們的孩子?
有時不免悲觀失望透頂。這樣的一群同胞,真是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他們在國內被禁言、被監獄,逆來順受,卻對從未欺負他們的美國恨之入骨,連帶恨起那些希望引進美國製度保護他們利益的人們。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曾說:中國應該被殖民300年。固然是激憤之語,卻未嘗沒有道理。愛之深恨之切。他的話是針對落後保守的同胞說的,這些同胞的腦袋好似花崗岩製成,非經強烈激盪不能清醒。
普通百姓如此顢頇,也就罷了。一些媒體也「拎不清」基本事實,更令人着急。十一當天,不少媒體發出「祖國生日快樂」的糊塗話。祖國好幾千年了,比66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多了,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世界已經進入21世紀,互聯網時代填平了諸多信息鴻溝,以前一兩個管道(新華社、人民日報)壟斷信息發佈的格局被打破了,民衆獲得更多更全面的信息。照理說,洗腦不再那麼容易了。然而奇怪的是,依然有那麼多的「盲衆」,他們還生活在舊時代。
稍可安慰的是清醒的人們在增多。即便是司馬南那樣的左棍,也知道將老婆孩子送到美國。更別說那些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官員們了,他們整天說着言不由衷的話。由此可以推斷,那些「盲衆」們可能很多人也是裝出來的,不過是爲了賺取五毛錢或者另有所圖。
愛國不等於愛朝廷。同樣,批評政府不等於不愛國。在這個所謂「國慶」的日子裏,說點讓政府刺耳的話,我個人覺得未嘗不是一種愛國行爲。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