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陈永苗:新冷戰之美國民國再建交

多年來,德國政治哲學博士,清華大學副教授吳強一直預言和論述了整個世界對中共的新冷戰。新冷戰還看不出來在方法和途徑上有什麼新突破,只能說是冷戰停了之後再次來臨。就像民國於大陸的統治,懸置了幾十年,需要再臨一樣。可以說是舊冷戰當歸。新冷戰會自覺不自覺地沿用和激活原來在東亞遏制的措施,例如以台灣作為切入最深的基地。遏制政策本來就是保守的,那麼本能地依賴於舊的懸擱的遏制措施的復活,例如美國拉攏中共建交時的「兩個中國政策」。措施政策依舊,人事已非,換一波人來執行。
台灣的太陽花運動是新的轉折點,是「天王山」,遏制中共的地緣政治勢力又看到在中國的希望。台灣應該會重新成為全世界對中共冷戰和遏制之嵌入中共防線最裏面的航空母艦。香港的堡壘作用已經喪失。
這樣,世界政治文明之再次輸入,是在民國名義下,以民國為身體,輸入民國蔓延到大陸。民進黨在中華民國名義下,憲政地光復大陸。
民國當歸是西方世界與中共接觸,對中共改良推動的最後一線希望,最後的和平轉型方案。以西方文明對中國民主化的主流兩個意見支柱,一個經濟自由帶動政治自由,一個是中產階級主導帶動,這兩個支柱不想廢棄,不想放棄甚至變為敵民主力量的話,就得在「中國民主化」之外另開路徑,我不能說這兩個河流一定是與共黨糾纏在一起的,成為維穩的主力,而是確實除了共黨開出來的河道,沒有乾淨的另外河道流淌。
中產階級只能與中共糾纏,是權貴資本主義的馬仔幫兇,除非可以被從良。他們是跟著美國的指揮棒走的,美國和中共合作,他們就合作,美國和中共翻臉尋求遏制,他們就跑路。如果美國與民國建交,把民國作為「中國民主化」之外的中國轉型路徑,他們也就跟隨。最後一線也往往是最大可能的,因為逼得沒路,只能華山一線天最後拼搏一下。
49後到中美建交之前,美國只認民國,後來為了拉中共打蘇聯,安排了兩個中國都在聯合國的格局,只是蔣介石一惱火,退出了聯合國。如今只要恢復這種安排框架就行。是一種保守主義的,最後的穩健路徑。從「中國民主化」的外部施壓的最大化,作詩的功夫在詩外,促成「中國民主化」的有效推動在「中國民主化」之外,一個中國之內,因為促成的主力軍還必須是中國人自己。恢復了民國就是一個中國,例如大陸人獲得民國護照,就會效忠於民國,大規模站出來公共參與。
這樣,以民國名義,就不容易引起大陸民族主義反彈。我的印象是毛粉在當下還是非常容易接受民國的。毛粉經過改革,已經接近憲政訴求了,放棄專政了。如果民國靠近,毛粉會擁戴的,他們非常現實。地緣政治大格局的變化,就是最大規模的觀念洗牌。
這次的新冷戰好像又恢復了宗教戰爭的色彩。共黨的中國模式經濟滲透造成的欲望拜物教,釋放的腐敗已經侵蝕了人心,對西方文明來說,是根基型威脅,西方文明的衰落終結威脅被放大,西方被迫文明保衛戰的意思。也包括穆斯林的移民。對中共的一戰,含有對邪惡堡壘的最後一戰的宗教含義,具有終末的意義。
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對西方文明的威脅,二戰才過去七十年,習近平的再次法西斯化和擴張傾向,會刺痛西方文明猶新的記憶。PTT就是遏制的大動作。我預測,下一步會恢復當初美國為了拉攏中共的「兩個中國」框架。只要恢復這個就行,因為原來的「中共中共」框架已經耗盡元氣,只要民國抬起來,就足以壓倒,不需要打擊了。
八九之後,中共統治的延續,本來就是「向天再借」的,是超限戰的結果,例外的額外的。中共已經嚴重透支了美國接觸中共要求中共改良而貶低民國留出來的空間,嚴重透支了改革紅利,只要再次美國民國建交,就是最後一根稻草。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