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

斯伟江:在革命和改良之前

斯伟江
斯伟江
 

前些天,我说对上层主动改革不要抱任何希望,就有人给我贴个标签,革命派。似乎,除了改革和改良,现在知识分子就没什么事情可干?这是典型的辩证法塑造的黑白思维。世界哪有那么简单!

《宪法》规定了我国是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国家,确实,汤武革命,顺乎天也应乎人,虽是暴力革命,却也是正当的。但是,当下谈革命,是会被入罪的。理由很简单,我党已经代表人民革命成功,而且继续代表人民,谁要革命,就是反革命。所以,现在谈革命是风险很大的,而且,暴力革命确实成本也高,能避免就避免。再说,革命不是你知识分子想搞就搞的,革命往往是风云际会是,底层揭竿而起,知识分子只是夹在中间的丧家之犬。

谈改良,可以堂而皇之地谈,因为改革、改良的前提就是,皇上大统还在。无非是改良一下零件,让百姓困苦少些,皇上大统稳些。所以,改良派可以说100%,革命派只能谈38%。问题是,改良是求之而不得的,你就是尸谏,最后人家无非封你一个忠戆公,而已,利益如金矿,嗜欲如毒品,靠你几句忠言肯改革?你以为你是谁?世上没有捷径,一切皆有成本。

除却革命和改良,仍有第三条道路。

民主社会,不是变皇上为总统,变XX为议会就成了。制度毕竟是制度,有很多模糊之处,宪法法律未尽到之处,需要人来契合,而如果一个人,一群人,作为中央精英或者地方精英,如果没有足够的民主训练,宽容,遵守规则等,最后,袁大总统的下属,就觉得唐总理欺负总统,宋教仁即便当了议长,一样难展才华。

你看看,就算微博吧,多少人听不得不同意见、讽刺,就拉黑他人,不开放评论。在工作中,一言堂,控制欲,多权谋。在生活中,打子女,不尊重妻子。在社会上,歧视外地人、少数民族,葱白洋人,犬儒主义。这些习惯你可以说是传统文化的熏陶,也未必,传统文化的温良恭俭让哪去了?是扭曲了的专制文化、XX造就的。也是,你死我活,辩证两面,黑白思维造就的。

不鼓吹革命,也不指望改良。能做的事情还很多。你可以先把自己改造为一个适合民主文化的人,平等、宽容,守规则,信任,在工作中能有平和民主的气氛,不阿上,不欺下,尊重他人的合法权益,在生活中能不用暴力教育孩子,多花时间陪孩子,不溺爱,负责任,尊重女性。

如你是老师,多身体力行,教化学生;如你是法官,多谦卑包容;如你是警察或检察官,能不滥用权力。虽千万人,吾往矣。守得住原则和底线;如果你是他们的朋友、家人,你坚持不懈地鼓励他们,身体力行,春风化雨。不要说,我无能为力,你,尽力了没有?如果你在NGO,民企老板、部门经理,你可以更多地训练民主规则,开会程序。如果你在学校社团,或许,也可以一样进行有规则的选举和开会。你是年轻人,努力把自己锻造成才,不要急于经世致用。


威权文化下,最可怕的是麻木,犬儒,如在梦境中被吵醒的人,而痛恨清醒的人。"对现实保持清醒,本身就是苦难。但是,人生的清醒却是一种理智、智慧和哲理的眼光,一个人要有这种眼光,他必须超越现实的纷乱和生活的情欲,在永恒冷静的心境中,观照万物的悲欢喜乐。(路莘《张中晓和他的》",虽然可能到不了这个境界,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识之人,恐怕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和社会的未来做些准备。

民主不是一念咒语就灵的。虽说从做中学,但是,一个社会没有准备好,即便有了选票,一样会补课。俄罗斯,有了戈尔巴乔夫的主动改革,但是,你看,这个社会的精英缺乏规则,最后,普京这种徒有民主形式,实际上以没谱组合的二人转,普京可以独霸政权达几十年,政党没有轮换过,自由的民主国家不算建成。民主不是一天练成的,既然是民主,就不仅仅是精英的素质,还有民众的素质。

民主的生活方式是一种习惯、修养,慢慢塑造就能成形。体制内外,其实没多少差别,如金庸武侠中张三丰所说:这正邪二字,原本难分,正派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弟子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当体制变形时,民众妖魔化官员时,如何应对,我想立身正,有底线,心向善,长远看,绝无恶报。在体制外,也要杜绝黑白思维,所谓无官不贪,为富不仁的帽子,要想想逻辑。官员是一个个的个体,怎么都会一样呢?富人中也一样有仁慈者。不要煽动以身份等的族群仇恨,无论是官民或者外国、民族仇恨。我们这一代代人,都需要涤除内心被污染的思维。

社会个体的丰富多彩,不再非黑即白之后,体制最顽固,也无法长期对抗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他们也要考虑成本,何况,体制本身不是铁板一块。试想,多彩的社会上,一群穿黑白中山装的人,没信仰的他们,是多么的落寞和耻辱。即便,他们一意孤行,总会有办法的,都头夜奔,只是一个启示。历史、世界上,这样的出路太多了。

不指望皇上改革,那种所谓低成本的天上掉馅饼,哪个不是内忧外患、快崩溃的情况下才有的,现在的社会,远不到这个程度。如此情况下,谈改良,着眼向上,无疑是在吃鸦片,给喂人吃鸦片。喊可以喊,但,重点只能是着眼向下,向自己。修炼自己,磨炼自己,身体力行,春风化雨,潜移默化,广交朋友,把自己、朋友塑造成一个个可以在民主社会、民主文化下组合的个体,中国的希望,莫不在此!傅斯年以前说,加入政府,不如在民间XX,XX不如办报,现在微博无疑也是一张小报,可见,仍可以作很多事。反之,则如梭罗所说:"有些人仰天躺着,奢谈人类的堕落,自己却不肯坐起来"。把人类改为政府,不就是很多"仁人志士"的写照?

然而,这种自我改变和化及他人是很难的,比戒烟或许都要难些。因为,不平等、不宽容、不妥协等不但根植于周边的环境,最终植根于人性中的某一方面。基督教称之为原罪,儒家认为是人性恶的地方。人永远成不了神,但是,可以成为一个有缺陷但能契合民主文化的人。这不是什么民族劣根性,孔子说,性相近,习相远。后天培养更重要。谦和、包容、有原则但能妥协,平等又不民粹。如果说鲁迅代表不宽容的旧文化,同时代的胡适,像极了新文化的楷模,尽管他花花心肠一大堆。(民主文化,更多的,强调公德,固然,克林顿的私德也有碍瞻观)。谚曰:播种思想,收获行动。播种行动,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品格。播种品格,收获命运。

诸君,我们虽在权力中心之外,别忘却了,我们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国家的命运,端赖国民的习惯和品格、组合。切莫因他们的冷漠浇灭了你的热心。历史长河中,十年只是一瞬。你改变不了中枢,你可以改变自己和周遭,任外界寒风萧瑟,须养活一团春意。曾文正说,天下风气之变,起自二三子。

仰望天庭,往往会妨碍了脚下的行路。日进一寸,你将会看到逐渐成长的果实!似乎是基督教《先知书》中说,"有人来问:先知啊,什么时候,黑夜才过去,黎明才来到啊?先知说,黑夜虽未过去,黎明却已经来了。你还要问,下次再来吧"

——转自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