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

傅恒:懸浮在大陸上的「快進鍵」


世界對中國能提出的最尖銳問題,無非就是人權問題。


這個大陸上的人已經變得不耐煩了,但是又因為沒有行動能力,只能指望習近平的十年快點過去。人心所向,就好比在整個大陸之上懸浮了一個「快進鍵」,希望這個所謂的「黃金時代」快點結束。按照共產黨的政治規矩,一個人幹十年就得輪換。
在近期習近平對英國的訪問中,大陸的輿論出現了一如既往地分裂:以黨媒為代表的宣傳機構不斷構造這樣的印象,中國已經與大英帝國平起平坐了,甚至於一個新興的中國正在拯救老邁的日不落帝國。而在社交媒體微博及FB上,無時無刻不在展現此次訪問的荒誕。
世界對中國能提出的最尖銳問題,無非就是人權問題。因為習近平頻繁地出現在世界場合中,也將這個質疑的動力推進到歐美國家最迫身的地方——這些國家及其民眾也在思考,到底怎麼一個已經拋棄了人權的國家發展經濟合作,這種拷問愈來愈強烈。
但是世界對中國失去了辦法。相應地,對於人權問題也得不到應有的答案。在中國這邊,早已經準備好了詭辯。一方面是強調國情論,強調中國發展權優先與人權;另一方面大打國際牌,提出每個國家都有人權問題。中國太極讓世界抓狂,卻又無可奈何。
這樣的情緒蔓延到大陸國內,因為這些說辭屢見不鮮,早已經喪失了基本的聽眾群。在信息屏蔽、閉目塞聽的情況下,普通人的認知是這樣的:世界正在孤立一個友好與強大的中國,日本又在東邊挑釁,美國在南海夾擊中國……這種莫名其妙的焦慮情緒也希望看到改變。
而在一些具備反抗聲音的人群那裏,也逐漸認識到短短三年,是社會失去的三年,是運動分子失能的三年。按照這樣的路數走下去,未來如何,不堪設想。於是,一種焦慮感同樣蔓延,多希望餘下幾年快點過去。就像現在懷念江澤民那樣,人們期待現實早點變成「歷史」。
綜合起來講,無論是在央視調教下的政權基本盤那裏,還是在原本具備行動能力而後又偃旗息鼓的社運群體中,時間都顯得特別緩慢。一種巨大的停滯感及強烈的剝奪意志籠罩大陸之上,除了坐行八萬里,似乎無計可施了,烏合之眾的目光齊齊尋找懸浮的「快捷鍵」。
江澤民及其民間闡釋者所創造出的「長者傳奇」,或者說一種近似文字朋克的荒誕文本,在這個巨大的停滯時代投射出某些不死的心跡。這種毫無營養的文字,以一種迷茫抵抗某種逐漸加深的侵蝕。長者傳奇,也在等待續寫習近平的傳奇,比如包子文學之類。
利益場合當中,充滿了急於變現的投機心態,好像每一次變現都是最後的變現,都等不到太陽再次升起。將現實「變現」,與早點翻過這章書,將現實變成「歷史」毫不違和地擺在大陸人眼面前。狄更斯的時代也不能與之比肩,或許只有《神曲》可應景且唱和一二。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