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刘军宁:自由短缺导致人口过剩

刘军宁
(旧文重刊)

中国自1979年正式推行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至今已有近三十年了。中国政府最近还一直重申,不会改变、放弃计划生育政策。这块土地上,对执政者,尤其是计划生育部门而言,多出生一个人是不受欢迎的,多生一头猪是很受欢迎的。

按照官方的理解,中国每多出生一个人,人均GDP就降低一点。相反,每多出生一头猪,人均GDP就要增加一点。计生部门告诉了我们:养人还不如养猪,养孩子越多越赔钱。所以他们提出了这样的响亮口号:"要致富,少生孩子多养猪!"他们的逻辑是:养孩子花钱,养猪赚钱,人多了,人均占有的猪肉就少了,人少了,人均占有的猪肉就多了。人多拖经济发展的后退,猪多经济发展才快。所以,人越少生越好,猪越多生越好。其结论似乎是,人口不如牲口。似乎到这片土地上只剩下一个人和N亿头猪的时候,中国就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了。这种人口政策,其论据听起来头头是道;其结论却荒诞不经。那么,计划生育政策究竟错在哪里?

计划生育政策的第一个错误在于,它对人的看法是错误的。它认为人的生命不重要,人的财产不重要,人的尊严不重要,不把人当作享有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的个体。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过程中,存在极其野蛮、残忍的侵犯人的生命权、生育权、人身权和财产权的行为,以致家破人亡。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过程了出现了许多毫无人性的标语口号,充满了暴力、血腥,以毁灭财产甚至消灭生命相威胁。

云南某农村写的:"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四川某乡村路边农舍上写的:"该扎不扎,见了就抓!"山东某农村写的:"宁可家破,不可国亡!"安徽某县写的:"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江苏多处农村写着:"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湖南某县写的:"谁不实行计划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四川某地写的:"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打出来!墮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这些恶语不仅是口号,而且是行动,甚至有些行动超过了这些口号。

计划生育政策背后的预设是人是国家养活的。人口越多,国家养活的负担就越重,要减轻国家的负担,就必须减少人口。牲口可以多养,但是人口要减少。它把人放在为国家服务、完全服从国家需要的地位上。这完全是从对人价值极端工具化、完全服从国家需要的出发点来考虑的。这种把人当作国家工具的看法,非常典型地体现在把人的数量称作"人口",这使人联想到被喂养的"牲口"。

计划生育政策,只看到人有需要国家喂养的口,没有人也可以创造财富的手,只见人口、不见人手。把人的问题看成是吃饭问题,这是典型的计划经济和国家主义观念。事实上,中国的发展和进步正是靠人手推动的。中国历史上人口增加较快的时候恰恰是文明发展较快的时候。今天,人们已经开始讨论在几多年后中国在经济总量上超过美国。但若中国人口跟美国一样多,或者略少于美国或同步增长,会有人讨论中国在哪一年经济总量上超过美国吗?使中国在经济总量上超过美国成为可能的正是中国远远大于美国的人口基数。

第二,计划生育政策是建立在对社会的错误看法基础之上的,它否认社会有自我平衡人口的能力,相信国家权力是万能的,认为只有通过国家的强制力量,甚至用暴力消灭生命,才有可能控制住人口的增长。今天许多发达国家的例子表明,社会自身的平衡能力足以自动调节人口的变化。计划生育政策,破坏了社会的在人口上的自我平衡能力,尤其使破坏了家体在平衡人口中的计划作用。计划生育政策在对宣传中把计划生育称作"家庭计划"(family planning)。但是计划生育根本不是家庭的自我计划,而是对国家用强权对家庭的强行计划。

家庭是最古老的社会现象,家庭自身有很强的调节能力,它也是调节社会最主要的自然手段,家庭根本不需要国家计划,家庭自己知道如何计划。计划生育恰恰用国家权力对家庭进行计划,所以它根本不是家庭计划,而是国家计划。只要允许社会自我平衡,在方方面面给人们充分的自由,人类根本不需要用野蛮的手段(如战争、强制绝育或者强制流产的手段)就可以有效实现人口的平衡增长。

计划生育继承了计划经济的错误看法,认为人是创造财富的负担,财富的根本来源不是人,而是自然资源;认为人口越多,人均占有的自然资源就越少。实际上,任何自然资源都是人所界定的自然资源,都是人所认识到的自然资源。人所发现的自然资源固然是财富,但是最终要的财富还是藏在人的身上,并通过创造力的自由发挥展现出来。只要把人的创造力激发出来,财富就是无限的。

把人的创造力扼杀了,像计划经济那样,财富的源泉就枯竭了。人才变成负担。失去经济自由和财产权的人才成为负担,而计划经济剥夺人的经济自由和财产权,计划生育政策不尊重人的经济自由和财产权。正因为如此,世界上许多非常富裕的国家在占有自然资源上却偏偏很少。像盖茨和巴菲特的这样的富豪,也不占有多少自然资源,他们有的只是脑子里面智慧和外部的自由环境。

即便是自然资源,其内涵也是随着人的认识不断变化的,有弹性和进化、发展的概念。自然资源是通过人的智慧不断发现和利用的。五百年以前没有人认为石油、铀矿是自然资源。任何自然资源都是人把它变成自然资源的。人通过创造力的自由发挥能够将"非资源"(如氮气、太阳光)变为"资源" (氮肥、太阳能)。人类的文明史就是通过人的创造力不断将"非资源"(比如过去的煤和石油)变成"资源"的过程,人类的生活水平也因此不断提高。

像计划经济一样,计划生育政策对财富的性质和来源的看法完全是错误的。计划经济和计划生育没有看到最重要的财富在人脑子里。所以,人口不是决定国贫国富的原因。只要剥夺经济自由与私有财产权,创造财富的人手就变成只消费粮食的人口,变成需要被养活的净负担。

像计划经济认定国家有能力确定产品的价格一样,计划生育政策认定国家能收集完全的信息,做出正确的判断,有能力找出适合一个国家的最佳人口规模。但是人口的变化是自然演进的过程,根本就不存在"最佳人口规模"这样的东西。政府也根本没有能力、也收集不到做出最佳人口规模的判断所需要的全部信息,因而也没有能力做出这样的判断。所以,政府根本无法知道一个社会最优的人口规模到底是多少。

计划经济及其相应的政治制度就是把人由自我养活者变成被养活者,由财富的制造者变成财富的消费者。人口膨胀并不是盲目生育的结果,而是自由短缺和国家强制的结果。人口增加不是贫困的来源。自由的缺失和错误的制度才是贫困的原因。计划经济和计划生育政策都断定,人口过剩是由于盲目生育或者过度生育造成的。因此要由国家来加以计划。其实中国历史上的生育模式总的来说都是自发的生育。指责这种模式是"盲目的生育"是很不准确的说法。如果中国人口真的相对过剩,那么其原因究竟是什么?

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的土地国有化,是剥夺私人对土地的财产权。这种制度把农民拴在土地上,农民要耕种土地养活自己,就被迫从事农耕,加上传统的生活习惯和生产方式,被迫生育更多的孩子,被迫生育男孩来种地、养老。第二是户籍制度。户籍制度不允许劳动力流到能发挥自己更大价值的地方,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一起把人束缚在土地上,强化生育更多孩子的冲动。第三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不承认人的经济自由、财产权。人不可以自主支配自己的财富,人被迫变成依附土地和单位的工具。第四是政治法律制度。一个社会如果不是法治社会,会加剧生活的不确定性,加剧人们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心。为了缓解恐惧与担心就自然希望自己有许多孩子,而且最好是多有男孩。恰恰是这些制度造成中国人口虚假过剩,这些因素在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中完全被忽略了。

计划生育背后的另一个假设,是减少人口可以增加就业。既然有失业是个问题,那么减少人口不就解决这个问题吗?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失业问题是由于产业结构变迁和经济自由短缺造成的,而不是因为人口过多的。比如,现在发达国家只需要不到25%的劳动力就能满足大家的工农业需求。第三产业的兴盛为剩下的70%劳动力提供了就业机会。而在计划经济下,第三产业通常是最不发达的。相反,经济自由越充分的,创业的制度环境越好,就业就会大大增加。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了一系列问题和后果。

第一,它造成了中国巨大的计划生育既得利益集团和巨大的计划生育预算。如果把中国人养得计划生育这套官僚系统全部撤除,把计划生育的官员全部解散,纳税人的负担家会大大减轻。计划生育大大加剧了中央集权,巩固了不良的制度,强化了国家对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控制,包括对普通公民的私密生活的监控。

第二,计划生育政策恶化了中国人口结构,造成人口逆淘汰、老龄化的提早到来。

第三,计划生育强化了性别歧视和男女性别比例失衡。

第四,破坏法治、侵犯人权。计划生育是很粗暴、粗糙的政策。

第五,计划生育造成独生子女儿童没有正常的社会成长的环境。其不良影响以前基本上被忽略,现在还没有全部显现出来。

自由主义把人当作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生育是个人的自由选择权。人不仅是消费者,而且是生产者,其不仅是物质财富的生产者,更重要的是其也是知识的生产者,而且人的消费行为本身是财富创造了动力之一。如果为了有效利用资源,就应该是让公民享受充分的经济自由和产权保障,让市场和社会来自行调节人口结构。良性的人口政策首先要尊重人最基本的价值和权利,保护人的基本权利。从根本上来说,计划生育是计划经济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产物。与计划经济思维一样,计划生育试图去计划根本不能而且不应该计划的东西。计划经济退场了,计划生育政策能持久吗?希望计划生育至少能渐渐地退出历史舞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