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5日星期一

南桥:從中共的一個怪癖說起

9月28日新華網消息,中共中央辦公廳近日印發了《關於加強社會組織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並要求各地各部門認真貫徹執行。這讓我想起了兩件事,一件已經很久遠,另一件也是十來年前的事,如今沒有人再提起了。
第一件事是1982年春天,4月26日,全國政協副主席沙千里逝世。沙千里是著名的民主黨派領袖,大名鼎鼎的民盟領導人,聞名中外的1936年「七君子」之一,以後擔任過一系列的政府高官,最後是政協副主席。但是,在他死後的追悼儀式上,他的身上覆蓋着中國共產黨的斧頭鐮刀黨旗,這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原來他早在1938年就入黨了,他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秘密黨員,這個秘密一直保存到他逝世,長達44年,其中33年中共是這個國家的執政黨。我剛好認識沙千里的一位老友,抗戰初期是沙千里天天見面的同事,老人讀到報紙上的這一披露,無論如何不敢相信。這一秘密保護得如此之好,用守口如瓶來形容是遠遠不夠的。
也許人們會想,那一代中共是打江山的人,爲了打江山,搞地下工作,秘密黨員是很好理解的。1938年秘密入黨順理成章,1949年後也許是習慣成自然,一路秘密下來,便於做好民主黨派的統戰工作,不能說太不靠譜。
那麼,第二件事就說不過去了。2005年10月26日,中國國家副主席榮毅仁逝世,在他死後的訃告中披露,他早在20年前,1985年即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擔任這個國家的副主席長達五年,而這個國家的十幾億國民,對他的真實政治身份居然一無所知長達二十年。中共作爲世界最大國家的執政黨,發展秘密黨員,連國家副主席是黨員都向國民保密,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簡直不可理喻,不能不說是中共打江山不拘手段而留下來的一個怪癖。
中共不諱言一黨專政,但是它說它有多黨協商,那就是八個民主黨派,話說得非常漂亮,中共和民主黨派的關係是「榮辱與共,肝膽相照」。但是,其實那些民主黨派中央機關的人都知道,他們的衆多副主席中,總是有一位先生比較特殊,低調而有威勢,因爲誰都知道這位先生是中共派來的,代表中共參與民主黨派的工作,關鍵問題不是主席作主,而是由他來拍板。這位中共的代表甚至可能是公開的中共黨員,中共爲此而定製規矩,允許自己的黨員加入民主黨派。民主黨派裏還有多少中共的秘密黨員,這就只有中共組織部知道了。既然國家副主席都可以是秘密黨員,那麼你的朋友、同事、家人、甚至枕邊人,到頭來是你所不知道的中共秘密黨員,又有什麼奇怪的呢?
我想問的問題是,且不說打江山的秘密工作時期,就說已經打下江山,而且鞏固了江山,到了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共作爲一個執政黨爲什麼還要發展秘密黨員?它的怪癖是怎麼養成的?
秘密黨員的做法,是周恩來的傑作。周恩來搞秘密黨員這一套,有現實謀略的計算,有時是爲了諜報,有時是爲了統戰,有時是爲了監控。這種做法給了中共很大的好處,非常「有利於對敵鬥爭」,於是在打下江山以後也不願意放棄這一套,延續下來,成爲執政黨的怪癖。執政黨發展秘密黨員的怪癖之所以不戒除,因爲這種怪癖給了它政治鬥爭的額外優勢。爲了政治鬥爭的額外優勢而不顧忌超常手段、不顧忌人間道德、不顧忌公平競爭,從而做到你有的我也有,我有的你不能有,我就比你多了一些資源,可用手段上佔了先手,早晚會打敗你。這是中共很早就發現的秘密。這一秘密不能不說在打江山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待到中共執政後,鞏固和維持它的政權統治,成爲唯一要務,而經驗就是,當年它打江山時候曾經做過的一切,如今絕對不能讓民間再拷貝而用了去。「控制」成爲中共設計其制度的關鍵詞,美其名曰,「黨領導一切」。於是,中共將中國的一切傳統社會組織毫不留情地摧毀殆盡,建立起另外一套組織,如八大民主黨派、商業和行業協會、工會、婦聯、青聯、青年團、少先隊、作家協會、戲劇家協會、科協、等等,等等。這些組織都有黨委或黨組,都由黨的機關和黨的領導作爲最高掌權者,都和黨的各級領導機構配套。這些組織「覆蓋」了整個國家的社會需求,你已經找不到空白區域了。一旦出現空白區域,黨就立即會在那裏建立起相應的組織來予以填補。這些組織,無異於黨在社會機體上植入的功能機構,就像現在的整容者在皮膚下植入的硅膠體,不同的是,這些硅膠體都有神經血管連着黨的中樞。
這種黨控制全社會的制度,並非中共首創,而是意大利墨索里尼的版權,叫做「極權主義」(Totalitarianism)。這個詞的詞根是Total,即全部,一切,一點不漏。墨索里尼自己有另一個更爲人所知的叫法,法西斯主義。
在剛剛出爐的《關於加強社會組織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中,多次用到了「覆蓋」這個詞。它明說了,新的做法要解決黨的組織「覆蓋」不足的問題,要做到社會組織中黨的組織和黨的工作「有效覆蓋」。
改革開放以前,沒有「覆蓋」不足的問題,一切都在黨的各類組織領導控制之下。經過三十年改革開放,出現了私人企業、民間辦學,還有致力於環境保護、扶貧慈善、救災、邊遠地區辦學等公益活動的熱心人士和自發組織。這類以公益爲目的組織,不消耗政府資源,不使用納稅人的錢,在國外叫非營利機構,或者非政府組織NGO,國外通常由公司法或結社法來規範即可。在中國,這類組織舉步維艱,因爲它不是黨來創立,黨來控制的,黨不信任這些組織和這些人。
因爲中共有那個怪癖,凡是它不控制的東西,它都不信任。
在中國,社會如今對這類公益性組織的需求越來越大,中共對NGO的打壓引起的國際反響也越來越強烈,民間有越來越多的正直善良的人加入到公益活動中,公益志願者的影響越來越廣泛,一味圍堵壓制越來越困難了。於是就出爐了這個「加強社會組織黨的建設工作」的做法。
這無異於回到改革開放前的Total控制的狀態,是一種開倒車的做法。
現在還不知道的是,在所謂「社會組織」中,黨的組織將扮演什麼角色呢?像以前各種協會的黨委或黨組那樣,是社會組織的領導機構嗎?公益熱心人士自發組織起來後,請黨派出機構來領導,黨組說什麼我們就怎麼幹,這可能嗎?或者是,在社會組織中,只要有黨員就應該組成黨的組織,和上級黨委建立上下級關係,接受領導,彙報情況,但並不是社會組織的權力機構。那麼,這樣的黨組無異於黨在社會組織中的特務機構,專幹高密的勾當。這些人怎麼進去?怎麼工作?他們將做些什麼?
還是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