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19日星期一

黄一龙:一国三庆

图:江西瑞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旧址

须知所谓国庆日,那"国"仅指管理"祖国"的政权,而非国民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山川和族群;"庆"的也就只是该政权的成立罢了,而与"祖国"并无直接关连。


一覺醒來,見一短信:「預祝一龍兄歡度民國雙十國慶節!」發件地點在大陸而不是台灣,發件人也是大陸一位知名的文壇朋友。本想哈哈一笑置之,突然感到別人不是在逗我笑,他說得極有根據,乃據以作下文。

  「國慶」是政府而非祖國的生日

  十月一日即今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慶節,紀念它的名歌「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國」,很多很有學問或很有權勢的人物聽了都只知鼓掌而不覺可笑可歎可怕。把自己「親愛的祖國」唱得連我都成了她的哥哥,真是荒謬至極。由於現在的人們多半出生於一九四九年的這一天以後,未必知道出生以前也還有個祖國,如此無知固可諒解,但如此認知卻須糾正。須知所謂國慶日,那「國」僅指管理「祖國」的政權,而非國民生於斯長於斯的「祖國」山川和族群;「慶」的也就只是該政權的成立罷了,而與「祖國」並無直接關連。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澤東在天安門上宣告的,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已於本日成立了」,正是表明成立的是「政府」而不是「祖國」。如果我們的祖國在那天才成立,那麼今年六十六歲以上的大陸億萬男女,無論活的死的,都將被革除那天以前中國國籍,成為沒有祖國的遊民和遊魂,而「歷史悠久」的中國,也被一句勾銷了。可笑也夫!可歎也夫!可怕也夫!

  然而這就引來一個問題,既然那億萬六十六歲以上的死鬼活鬼們曾有生活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以前的中國之歷史,自然也是那時的中國人;那麼他們是否該擁有並慶祝那時自己的國慶呢?

  亞洲第一個共和政體的雙十國慶

  這話問得似很弱智,因為答案應該是顯然的:你是中國國民自當有自己的國慶!那個時候你的國慶就是「雙十國慶節」──那位朋友預祝我歡度的「民國雙十國慶節」!可是問題的要點是:那是「三座大山」國民黨政權的節日,你還去「慶」它,應該嗎?可以嗎?你敢嗎?

  一個政權建立的日子是否可慶,判斷的根據是它建立的當時而非以後發生的事情的好壞。例如我們的十月一日國慶,慶的應該是一九四九年結束了斷續十幾年的內戰,趕走了法西斯專政的國民政府,訂立了和世界潮流開始接軌的臨時憲法《共同綱領》,開闢了「中國人民站起來」的光輝前景,而絕非慶祝那以後的撕裂社會愚弄人民餓死人民的所謂「探索」,更非公開反民主反憲政反對人類普適價值的後續動靜。同理,雙十之可慶,在於它於一九一一年推翻了中國數千年來的皇權專制,創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政體,開闢了融入現代世界潮流實現人民解放的光輝前景,而不是它在後來維護製造幾座「大山」實行特務統治終於失敗的後果。或問兩段歷史的後果居然如此,難道其原因竟與其兩個開端無關因而至今都該「慶」它們嗎?我以為答案是,任何特定的歷史開端總有多項乃至無窮的前景選項,只看當事人及其後繼者如何繼續操作;再光輝的開端都絕無什麼光輝的「必然結果」躺在將來等著你去收割。人們慶祝那兩個國慶即兩個光輝的開端,都是為了切記往年的初衷,避免重蹈「勝利,失敗,再勝利,再失敗直至滅亡」覆轍的後果。這樣的說明,你贊成嗎?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沒有國慶

  不過中國當代史還有一個異項,就是它除了前後相繼的兩個國慶和相應的兩個政權之外,還有第三個獨立政權的建立,建的也是「國」但是居然未聞被「慶」。這就是一九三一年國難「九一八」五十天之後出現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此事出在大敵壓境國難當頭的緊急時刻,製造者卻又不是侵略者日本鬼子或其「帶路黨」,而是堅決聲明反對日本侵略的中國共產黨。反對侵略而又在侵略當頭之時搞出另一個中國,開「兩個中國」運動之先聲;反對日本侵略卻號召「武裝保衛蘇聯」且把「國慶」日選在十一月七日與北邊那個盤踞廣闊侵華土地的社會帝國主義國家同日同名。對於這樣的行為,當事者和史學家無論找出何種理由,對於人民、民族和國家,實在看不出它算什麼積極的開端。事實上此「國」存在幾年以後也被其製造者自行取消,它的「把有錢人整下去」和踏上人家「小姐少奶奶的牙床」「滾一滾」,以及大砍大殺自己同志(即所謂「肅反」和「反AB團」)的種種政策措施,也陸續被主人自貶為「左傾」,至今既無國又無慶地徹底消失了。這可作為「國慶」的一個例外吧。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十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