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1日星期四

乔木:從希拉里的批評看中國的女性權利

希拉里的推文截图
9月27日,在與聯合國秘書長共同主持全球婦女峰會時,習近平呼籲國際社會更加重視提高女權、消除對女性存在的差別觀念和偏見。
很快,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在網上回應,稱「在迫害女權主義者的同時,卻在主持聯合國女性權利會議。Shameless。」這是她對《紐約時報》有關中國「女權五姐妹」被捕報道的跟帖評論。
其實很多中國人不知道有這回事,因爲是發在中國大陸看不到的推特上的帖子。很快《環球時報》發文回擊,人們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環球時報》並沒有告訴讀者希拉里說了什麼,只是批判她動粗口,有失風度。
希拉里所用的Shameless的字面意思是不知羞恥,算不算粗口?問了幾個美國人,認爲這是罵人的話,但不算粗口。用中國的話說就是罵人不帶髒字。當然跟着《環球時報》的節奏,網上罵希拉里的話就比這難聽多了。
也有人反駁希拉里不了解情況,稱中國男女平等,很多方面超過了男性。女性的權利很多,有專門的節日,社會上有地位,家裏的權力更大。中國根本不存在希拉里說的那些問題。
真是這樣嗎?
很多人認爲女性更擅長管理家庭,而不是國家。可是爲什麼北歐、德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會有那麼多的女總統、女總理。美國有好幾任女國務卿,遲早會出女總統。就連穆斯林國家印尼、巴基斯坦也有女總統、女總理,同樣古老的印度有女總理,文化歷史相近的韓國有女總統,同文同種的台灣馬上也要有女領導。
可中國大陸呢?
不是女性不願管理和管理,而是從單位到國家,有多少管理的機會、領導的職位對女性開放?政治局常委,不管是9個和7個,沒有女性。從辦公室的工作,到奧運會的金牌,一半以上的精英骨幹都是女性,但又有多少女領導?
性別問題首先是個社會問題。波伏娃說「女性不是生爲女性,而是長爲女性」,社會意識決定了女性的現實存在。中國自古生男弄璋之喜玩美玉,生女弄瓦無才便是德。在男權社會,女性只能成爲幾種角色:
——被看的物體。女爲悅己者容,化妝減肥,才藝選美,滿足男性的感官享受。
——洩慾或傳宗接代的工具。僞道學家娶妻納妾也要說「不爲性也,實爲後也」。牀前都會說要對你負責,事後提起褲子就不認賬。懷孕累、生育苦,全由女性扛。生下孩子,父姓母養。
——免費的僕人。全世界的男人都在無償地佔有女性的家務勞動。貴爲英國首相的撒切爾夫人,在其回憶錄也說,每天早上要爲丈夫煎蛋。中國更是如此。
這種社會意識深刻地反映在影視劇中。男性的角色多元多樣,而女性要麼是胸大無腦的小秘花瓶,要麼是勾心鬥角的宮閣怨婦,要麼是婆婆媽媽的家庭主婦,要麼是衆叛親離的女中強人。
女性入職難,事業上始終存在玻璃天花板,看得見,卻上不去。偶有成功,不是潛規則,就是犧牲婚姻家庭的女漢子。
不是女性,很難關心女性、代表女性。不是女性,很難感受痛經的苦、懷孕的累、分娩的疼、事業家庭兩全的難。不是女性體會不到上廁所的等待、擠公交的無奈、被性侵的痛苦糾結。女性沒有機會參與公共事務管理,如何會有適合她們的廁所、公交、秩序?
男女平等並不是女士優先、三八放半天假那麼簡單。女性政治上沒有地位,社會上如何被尊重?
因此女性問題最終是政治問題,這也是不管習近平還是希拉里,都要評說的話題。一方面,比起過去,中國的女性權利確實取得了很大進步,這是習近平強調的。另一方面,和先進國家相比,還存在很多問題,這是希拉里批評的。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